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翻书的东风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博文
(2019-05-31 07:40:43)
1.
毕业那年,随着大流去参加学校举办的招聘会。走了四五个亭子,面前出现一幅大画,上面写着digital,future,什么的,附着一大串排比似的字。我本能地站住想看看这段文字写得好不好,桌子那边就有一个人走过来招呼。那人三十五六的样子,天庭饱满得象一颗板栗。瘦而精干,目光炯炯。还没等我分辨出他究竟是来招聘的还是来推销的,他就口若悬河地说起了他们公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5-29 07:14:42)

从一生下来,我就没有对理发期待过。今天到理发店时,所有的师傅都在工作着。一排凳子上坐了另一个同样等待理发的人。这个理发店里有好几个师傅。对其中两个,我还算有点信心。他俩动作快捷麻利,剪得八九不离十。我计算了一下他们的进度,估计到我时刚好轮到他们中的一个。于是我安心地在末尾坐下,拿出手机埋头看着些旧闻。几分钟后,感到一个人形走到等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5-27 08:36:24)
我们知道孙尚香,是因为她不幸被卷入了孙刘联姻这个国际阴谋并成了最大的受害者。可是我们也通过这个阴谋,有幸认识了这位三国时代第一侠骨柔情刚烈绝伦的奇女子。刘备是幸运的。或者说刘备的人气是极旺的。不仅数位兵器谱上排名前十的大侠们纷纷效以死命,才冠古今的卧龙凤雏亦双双出山相助。最让人艳羡的,是得了东吴郡主孙尚香的青睐。我们知道,尚香之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5-24 07:26:55)

名声大得地球人都知道,甚至外星人(如果有的话)也该知道的,同时对因自己的名声而生成的烦恼抱怨最多的,当数爱因斯坦了。如果可以选的话,他宁愿做个默默无闻的人,安心做他的研究,而不是走到哪里都被围观。他不修边幅,不在乎在周围人眼中的形象,却总被人们表现出的敬仰而困扰。而这种对名声的膜拜,也给他后期造成无形的莫大压力。在访问比利时的时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23 09:11:10)

近些时关于博主闫先生与颜宁在一项科研成果名分的归属上的争议,众说纷纭。没耐住好奇点进一篇,但是满眼的专业词汇让我望而生畏,因此我是没有资格加入这个关于真相的讨论了。成果的归属,命名,可算是从事科研的人最为看重的事情。这也很自然,毕竟大部分人都是用成绩来衡量工作,用结果来评价意义。不过科学界有个奇怪的规律,叫做Stigler’slawofeponymy.大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22 07:30:38)

傍晚时分驱车到北边的小城有事。高速公路要经过一个山岗。那时恰好雨过天晴不久,闷了一天的太阳,不甘心似的要赶在夜幕来临之前将余晖一股脑地倾泻下来。天上的云层却还是不依不饶地不肯完全散去,只是已转成了白色,享受着金色阳光的洗礼。汽车越过山岗。眼前的公路顺着下坡延申到远方,又是一派连绵的山脉。远山上是满眼的郁郁葱葱,被斜照的夕阳染成绚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20 17:34:49)

星期天好不容易睡个懒觉,起来觉得有些热。空调在忠实地工作。温度计却显示79度(华氏)。虽然这几天骄阳似火,但是一向室内恒温在72度。这么多年,适应温度变化的动物本能早已退化,温度偏差两度以上就浑身不自在连读书也读不下去。再看一眼温度计上的不容置疑的数字,更是觉得没法这样活下去。于是先简单地检查了进出风口,过滤网,等等室内基本环节。一切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12 08:03:26)
儿子快出生的时候,我曾经跟家人,朋友,甚至同事,表达过我多么羡慕女人可以生育孩子。毫无疑问地,女性听众一律以“切---”开头打断我,开始历数那些我永不可能感受的十月怀胎的肉体辛苦,身体走形的精神折磨,和一朝分娩的痛彻骨髓。更不要说漫长的生育养育过程可能对她们的事业追求梦想的摧残。甚至这描述的过程就让她们不由自主地哆嗦。而男性同胞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06 07:48:13)

文字究竟是什么?语言于人本身,只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表达,还是唯一可达自我和内心的途径?小时候读过“听其言而观其行”,顿悟到有人答应给糖吃是不作数的,要等糖拿到手中化到嘴里了,才算是真实。长大了些,渐渐观察到越来越多的阳奉阴违,逢场做戏,也一层一层认识到表象的虚假和迷惑。如果说我们看到的世界都打上了一道可疑的迷彩,那么我们依靠这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我常想,那些一意孤行执迷于近乎荒谬的信念的,研究科学的人,究竟是什么在做他们的动力?照理说,在今天这个年代,要研究科学,似乎与这种不理智的执着相矛盾。可是,也许因为人的本性,本就不是科学,不是纯理性的。或许真的推动人们跨过极限的,恰恰是人的感性的一面。几年前偶然的机会读了一本RayKurzweil写的《TheAgeofSpiritualMachines》。里面他提出了一个LawofAccel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