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域采风

遥无归期的艺域采风之旅
博文
(2019-08-18 08:57:52)

初春刚搬来老街不久,每天拉开窗帘偶尔都会看到她静静地坐在街角的咖啡店里,一只烟,一杯茶,一个人沉浸在清晨的阳光里。有时下楼去上班也会经过她身边,她并不看手机或其它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繁忙之前的清晨和阳光显得着实难得。楼下的游人随着夏季的到来渐渐地多了起来,街角的咖啡店灯火至深夜,可那个姑娘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周末的午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0 09:24:00)

楼下的邻居装修,家里断了水。没法洗漱,没法画画,那天头脑里竟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老年的德加(EdgarDegas)。那个当年个性乖张,拉帮结伙,颠覆传统,才华横溢的德加在视力衰退后也就退去了神奇的光环,有人曾看到他像其他的老人一样无所事事常常游荡在蒙马特(Montmartre)的街头打发时光。人没了视力生活中也就失去了阳光和色彩,没了阳光生命和绘画都无从谈起。有时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03 08:25:10)

一段时间的酷热似乎是在和《巴黎气候协定》开着玩笑,夏天本该绿意丛生的草坪在持续的热浪下泛着斑驳枯萎的灰色缺少了秋季草木枯荣时温暖丰富的色彩。我躲在罗丹博物馆(JardinduMuséeRodin)里大半天琢磨他那些散落在花园角落里的雕塑确实那儿也不想再去。 罗丹(AugusteRodin)似乎并没有离开,他依然是这座庄园的主人,默默地坐在花园的某个角落头顶着后人加付在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1 09:51:40)

每年的夏季,斯特拉文斯基喷泉(LaFontaineStravinsky)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每个装置在夏日清澈的水面上都闪耀着亮丽的色彩和生命的活力。 不知不觉中蓬皮杜(LeCentrenationald'artetdecultureGeorges-Pompidou)都已是我每次来巴黎必去的现代美术馆,甚至超过了卢浮宫(MuséeduLouvre)和奥赛(Muséed'Orsay)。那里总是充满着朝气蓬勃的创造力和新奇另类的灵感,很多作品和展览汇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3 09:37:42)

穿过比利牛斯山脉(Pirineos),几小时的车程后就来到了阳光明媚的阿尔比(Albi),那里曾是劳德累克(HenrideToulouse-Lautrec)的故乡。小城风景如画,塔恩河(Tarn)蜿蜒而过。 河边的不远处走来一群孩子,原以为是随老师外出踏青的学生,走近了才知道他们正忙着清理沿岸的垃圾。走在前面的一个小男孩儿捡起一只丢弃在草丛中的塑料瓶举过头顶大声地喊着“Lapollution!”,周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7-06 10:50:46)

街角处的一家老店,右边的橱窗里摆着各式装饰材料,左边却支着一副画架下面散放着几盒色彩颜料,我竟瞥到了久违的水彩颜料。店里昏暗嘈杂,柜台后的两位老人须发花白看上去都像是来自传说中的阿拉伯。语言不通就手脚比划起来,拿错了几样东西后老人渐渐明白我想要的东西,又转身从锁着的柜子里取出几盒水彩让我琢磨。不一会儿又进来几位客人他们便忙了起来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6-29 08:36:20)

在法国的小镇,人们每年用音乐跟春天告别。几乎大大小小的酒吧餐馆里都有乐队演奏至深夜,楼下一向清静的街道弥漫着夏季来临的气息。我呢,请出了霍洛维茨(VladimirHorowitz)演奏莫扎特(Mozart)的《钢琴协奏曲23号》算是跟春天道声再见。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5 12:16:43)

女人沉沉的睡去似乎都被抹去了意识,男人的目光豪无顾忌偏执地窥视着她的一切,还有那酒,宗教和无从挣脱的宿命。偶然看到米兰国家美术馆这座雕塑似乎让我瞥到了男人一生为之寻找的慰籍,艺术的迷人之处也许就在于此吧,它真实地记录了个体观看世界的方式。从根本上讲人的生理决定了女人始终是站在男人的对面被观看和追逐,反过来亦是如此,人都是彼此的他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5-12 08:26:29)

走出里昂车站不远,我知道大概沿着塞纳河走就能找到卢浮。走着,念着,前方就已经是塞纳河了,传说中的圣母院竟隐现在了对岸的尽头,塞纳河分流而过。沿河边散开的旧书摊应该还是常书鸿当年光顾时的模样吧,那些尘封的旧书都依然静静地躺在折叠的书架上。先把卢浮放在一边吧,我禁不住穿过小桥盼着一睹圣母的容颜。广场上层层叠叠的游人和高耸的教堂都让我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08 09:33:10)

搬来搬去居无定所的日子在拿到政府组屋的钥匙后算是告一段落,我那些装在箱子里的书和画也算是有了个稳妥的落脚之处。昔日的那个家离市区和海边都不远像是闹市中被忘记的一角,椰林环绕,清幽而宁静。 比邻而居的是个典型的华人家庭,人丁兴旺,门前那些从上一代就开始浇灌的盆栽在热带阳光下枝繁叶茂。他们常常抱歉地说华语讲的不好却也不妨碍沟通,生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