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无言独上西楼(一百零二)特务被摔断胳膊的冷尚民痛的动弹不得。无奈,造反派只好找来了他的家人。李素贞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丈夫了。说完全没见过也不准确。市里开批斗走资派大会的时候,丈夫被押来陪斗。看到丈夫的头衔是“历史反革命,军统特务”,素贞有些不解。尚民入过国民党的事情她是知道的。怎么又多了一个军统特务?听到可以去探视的通知,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无言独上西楼(一百零一)批斗革命运动随着领袖的引导徐徐展开。当四旧基本上被破的差不多,地富反坏右都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的时候,斗争的矛头指向了党内走资本主义路线的当权派,简称“走资派”。走资派们被揪了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接受革命群众的批斗。李素琴和周占地都没有逃出被批斗的命运。周占地一开始特别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无言独上西楼(一百)丧母在这个世界上,孩子几乎是王会计生活的全部寄托。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受到这样的屈辱,王会计早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虽然她一再地忍耐,但是让孩子知道事情的真相并受到身心伤害是迟早的事。只有让孩子跟自己脱离了关系,孩子才能从阴影里走出来。为此,她做了很多功课。首先,孩子托付给谁最合适?王会计在国内没有亲戚。同学,同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无言独上西楼(九十九)重托 1966年的秋天,在商业局工作的李素琴收到了一份非常沉重的委托,她不是特别自信自己是否能够承担起这一份重托。 北京市西单百货商场的会计王女士,1958年做了单身母亲。八年来,她含辛茹苦把儿子希洲养大。儿子很内向。学校里常常有同学对他指指点点,说他是私孩子。希洲向母亲打听过父亲,王会计告诉他父亲在他出生前就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无言独上西楼(九十八)额娘冷张奎云的下落是派出所的民警小韩帮着发现的。冷尚兰和谢文华第二天请了假,早早就到奎云居住的街道派出所报案。小韩也很着急。他给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打了电话,询问有没有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的消息。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北京市被打死,自杀的人几乎每天都有几个。如果奎云死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几经周折,小韩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无言独上西楼(九十七)无助冷尚兰是第二天的下午才知道母亲失踪的消息的。她下午来上班,传达室的老大爷说有个李大妈已经给她打了两次电话了,让她马上回家看看。心急火燎的冷大夫回到家发现家里的门锁着,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她去了李主任家。李主任说冷太太前一天下午出门,一夜没回家。冷太太把孙子冷俊托付给李主任,只说出去看看儿子冷尚生,没想到一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无言独上西楼(九十六)失心奎云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儿子尚生的消息了。中午吃过饭,她在印刷厂传达室借了电话,试图问问儿子最近怎么样了。她被告知,冷尚生是现行反革命,已经被关押起来,单位正在对其进行审查。奎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事。一向少言寡语的二儿子怎么会是反革命呢?她把孙子冷俊交给街道李主任,自己坐公交车去了古建筑设计研究所。她要打听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无言独上西楼(九十五)离婚冷家在大革命时代出卖自己家人的不止冷国庆一个。另外一位是邱婉怡。革命初期触及到的应该是邱婉怡这样的人,家人都在海外,自己是解放前的大学毕业生。但是婉怡是何等的聪明,运动一开始,她马上宣布跟家人划清了界限。她自称从解放以来,从来没跟他们来往过。其实她早就和在英国约克郡的母亲,大哥,以及在香港的二哥有过许多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无言独上西楼(九十四)抛弃冷家被抄后,冷国庆就再没回过家。他一直跟着同学们忙里忙外,但是他明显感觉到人家并没有把他当作自己人。有人调侃他:“你那个国庆既然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你是不是应该改个名字啊?”国庆想了想:“那我改成‘爱国’吧”。“爱国?冷爱国?人家都是热爱祖国,你怎么是冷爱国呢?”此话引起了一阵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无言独上西楼(九十三)定息住在北京的冷家被抄之后,天津的范家也没有逃出噩运。自从公私合营之后,范先生,范厂长就成了人们口中的“老范”。首先,1956年底签的为期十年的合同,在离到期还有三个月的时候被终止了。老范很不理解,合同是政府跟他签的,还有三个月就期满了,为什么突然终止了?一国政府怎么能够没有信用呢?老范和奎芳从此不再有纱厂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