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博文
文澜看摆卦摊那位像是铁鹰,只觉得自己眼花看错了,边看边往街对面走,走到跟前才看清楚,还真是铁鹰。看见铁鹰,文澜可就把老何那边给忘了,上次在帮会香堂眼瞅着铁鹰被打断双腿,眼下他还能坐这给人算卦,这是得了什么灵丹妙药,恢复的跟好人一样。铁鹰也看见文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4 13:43:19)
又走了一段,前面的路上鬼众越聚越多,很多岔路都聚交与此,黑压压有千人之多。程爷弄不清是什么所在,仔细向前一看,远处有座大殿,挂着幅牌匾书:森罗宝殿。 看情形总算到终点了,在阎罗殿一判,再去喝碗孟婆汤,然后转世投胎,程爷忽然觉得死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前面的人太多,轮到自己没个三天两宿怕是排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铁鹰跟家养了三个多月,断腿的骨头总算是合上了,多少落了点残疾,俩腿不一般长,就是俗话说的瘸。石奉山给拿的大洋救了他的命,雇老妈子花钱他舍不得,又不能自己做饭,托邻居找胡同口一家小馆子每天给送三顿,省着花也过下来了。这期间帮会来人看过他两次,也给了几十块大洋。这是道上的规矩,铁鹰从帮会锅里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石奉山回来路上遇到奉军哨卡,就差那么几步进家门他就没进去,被盘查了一番最后借石都统的威名解了困,可没想到又被一个什么郭旅长给带走了。卫兵把石奉山架到马上,二人共乘。几匹马沿着街道飞奔,不大一会就跑到小北关外一处军营。几个人通过大门又进到一间正房,卫兵退下只剩下郭旅长和奉山两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1 11:08:26)
在我成年后,我妈时常数落我越大越完蛋,小时候的能耐一点都没了。我不记得小时候有什么能耐,当然现在是嘛能耐都没有。直到我有了孩子,我妈抱着她还未断奶的孙子念叨:”你爸小时候差点成仙,不长进啊,你长大了可别像他那么没出息。”媳妇也问我,差点成仙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奉山两口子一走,文府可就是山中无老虎,文澜说了算了。虽说文老太太还在但管不了文澜,大管家文全掌握钱财也搪不住文澜三天两头的要。说也奇怪,文澜每次要的不多,十两八两的,这点钱不够出去赌博下注,更不够抽大烟。文全不敢不给,怕文澜揍他,好在钱少只当吃了喝了。文家大少爷添了个毛病,白天不出去,一倒晚上准没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老爷一死,他那宝贝儿子文澜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整日里出来进去的不时闲。奉山害怕这小舅子又惹事还得自己出头善后,跟媳妇一商量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找文全嘱咐几句,又跟文老太太辞行,两口子就回转奉天城了。这二十几天折腾的石奉山筋疲力尽,回到家里先大睡三天,有了精神头又去洗澡理发买了几件新长袍,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报应终于来了,有人告发石奉山贪赃枉法,奉山也是不想干了,找局长辞职,一辞职文澜那事就没人咬他了,倒落得轻巧。最后一天跟弟兄们告别,警长老赵悄悄找奉山说话,言下之意有人挤兑奉山,奉山哪能不知道有人使绊子,这人是谁却不知道。老赵伏在奉山耳边说了几句,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7 14:27:17)
眼瞅着离谷口越来越近,程爷听到里面有惨叫之声,心中害怕。按理说在阎王殿上判了之后才有各种刑罚,什么下油锅,拔舌头,砍手剁脚……前方所在是忘魂谷,又不是断头台,都嚎个什么劲呢。黑白无常守在谷口两边,挨个嘱咐别害怕,这让程爷觉得很像医院的体检中心,太温柔了。前面几个人陆续走进去,程爷跟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石奉山大闹市局会场,这名出的不怎么样,都已知道这位爷是个另类,没人敢跟他走近,再出什么事也不敢麻烦他了。帮会的银子还是月初送到,奉山照例给局长送去,分文不留。局长得了银子也就不管北市分局的事,其实石奉山也不管,所有的事都由艾捕头处理,遇到他拿不定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