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域采风

遥无归期的艺域采风之旅
博文
(2019-07-13 09:37:42)

穿过比利牛斯山脉(Pirineos),几小时的车程后就来到了阳光明媚的阿尔比(Albi),那里曾是劳德累克(HenrideToulouse-Lautrec)的故乡。小城风景如画,塔恩河(Tarn)蜿蜒而过。 河边的不远处走来一群孩子,原以为是随老师外出踏青的学生,走近了才知道他们正忙着清理沿岸的垃圾。走在前面的一个小男孩儿捡起一只丢弃在草丛中的塑料瓶举过头顶大声地喊着“Lapollution!”,周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7-06 10:50:46)

街角处的一家老店,右边的橱窗里摆着各式装饰材料,左边却支着一副画架下面散放着几盒色彩颜料,我竟瞥到了久违的水彩颜料。店里昏暗嘈杂,柜台后的两位老人须发花白看上去都像是来自传说中的阿拉伯。语言不通就手脚比划起来,拿错了几样东西后老人渐渐明白我想要的东西,又转身从锁着的柜子里取出几盒水彩让我琢磨。不一会儿又进来几位客人他们便忙了起来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6-29 08:36:20)

在法国的小镇,人们每年用音乐跟春天告别。几乎大大小小的酒吧餐馆里都有乐队演奏至深夜,楼下一向清静的街道弥漫着夏季来临的气息。我呢,请出了霍洛维茨(VladimirHorowitz)演奏莫扎特(Mozart)的《钢琴协奏曲23号》算是跟春天道声再见。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5 12:16:43)

女人沉沉的睡去似乎都被抹去了意识,男人的目光豪无顾忌偏执地窥视着她的一切,还有那酒,宗教和无从挣脱的宿命。偶然看到米兰国家美术馆这座雕塑似乎让我瞥到了男人一生为之寻找的慰籍,艺术的迷人之处也许就在于此吧,它真实地记录了个体观看世界的方式。从根本上讲人的生理决定了女人始终是站在男人的对面被观看和追逐,反过来亦是如此,人都是彼此的他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5-12 08:26:29)

走出里昂车站不远,我知道大概沿着塞纳河走就能找到卢浮。走着,念着,前方就已经是塞纳河了,传说中的圣母院竟隐现在了对岸的尽头,塞纳河分流而过。沿河边散开的旧书摊应该还是常书鸿当年光顾时的模样吧,那些尘封的旧书都依然静静地躺在折叠的书架上。先把卢浮放在一边吧,我禁不住穿过小桥盼着一睹圣母的容颜。广场上层层叠叠的游人和高耸的教堂都让我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08 09:33:10)

搬来搬去居无定所的日子在拿到政府组屋的钥匙后算是告一段落,我那些装在箱子里的书和画也算是有了个稳妥的落脚之处。昔日的那个家离市区和海边都不远像是闹市中被忘记的一角,椰林环绕,清幽而宁静。 比邻而居的是个典型的华人家庭,人丁兴旺,门前那些从上一代就开始浇灌的盆栽在热带阳光下枝繁叶茂。他们常常抱歉地说华语讲的不好却也不妨碍沟通,生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05 07:57:04)

TheRoadNotTaken -RobertFrost Tworoadsdivergedinayellowwood, AndsorryIcouldnottravelboth Andbeonetraveler,longIstood AndlookeddownoneasfarasIcould Towhereitbentintheundergrowth; Thentooktheother,asjustasfair, Andhavingperhapsthebetterclaim, Becauseitwasgrassyandwantedwear; Thoughasforthatthepassingthere Hadwornthemreallyaboutthesame, Andbotht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30 11:15:38)

远处的山坡上依然披着冬天厚厚的积雪,午后的阳光却透着温暖,擦肩而过的女孩儿已经穿起了裙子,随风飘起的裙摆中都萌动着初春的气息。 我拿着午餐正往回走,教堂斜对面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几下重重的撞门声。一个身影趔趄地退后几步,又突然向一扇玻璃门俯冲过去,然后抬起脚来重重地向门踹去-嗵,嗵,嗵!玻璃门在阳光下颤抖着却丝毫没有被撞开的迹象,里面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03 12:48:21)

屋后流淌的小河在秋季渐渐干涸,又随着春季溶化的冰雪缓缓蔓至堤岸。从河边那间书店的后门出来,迎面就会撞到这条阳光下清澈见底的小河。初次看到她都是通透澈骨的陌生感,我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记忆里原来留存着那么多污浊的河流,还有不知看了多少年却看不出丝毫韵味的新加坡人工淡水河。 我总觉得河流就好像一个城市的灵魂,混浊与清澈之间,都能看出人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13 16:32:54)

塞尚于1895年在巴黎举办的首次个展不仅仅为他带去了迟来的名头,也深刻地影响了一批当时年轻的画家,莫里斯·丹尼斯(MauriceDenis)当年就曾用油画《HomagetoCézanne》向塞尚致敬,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塞尚晚年的绘画彻底突破了传统的藩篱为现代绘画带来了更多的启示和可能性。 在所有那批受到波及的年轻画家中,保拉.莫德松-贝克尔(PaulaModersohn-Becker)是我非常尊敬的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