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博文
(2018-06-23 06:40:53)
五爷出了聚雅轩的门,按马老板指引的道向北过了两条街便瞧见了天源当,这大门脸气派。二层的砖瓦起脊洋楼,橡木大门,门敞开着,半截仗蓝色门帘上面大大的一个白色當字,所有的窗子都是日式,看着与整条街格格不入,大门口清扫的干净还洒了些水,让人心里不觉就矮了三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22 23:14:56)
端午节那天我回我妈那,妹妹两口子也从北京回来过节,我在我妈和妹妹眼里一直是傻子,因为她们总是觉得我在做傻事,做那些她们觉得无法理解的事,常常是多此一举,还有穷大方。比如我妈看见我拿出扳子锤子螺丝刀,一定会很惊恐的问:“你又要干什么,别碰我的房子。”我还管那事,我想改造的地方必须动手,我就像匪兵甲一样凶悍:“闪开吧老太太,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22 06:04:22)
五爷这对瓶子叫做明洪武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小口圆肚。蓝一贵知道这是假的,佟奉全也知道是假的,就他范世荣没看出来是假的,他怎么看都对,除了他全中国的人都说不对。这里还有个蹊跷,几个人都说自己身上阴气极重,可能与冥器有染,可自己周身上下无壁无玉,什么板子手镯,这么说吧除了褂子就是内裤再找不出一样多余的物件。左思右想,也就这对瓶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21 12:31:17)
如果这一生没在农村生活过,那是一种遗憾,或者说你没体验过苦日子的话就不会发奋努力去追求美好生活。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批发鸡汤的人说的。农村的概念模糊不清,到底哪算农村,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我认为下了火车再坐好久马车才能到的地界就叫农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1 04:43:22)
名人满门 甲:老徐大院知道吗? 乙:没听说过。 甲:范冰冰听说过吗? 乙:在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0 20:55:46)
自古盖房上梁就是大事,主家要选一根香椿木做梁,还应该在基座处砌一块刻有“石敢当”字样的石头,或者刻“姜太公在此”用来辟邪祛灾,但在城隍庙这些辟邪的举措就免了。上梁那天是大喜之日,与娶媳妇嫁姑娘等同,张灯结彩,鼓乐鞭炮,宴请亲朋不在话下,尤是城隍庙上梁这方圆百里的大举动免不了邀请些官府人员,社会名流,土豪乡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9 22:24:28)
家里有一个爱好文艺的,这叫文艺青年,两个爱好文艺的,叫文艺之家,三个爱好文艺的叫文化团体,四个呢?这还用问,文化部呗。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没有办法在文化部生活,除非你成为基因变异后的幸存者,我在说话,你得承认我是活的。这是一个童话故事,老徐大院这个古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6-19 07:26:07)
上回说到五爷坐那车的马受惊把他翻到沟里,沟也不深,坡度也缓,翻滚了几下就到了沟底,躺那缓解了一下觉着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站起来拍拍衣服正想骂上几句,猛一抬头面前站定一人,你说是个人吧还影影绰绰,你说不是人吧眉眼看的还挺清楚,这也没到秋冬季节肯定不是有雾遮挡怎么会看不清呢,五爷把眼睛眯起来借着昏黄的月色定睛观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18 10:34:03)
如南北战争结束前的黑奴,我被转手了四个学校,最后这一桩交易延续一年半。我失去了同学,失去了发小,也不能关注美丽女孩长大成人,他们每个人都一闪而过,就在我的生命里溜走。简而言之我没有朋友,这符合哲学家的孤僻,也历练了在寂寞中呼吸的能力。皇寺路小学有句顺口溜:皇寺庙是学校,老师是和尚,学生是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6-17 14:24:52)
五爷看着那双碧眼只觉得目转不了睛,连意识都要从脑子里面飞出去,正离魂之际温大姐摇了下他胳膊这才冷颤一下回了神。温所长看五爷有些惊魂未定还满肚的狐疑,给五爷的碗里又续了点茶说到:“范先生,我家三代出马仙,现在我姑顶着这个堂口,我家掌堂大仙叫胡翠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