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博文
(2018-06-21 04:43:22)
名人满门 甲:老徐大院知道吗? 乙:没听说过。 甲:范冰冰听说过吗? 乙:在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0 20:55:46)
自古盖房上梁就是大事,主家要选一根香椿木做梁,还应该在基座处砌一块刻有“石敢当”字样的石头,或者刻“姜太公在此”用来辟邪祛灾,但在城隍庙这些辟邪的举措就免了。上梁那天是大喜之日,与娶媳妇嫁姑娘等同,张灯结彩,鼓乐鞭炮,宴请亲朋不在话下,尤是城隍庙上梁这方圆百里的大举动免不了邀请些官府人员,社会名流,土豪乡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9 22:24:28)
家里有一个爱好文艺的,这叫文艺青年,两个爱好文艺的,叫文艺之家,三个爱好文艺的叫文化团体,四个呢?这还用问,文化部呗。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没有办法在文化部生活,除非你成为基因变异后的幸存者,我在说话,你得承认我是活的。这是一个童话故事,老徐大院这个古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6-19 07:26:07)
上回说到五爷坐那车的马受惊把他翻到沟里,沟也不深,坡度也缓,翻滚了几下就到了沟底,躺那缓解了一下觉着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站起来拍拍衣服正想骂上几句,猛一抬头面前站定一人,你说是个人吧还影影绰绰,你说不是人吧眉眼看的还挺清楚,这也没到秋冬季节肯定不是有雾遮挡怎么会看不清呢,五爷把眼睛眯起来借着昏黄的月色定睛观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18 10:34:03)
如南北战争结束前的黑奴,我被转手了四个学校,最后这一桩交易延续一年半。我失去了同学,失去了发小,也不能关注美丽女孩长大成人,他们每个人都一闪而过,就在我的生命里溜走。简而言之我没有朋友,这符合哲学家的孤僻,也历练了在寂寞中呼吸的能力。皇寺路小学有句顺口溜:皇寺庙是学校,老师是和尚,学生是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6-17 14:24:52)
五爷看着那双碧眼只觉得目转不了睛,连意识都要从脑子里面飞出去,正离魂之际温大姐摇了下他胳膊这才冷颤一下回了神。温所长看五爷有些惊魂未定还满肚的狐疑,给五爷的碗里又续了点茶说到:“范先生,我家三代出马仙,现在我姑顶着这个堂口,我家掌堂大仙叫胡翠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16 05:07:46)
按最初投胎计划我该是个极聪明的人,咱不跟霍金比他是贼聪明的人。无奈这老徐大院应了那句古话是树老成精人老成灵,这院子里定有邪祟。那位说了怎么这么诋损自己宅子,不是我诋损,怪事频出。就我这机灵鬼透灵犇小金豆子不吃亏的主,头部居然被精准打击四次。老少爷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15 23:21:08)
人生的世界杯,您是一球童开赛两天了,满眼的世界杯,想跟卖菜聊会相对论人家都不搭理你。不知道比赛结果都不敢在群里露头,谁要问你昨晚看球没,你要是没看都得说昨晚阑尾炎手术大夫麻药给打多了这刚醒。谁敢说没看,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15 00:01:52)
伪球迷,放下你手中的啤酒!每每世界杯街边小店,酒吧餐馆,洗浴桑拿家家都把电视支上,众球迷蜂拥而至,名曰看球实为啤酒,或附庸风雅恐他人耻笑。爱热闹是好事,只要自己能快乐纵使卖孩子买猴也是天道,是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6-14 23:16:08)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风吹橐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天上麒麟原有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