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院菜市口 ,今儿咔嚓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博文
"歧视"的力道,过了常州,就没了。可"江北人"的近于调侃,又加了点胡椒面的味道,蛮弥漫的。 总以为,字迹,口音,口味里说出的"素质"比正式调研后写的论文,不精准但就是到位。苏州人说"是",留下了很多自留地给彼此受用;那个"好"字,是公然的调情;"谢谢你"普通话说得像切硬点的胡萝卜,上海邻居"吓吓侬",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几步,步连步,就要控制不住,停下。再。听到寒暄的,应着,所能有的笑和善,捧着给你的状。牙买加裔,我猜。没问过"住哪儿",好像也不敢问。看着背影,倒是自问过几回:若然,能这般?二早餐。父母两端,其间两个丁点大的女。不肯就坐的也丁点大的男,把"不要,我不要"哭成不闹人的腔。想到周末去的小镇路上遇到的加拿大鹅,父母首尾,其间晃晃。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6-14 08:05:34)
南京是北方,在苏州时,我认识到的。镇江也是。对不说苏锡常话的,当地人不明地排斥。就是遇事,首先想告知的一定不是他们。苏州评弹,是活的宋词,而且是南宋的。它的格局最大,也就是"怡园"里给落魄的文人唱堂会之类的。北方的文艺里,歌,喜欢信天游;戏,喜欢秦腔。南方的,曲是评弹好,剧是越剧精。京剧,装得要见到原型,难着呢!京剧成国音,北京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6-14 02:40:04)
陈果,好曲啸!有问怎么看于丹余秋雨,陈丹青的态度是:噢,他们,需要说吗?陈果"们,需要"噢"吗?明亡清亡,原因在哪,没事儿时,可想着玩。文革起因,毛发迹,为什么和美国杠上了,连想着玩的料都不够。经常想对眼下的种种做稍微板着脸的想想,可,,,当年的政治课怎么熬的?"政治学习"的聊奈想起就骨头软。东德翻天时的有个标语一直记得:别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孙海英一置怒辞:不看中国的影视。冯小刚吱唔:话说大了。怎么可能? 看完欧美片(译好的),就要学孙海英的舌。稍后,想到那"译",身心沉默于"吱唔"。 看到《农民》的有说:把毛像撤了,换它。看了好多说50后60后70后,,,后想变一变人类的,觉得这怒辞加吱唔刻画他们真是八九不离十。 有德国的作家直言:中国的作家语言不好。换句话,凭把菜刀,就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襁褓里的哭笑,让抱着的认识天真。就有受其启发,不矫情了,更进一步依稀看到"文明的第一个脚印"的。还觉着挂在嘴边上的"教育"有那么靠谱? "我养你",没错。出钱,半夜抱着挂急诊,,," 我还了",也没错。被你逗,也逗你,还都百分百的纯。 "我教你",是的。怎么如厕,不得够炉灶,"不可以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客气,是汉语。客观,是日语。以"客气"推想"客观",就是"第三只眼看"。有帖,一个美国的访问学者决定离开中国。他时常发表的言论被称为"客观"。这词用得很准。客观主观是党话,小学四年级我就会讲了。说你"主观",完了,你怎么说都错。"你,比较客观",是公认的"表扬"。至今也不知晓日语"主观客观"说得是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读达尔文而有天演论,读天演论,有维新说。政治了,学术成了利用的刀斧。所知的道理都这路上得的,原创就别想了,产生个毛泽东思想的扯,就不错了。 读陈寅恪的《唐代政治史稿》,字字句句地由唐书,唐纪事本末等里采集引申,士族至于科举的演变是渐进的这句大白话,被陈先生铁案般地坐实。后来者至此,不必重复陈先生做过的。由此,陈先生的这书有了"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不大读几乎所有书的序和跋。原著的妙,正在于它的"原"。序和跋们,设个槛,还签上名,高速公路的卡似的,虽不收费,却把原著多变成二手货。 也有写得好的,多半是写原著自己写的,或,,, 可就是想说,不写就不行啊? 李敖开笔,到当下的于丹,余秋雨,袁腾飞,易中天,,,如序和跋们的人格化,在各式的原著前,"到此一游"。 鲁迅当年的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0 13:11:48)
"我近来很关注,,"陈丹青打断这台下的提问学生:"说得像温家宝似的。说'注意'就行"。这是我听陈丹青的点。他话匣里的,听不久。他的穿戴,不随意的笑,很把握的声音,比他说得又好又多。喜欢他其实在说感觉,虽然听起来像思想。49至今的大陆,想它,像右派们的争鸣,文革的反思,李锐似的毛这毛那,巴金还要建博物馆,不去玩却写了十来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