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老五走江湖多年,早把生死置之脑后,是清子让他对生命有了留恋。如今挣扎在死亡线上,只老五心里知道他是舍不得清子:看来儿子也指不上了,我更不放心你! 清子不屑地哼他:我的儿子我有数,嘴上说说而已。至于你,你哪里是不放心,你就是要把我也拖死呗。。。 清子这些年也着实被拖累地够呛。老五知道自己来日无多,生意也不去做了,儿子又不在身边,正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戴清子奶奶病危。爷爷几年前去了,奶奶是戴清子最亲的人。小时候爸爸妈妈忙,后来又下放到了五七干校,她和哥哥都是跟着爷爷奶奶过。说话戴清子来香港已有小两年,加上在深圳的一年,有近三年没见到奶奶。听到奶奶不行了,她马上要走,可是有一个问题:这一走再回来就有点难。她的工作签证马上到期了,现在没有正式工作,一时不好办延期。如果回了北京再想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苏老五。高高大大的一个人装在一套白色日式厨师服里显得有点紧,四肢好像随时要蹦出来一样;脖子上系个蓝白格子的小手巾,头上带着厨师帽,帽子和手巾之间是一张涨的红红的笑脸,大概因为笑得太使劲儿,脑门的抬头纹中挤出了汗滴。。。 后来说起这个事儿,苏老五坦白说不是他知道戴清子想找工作,而是他想留她在这里。清子一进门他就盯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文革开始了,老五爸因黑道背景被通缉,为了逃命不辞而别,从此杳无音讯。镇上的学校都关门儿闹革命了,他妈想让老五去考省里体校,因着他爸,考上了人家不要他。没有学上,又没人教他功夫,可谓一身的力气没地方使,纠结了一帮小兄弟在外面找茬儿打架。那年头无业游民街头闹事的不少,可有真功夫的不多,一来二去他就有了名气,想出气的孩子都买通他去打,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两年前的春天,万物复苏,可是苏老五的肝儿却被宣判了死刑。真是不行了,三天两头的腹水,肝昏迷,人已经瘦的脱了形,站都站不起来。香港的医生说:最多过不了明年!他活到今日已经是奇迹了,一般人五六年前就完了。 五六年前就说要肝移植才能活下去,但因为老五还是糖尿病,医院都不愿为他找肝配型,认为移植成功了也只延长一时,浪费个肝源,还不能解决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剧照:Roma街道 当知道Roma得了最佳外语片奥斯卡就有了好奇心,读过过客手笺的影评《罗马:毫不虚华的故事》之后,我第一时间坐进了电影院。 那天和闺蜜一起去看午场,之前在她家喝了一肚子香米粥。进了影院坐下看广告的功夫就有食困袭来。电影,用过客手笺的话说,“是一部节奏缓慢的片子。。。《罗马》的剧情慢慢地铺展开来,卡隆不紧不慢地描述着故事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3)

(网图) 这几天去另一家学校代课了,也是一家非常有名的私立中学,男女混校。我代的四个班都是高二和高三年级的中文班,有的是汉语第二语言高级组的,有的是母语组的。 在澳洲维省的中学汉语分三个级别:汉语第二语言,汉语第二语言高级组和汉语第一语言。高级组是在中国受过三年以上正规教育的;第一语言又叫母语组,是指在中国受过7年以上正规教育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9)
(2019-02-23 18:29:55)

(图:写在天上的心情)最近耳边总是想起周华健他们唱的一首歌,觉得很能表达我眼下的心境-最近比较烦!都说退休要过的三大关是经济,心理和身体,估计我面临的就是心理这一关。并不是后悔从学校辞退,回到同一地方去重复同种劳动是我绝不想要的,自由的感觉很好!但是最近有一种不安和不乐的情绪悄悄爬上我的心头:不安天天出去约会朋友吃吃喝喝,不安追剧太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2)
(2019-02-21 03:00:54)

1.上次和安卓娅吃饭 上一次和安卓娅吃饭是2017年7月。那次见,她特别瘦。其实我们认识的20年,她一直很瘦,加上个子高,有一米七五左右吧,是现实生活中的骨感美人。但那一次是瘦到了见筋见骨的地步,一副银边的眼镜全靠她的高鼻梁撑着,小脸缩成了三角形;原来目光犀利的灰绿色眼睛陷得很深,从侧面不再能看到她的长睫毛,眼窝里蓄着满满的疲惫;就连皮肤好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2)

整个夏天的周末我和AL都跑去渔村装修房子。说是“都去”装修房子,我的角色实际上只是啦啦队,所以在那边有较多的闲暇。散步,看书,写文儿或看电视通常是我打发周末闲暇的方式。最近我发现电视上每个周六下午都会放一些五-六十年代的好莱坞老电影,很多我都没看过。前一阵子放的都是西部片,这两周看到的都是情感剧,非常好看。上周我看了两部,一部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