博文
中美贸易战自开打以来,已一年有余。期间,谈谈打打,打打谈谈。谈判的症结,是所谓“结构性改变”,即美国不仅要中国多买美国商品,而且要中国在诸如国企补贴、知识产权、市场开放等“结构性”问题上作出改变。后来又有消息传出,说谈判中症结的症结,是“执行机制”问题,即“结构性改变”一旦达成协议,怎样保证其有效执行?一旦违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拜刚刚成功加冕“思想”的习近平先生所赐,中国古代史这几天竟然成了网络上的热门话题。事情的起因是特朗普访华,中方早早放出风声,说要以“国事访问加”的规格,接待地产大亨特朗普。国事访问的规格,本有外交礼仪可循。这次在国事访问外,杜撰出个“加”字,却让人摸不着头脑,颇费猜测。后来经外交部“加”来“加”去,“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听中国人评论美国,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物随意转,境由心生,褒贬邻里,却揭了自己的家底;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结果只是提供了面镜子,照出自己的尊容,是件挺滑稽的事。八年前,那位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歧山先生访问美国。他好像不知道世界上有种叫“政治正确”的东西,信口开河地把奥巴马,希拉里和麦凯恩之间的总统之争,称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06 16:26:05)
马克思在其名作《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开头处写道:“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马克思这篇文章的主角路易·波拿巴,是拿破仑的侄子。他是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总统,后来又通过政变,成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也即拿破仑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不久,有人发明了一个名词:“中国病毒”,在纽约据说为此召开了研讨会。再以前,曾有人也发明过一个名词:“北京共识”,这个名词因为符合中国领导人的审美标准,所以享受过不止一次研讨会的待遇。出席研讨会的专家,虽然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但好像没一个人能举出个简单的例子,直截了当地告诉大家,究竟什么是“中国病毒”,什么又是&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9-06 16:22:05)
九月三日,中国政府在北京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阅兵,说是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中国军队承平已久,没打过什么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中国军队,“养”了不止千日,但从眼前倒推上去四十年,“用”好像只用过两次。一次是和邻居越南,也即昔日的“同志加兄弟”,打过一仗。这一仗,中国说是“教训”越南,越南也说是教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胡平先生写过篇文章,题目是“数人头胜过砍人头”。意思是民主选举的政治,胜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政治。因为,“选举”是数人头,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砍人头。其实,世界上还有一种比“砍人头”更坏的政治,那就是“借人头”的政治。“砍人头”虽然残酷惨烈,但远不及“借人头”来得阴森可怖。中国历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06 16:18:35)
今天,是“六四”二十五周年。全球华文媒体,除刘云山先生领导的那部分,都在不惜版面,隆重纪念。二十五年来,华文或非华文的媒体上,不知已发表过多少有关“六四”的文字。但是,在这几近汗牛充栋的文献中,大概没有一行字,是用来纪念他的。他不是知识精英,不是学生领袖;他没有在天安门广场游行,没有独身阻挡过隆隆前行的坦克;他不曾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近来,神州大地,千里反腐,万里抓嫖。至今年二月,终于以央视卧底为先锋,广东警力做殿后,对东莞实行地毯式扫荡,掀起了习近平“打黑”运动第一波的戏剧性高潮。说“戏剧性”,倒不因为央视的忸怩作态,广东的兵强马壮,也不因为前者揭露妓女时展示的义愤及贞操,配上后者逮捕嫖客时的勇猛及无畏,显得那样的滑稽,那样的相映成趣。戏剧的高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年终岁末,中国大舞台上演了一出法制剧:在习近平法学博士领导下,一个叫许志永的法学博士,因涉嫌“扰乱公共秩序”,被北京人民法院判刑四年。习博士和许博士,一位毕业于清华,一位毕业于北大。论教育水平,应该旗鼓相当。但如果撇开政治,从纯学术角度看,那习博士比起许博士来,相形见绌。许博士生于内陆,长于贫寒,在挤进中国高等学府的狭窄道路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