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野鹤

我是一个都市里的乡下人,我希望我的文字,充满虫鸟声和稻麦香,还有风的呼吸,花的脉搏
博文
越来越升级的贸易冲突,使得中美这对曾经恩爱的小夫妻渐渐撕破了脸,似乎中国人在美不那么受欢迎了。 川普的“雇美国人,用美国货”国策,也似乎让外国人在美国找工作更加困难。 但事实上,情况也许并非如此。 首先,米国提高了申请美国工签(H-1B)的门槛,譬如最低学历要求,最低薪金限制等,却并没有减少发放工签的名额,并且,对研究生以上学历的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1 06:39:13)

对郁金香始终有种又爱又恨的感觉,它的颜色实在太扎眼了,而且植株矮小,不枝不蔓,花型单调,排列如阅兵似的,整整齐齐,一览无余,没有樱的飘逸,梅的俊朗,荷的清香,兰的高雅,不够疏影横斜,没有暗香浮动,不够娇弱,不够含蓄,不太符合我们国人“雾里看花”的审美情趣。它甚至不如再平凡不过的蒲公英,能够招蜂引蝶,为饿了一个冬天的蜜蜂提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5-16 02:52:16)

去海德公园本来是去赏樱的,但“出门俱是看花人”,万头攒动,很有些煞风景,虽然没有“树上开满大妈”,树下却挤满了大爷大婶帅哥美女黑妞白妞小婴儿小朋友,争相拍照,熙熙攘攘,于是我避开人群,遁入安静的森林小径,想看看形态各异的树,听听泉水叮咚。 正是早春时节,空山新雨后,天气还隐约着陡峭的春寒,可鸟儿们已经急不可待地在唱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5 04:29:28)

海德公园的樱花,是地道的日本樱花,有2000多株,是60多年前日本大使送给多伦多的礼物,每年五月初,漫山遍野的粉白色樱花,开得如织如霞,如梦如幻,置身花海,仿佛到了樱花之国,日本啦。 今年春天较冷,可花花还是在5月11日绚丽开放了,可惜接下来就是阴雨菲菲,这些花拍在5月14日,已经略有些憔悴了,加上没有蓝天映衬,加上我的摄影技术……,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08 12:15:37)

顾城和谢烨移居到新西兰的一个叫激流岛的小岛后,买了一所房子一块地,想过鲁滨逊式的,接近自然的漂流生活。 房子很破,漏雨,没电,虽然有块地,但很小,又是坡地,是不可以按照新西兰的传统去放马的,所以他们尝试过各种各样的谋生方式: 采撷业:他们摘山果,挖野菜,结果屡次中毒。
林业:砍树烧柴,感觉很不好,因为死树倒树砍尽后,得砍活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顾城,一个杀妻自缢的天才诗人,他的悲惨故事,是文学界永远的黑暗,也是一个沉入历史的不解之谜,那些至纯至美的“童话”诗,和带血的斧头,怎么能交织在一起?惨案的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对于那些热爱他的诗歌的善良的人们,其中的一个痛点是:他究竟是自己去意已决,还要拉上一个无辜的生命为他陪葬,还是一时激愤的失手,然后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生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9-04-29 09:37:59)

早春,又到了蒲公英盛开的时节了,蒲公英,是我很喜爱的一种植物,“我是一棵蒲公英的种子”,从儿时哼到现在,那鲜艳的黄花,球状的种子,是多么富有诗意啊。 但我从不知道它是可以吃的,直到有一天我经过一条小路,看见两个大嫂在路边的小山坡上,兴致勃勃地采挖着蒲公英! 我向她们打听,她们告诉我,蒲公英是很好的一种野菜,怎么吃都可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去多市北郊的小镇办事,偶然拐进一家麦当劳,竟是说不出的喜欢! 买完咖啡,顺着箭头拾级而上,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个空空荡荡的敞亮大屋子,像一间放了学的教室,或者一座荒凉的图书馆! 一颗疲惫的心,顿时放松下来,只想懒懒散散地坐在沙发上发半天呆,或无比悠闲地看一整天手机哟! 也许有些大惊小怪,可在我的故国,确实很难找到这样一角清净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都挺好》是一部家庭剧,但有一条故事线贯穿全剧,那就是姚大嘴的职场生涯,写得也是很精彩的,剧的前半部,男主角是姚大嘴的蓝颜知己柳青,后半部,则是充满童趣的太子小蒙,他和姚大嘴基本上是姐弟关系,在这里,我想着重聊聊前半部,这是一部刀光剑影的都市武侠剧,一对金童玉女,写得暧昧有趣,结局,却令人唏嘘。 他们俩分别是集团属下两个分公司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四月中旬,是采荠菜的好时候。 北国的春天,真是千呼万唤不出来啊,这个时节,树未绿,花未开,但凛冽的寒冬已宣告结束,天是湛蓝色,风吹面不寒,野溪里已有鸳鸯在悠闲的觅食,草木生灵已然苏醒,悄悄的孕育生机,为这个春天准备着光与色。 野草最先冒了出来,他们是春天的第一批使者,开始用绿色覆盖光秃的地面,而荠菜,就混迹其中,如果有些闲情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