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莫笑x

最近迷上诗文,我愿意 用我的诗, 给你一段遐想,片刻宁静。
博文

登山*攀岩*游泳(三)莫笑【原创】在这我们见到一位若石笑称为“勇敢的女子”、她也微笑作答的女人,只身坐在那里的唯一的条凳上,不知她是观景不忍离去还是心事重重无法释怀,我们走时她仍坐在那里。我们走的是环路,再走走,就应该回到攀岩人最多的那个地方。虽然道路崎岖,大家意兴盎然。Patricia与一维讨论高度问题,一维是用谷歌的根据大气压强计算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3 05:25:02)

登山攀岩游泳(二)莫笑【原创】再向前走几步,一个明媚的小湖霍然入目。小湖波涛不兴,水草丰茂,浮萍点点,在蓝天白云之下、绿树怀抱之中显得格外宁静。湖边人或坐可立,甩丝垂钓、游泳戏水、划船荡舟,小孩你追我赶,游戏正欢,人人各适其兴,各得其乐。只这一眼就知道,为什么这里是旅游热点。都市的喧嚣、停车的烦燥顿时烟消云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2 05:27:12)

登山攀岩游泳(一)莫笑【原创】6月17日,精英徒步友又出发了。这次本打算在莫林省级公园作一次悠闲游,顺便看一下攀岩的健儿。莫林(Murrin)省级公园在沿1号路到2010年举办冬奥会的威士勒(Whistler)的路上离斯夸米什(Squamish)17公里处。2015年年初我听到CBC广播说美国一著名旅游周刊提出世界25个必须去的地方,斯夸米什是其中之一,很惊讶,立即和几个朋友驱车去转了一大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7 05:57:43)

渺然野花香盈袖莫笑【原创】夏天到了,花开绚丽,到处都是盛开的花。除了触目皆是的生长在公园、庭园和街区的灼灼其华的家花外,时常也能看到一些小小的、静静的、寂寞地开放着的野花,尤其是在林区和山里。我们这几次远游,就看到了不少。低悬的铃铛空谷的幽响野花多生长在穷乡僻壤、深山老林或城市被人遗忘的地方,但只要有一角之地,一隙阳光,少许水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13 05:58:05)

飞骑之旅(二)莫笑【原创】不久就到了水库。这水库在上世纪50年代末动工,1961年建成。坝高30米并留有可再增高17.4米的余地。2015年完成了防地震的加固工程。水库的水经我们停车处旁边的水过滤厂的物理过滤等程序进一步处理后才使用。该厂一天可处理18亿公升的水。过滤厂还处理来自卡皮兰诺水库(Capilano)的水。这水是由在180米深的地下的7公里长的两个直径为90英寸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2 06:50:10)

飞骑之旅(一)莫笑【原创】昨天(6月8日)我们又出发了。在此之前,天气预报总说会有雨。我们也曾略有犹豫,但相信,太阳与我们有个约,决定去。狭路相逢勇者胜。老天送给了我们阳光,还有白云蓝天。这次我们是骑车去,目标是温哥华的西蒙水库(SeymourDam)。在国内,人人都骑过车,上学上班,有的骑车到香山看过枫叶,有的骑车到松花江观过游船。但这次,我们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09 06:18:43)

键子莫笑【原创】踢键子,想必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是一种古而有之、曾一度销声匿迹、现在又被重新拾起的游戏。相传踢键子最早起于3000多年前的商朝,键子也被一些文人称为“燕子”,踢键子也被诗句描述为“踢碎香风抛玉燕”。昨天我见一伙人在图书馆的草地上踢键子,也加入其中。玩得很开心。这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08 05:57:18)

夏天的色调莫笑【原创】如果说,春天的色调是新嫩,秋天的色调是桔黄,冬天的色调是苍郁,那么夏天呢?在这初夏的清晨,静观四围,放眼八荒,你就知道了。如果你不知道夏天的色调,何不看一看你的或邻家的花园,看一看近旁的树木树冠衬映着蓝天,看一看草丛中的野花摇曳着的笑颜。姹紫嫣红黄橙绿白,明丽的色彩,触目的鲜艳。是的,夏天的色调是鲜艳。鲜艳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神秘的温哥华鹰湖(二)莫笑【原创】这时候,前面已是绝路。有一牌子,上面写着此系某公司的领地,贸然前行,凶险自负。林青往前走了10多米,左边是满是腐叶的斜坡,右边一脚不慎,就会跌入深渊。正在让他撤回来时,津津有味女士在不远的上方呼喊:“有路了,有路了。”这样我们回到路上。这次行程中几次,都是这样自告奋勇的侦察兵使我们绝处逢生的。这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神秘的温哥华鹰湖(一)莫笑【原创】6月2日,我们这支8人组成的、骁勇善战、多数走过雪山草地的队伍又出征了。目标是北温哥华鹰湖。事先我们就知道,鹰湖是水源重地,非经许可,不得入内。只能从高高的山上观望。其实我们所处的加拿大西海岸的山中不乏瀑布、湖泊,因为这的山林是极为独特的温带雨林,有利于瀑布、湖泊的形成。这是由于拉斯加暖流流过加热加湿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