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里安西王

海外生活,旅遊,雜記,
以及回憶的散文隨筆
博文

在柏林的第二天午餐之後,大巴士帶著我們從柏林市中心,朝著西南方向的郊區前進,其實最後的目標是與柏林相隣的布蘭登堡邦首府波茨坦,它是一片水澤環繞的區域,到處都是從前皇家、貴族及有錢人的避暑莊園。然而我們的車,先來到一個仍然屬於是柏林,叫做萬湖(Wannsee)的地方,隔著寧靜寛廣的萬湖(GroßerWannsee),與波茨坦相望,巴士穿過了彎延的小路,和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至少到今天,全世界很少有人會否認,華府(WashingtonDC)仍然是世界的政治權力中心,所有的國家都會把最傑出的外交官,送到華盛頓作駐美大使,而且把駐華府的大使館(Embassy)都建得美侖美奐,各具特色。PassportDC自從華府成了美利堅合眾國的首都之後,有一條並不很寛卻非常著名的林蔭大道-麻瑟諸色大道(MassachusettsAve.),不知何故得到許多外國大使的青睞,將他們最具特色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們壯遊德國的導遊,是一位出生在德國的美國人,現在卻住在愛爾蘭,博學多聞又很誠懇,雖然個子很小,看起來年紀也不小了,但是十多天帶著大伙兒披星帶月地玩,即使喝醉了,也從來不見一絲疲態。 在行程第一天的歡迎會上,他就宣布了,此程的十二天中,有四個人的生日,於是他分發給四個人各一個小禮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名單中漏了妻子的生日。會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論信不信邪,當讀到2018年4月27日世界周刊〈時代故事〉「美國總統遇刺的巧合」一文,最後提到「發現有一個頗為奇怪的現象。這五個凶案都跟0字頭年代的選舉有關。林肯和甘迺迪分別在1860和1960年被選上之外,接著,1880、1900、1980這三個年頭,也正是賈菲德、麥金利和雷根當選。那麼,即將到臨的2020年大選,有沒有迷信的顧忌呢?」應該多少都會懷疑,難道有什麼超自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柏林是德國首都,當然也是納粹德國時期的首都,儘管那一段納粹的歷史,是德國歷史中最醜陋的一頁,但是德國人沒有將其遮掩,或是刪改,或是美化,他們以真實的地點作為紀念館或博物館,以誠實來面對那一段歷史的傷痕,也用深刻的反省來教育下一代的德國人,甚至提醒來訪的遊客,也希望這種悲劇永遠不要再發生。我們的導遊將四個與納粹的歷史相關的景點和博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22 14:51:59)

1986年,有五個兒子的莫羅(JanieandJerryMurrell)夫婦,在維吉尼亞州古城阿靈頓開設一家叫做五個傢伙(FiveGuysBurgersandFries)的漢堡店,經過默默無聞十多年的經營,慢慢地才打响名號,成為美食頻道(FoodChannel)推薦為出身華府的代表名店之一。但是一直到了2003年初,才開始連鎖經營,最初十年左右,都只分佈在華府附近,然而在近幾年突然快速擴張到全美及北歐,如今共有一千多個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次大戰結束後的東德成了所有德國人的夢魘。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世界和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在德國的大地上對峙,人們用伏特加酒的嗆辣和可口可樂的甜蜜來分別兩個陣營。而伏特加酒的嗆辣後來竟變成了圍牆和機槍,用來阻止老百姓追求可口可樂。蘇聯總理赫魯雪夫和東德總理阿登納(KonradAdenauer)相擁熱吻的塗鴉那天上午,我們的旅遊重點是延著東西柏林邊界,緬懷那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活到當總統幾乎是奇蹟1789年,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宣誓就任美國首任總統時,一頭噗過白粉的白髮,使得57歲原本紅髮的他,看起來更成熟穩重。然而高大雄偉、志得意滿,神采奕奕的表面下,他已經有嚴重的重聽,聽不太清楚,也有嚴重的老花眼,也看不太清楚,還有滿臉的麻子和疤痕,而且牙痛得要命,所以我猜想當時的他應該並不快樂。而且從他的一生病史來看,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Tor)是柏林的標誌性建築,此門見證了德意志民族和甚至歐洲的近代興衰史。從歷史意義上說,這座門堪稱是「德國凱旋門」。而布蘭登堡門周邊方圓一兩公里的范圍,也正是柏林的老城區,數百年來,每一代德意志政權各自為老城區增添當時特有風格的建築。雖然很多老建築是在二戰後照原圖重建,而且許多重建工程一直到今天都還在持續進行中,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柏林(Berlin)是德國的首都,也是歐盟第二大的都會區,大約六百萬的居民。由於其在歐洲平原的位置,圍繞全市面積的三分之一是由森林,公園,花園,河流和湖泊。自1701年起,柏林一直是普魯士王國、德意志帝國、威瑪共和國、納粹德國的首都。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城市被分割,東柏林成為東德的首都,直到1990年兩德統一,完整的柏林市重新成為德國首都。帝侯路堤大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