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境心影录

一个乡下读书人,恋乡土,爱读书……
博文

作者:史遇春二舜的高明,还在于他杀掉了鲧、却要重用鲧的儿子禹。舜之杀鲧,当然有很多杀鸡儆猴的味道,他是在明明白白地给大禹做人样子。杀鲧的同时,舜给禹留下一条活命,让他继续治水。这叫什么来着?对!叫恩威并施。舜是要禹晓得:大禹,跟随父亲治水这些年,想来你也心中有数,你老爹治水九年,耗费了国家多少钱财?花掉了民众多少税收?浪费了多少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史遇春 一 大禹的父亲鲧,因为治水无功,朝廷就把他的头给砍了。 朝廷这一杀头的行为,既是对鲧绩效不彰的惩处,又是对民众的一个交代、一种态度。当然,这也是朝廷借人头卸责的一个措施——以此来消弭民众的怨气。 民众的怨气,主要是因为,鲧治水,钱也花了,人力也费了,时间也给了,但是,一无所获,甚至越治越乱,大家还是要受洪涝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史遇春一《啁啾漫记》中有云:魏叔子先生自言生平未尝蹈邪淫事,而淫念触地而发。如果《啁啾漫记》所载属实,那么,毫无疑问,魏叔子关于性情的说法,一定是直视本心、一定是肺腑之语。在礼教依然占统治地位的当时,魏叔子的这种言语,可以说是性情之真的自然流露,不假掩饰,不事造作。记得有一对联如下: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子;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史遇春
(下)
散记五前世的梨落,今生的剪瞳,是怎样地可悲啊!梨落因为血统不纯正而死于深海之底。当她有了纯正的血统,成了前世她想成为的岚裳时,她却永远丧失了卡索的爱。爱,对一个女人而言,大约无异于身家性命。这,是多么惨痛的现实啊!岚裳曾经是多么地羡慕梨落啊!在她还是个人鱼的时候,她眼巴巴看着屋顶的梨落和卡索两个悄悄地说情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史遇春(上)
题记来这里已经两个月了,一切皆无头绪,心中是一团乱麻,仿佛生命已至尽头,人生陷入绝境,我的一切,似乎都濒临着破产!这是读《幻城》时我的状况。这书,是女孩子介绍给我的。对于所谓的前卫小说,少年作家,我向来都没有什么兴趣。很多时候,对于所谓的前卫、少年,我甚至还多少抱了点嗤之以鼻的态度。为此,那些女孩子都笑我老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史遇春(下)黛玉生于官宦之家,长于豪门望族,难道她就不懂得“仕途经济”么?我想,大约不是如此。为什么黛玉在宝玉面前不讲“仕途经济”,不要求宝玉“仕途经济”呢?因为,黛玉是浪漫的。必须强调一下,这里所说的浪漫,不是现今社会中男男女女们挂在嘴边的那种浪漫。黛玉的浪漫,是诗人气质的浪漫,是理想主义的浪漫。因为黛玉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史遇春(上)关于《红楼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不惟《红楼梦》如此,世间的许多事体,大概都是这般。鲁迅先生关于《红楼梦》的那段名言,毋须再引,恐有滥溢之嫌。《红楼梦》的人物评论,薛宝钗与林黛玉向来是两大焦点。近来,网上有人命一题为《娶妻当娶林黛玉》。我想,这是一种态度和看法,其中必有支撑命题立意者立足的观点。那么,由此而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3 18:26:33)

作者:史遇春一韩信自因怒而离开亭长家之后,他的心里着实有些后悔:怎么能因为一时气盛,而自断粮草呢?韩信转念又想:亭长家确实是呆不下去了。在那里白吃了好几个月,人家早就要烦死了。想到这些,那咕咕叫的肚子又开始折磨韩信了:已经是好几天不见五谷的面了!这时的韩信,是多么希望有一口粥来填填那不争气的胃啊。但是,一个大男人,手无扶戟之力,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史遇春每每无法给自己的文章一个合适的标题时,大多数时候,我能够想到的便是玉谿生。玉谿生的《无题》,给了我们无限的遐想,给了我们太多对所谓的爱恨情仇的解读与琢磨,也给了我们一个永远也不会过时的文章题目。我这个乡下人,偶尔也会发些骚情与逸思。但是,我永远也不会觉得或者承认自己是个“文人”,我知道,自己只是个乡下人而已,最多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史遇春(一)说起陈蔡之厄,世人大约会出于两种情怀而对孔子产生悲悯之情。这两种情怀,一种是因敬仰先生的师范之风、圣贤之行而生的不忍;一种是以己度人因害怕穷困饥饿、安全不保而产生的同情。但是,处于彼时彼地的孔子,是否真的可怜、是否真的痛苦,似乎并不见得。至少,从那些记载此事的文字中,我看到了先生的善于因材施教、因人引导,看到了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