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静流年(原创)

细品时光,轻捻岁月,慢煮光阴。
博文

九十年代中,我们和公婆的合影。右一:笔者。 -- 与年轻时节相比,公公的晚年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幸的是,经过长年的治疗,他的病情逐渐好转。在家人、友人、秘书、司机和佣人的精心照料下,公公自始至终过着一种简素、祥和、安宁的日子。 我结婚以后,一直与公公婆婆同住,这让我能够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地了解公公许立群。 在我的心目中,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八十年代,我和女儿出国前,与家人的合影。前排左一:我的女儿;前排左二:笔者;后排左二:公公许立群;后排左三:婆婆。 -- 许立群于1975年被释放时,已经年近花甲;尽管他受尽磨难,出狱时,仍是满头青丝,经过检查,除了患有轻微的糖尿病以外,身体尚佳。 但是,许立群的脾气却变了。初始,他只是有些固执己见,有些自寻烦恼,有些郁闷寡欢,很多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许立群被关押在监狱里,他于1966年入狱,直到1975年才被释放,历时八年半。 与刑事犯不同的是,政治要犯之间是隔绝的,以免相互串通。囚室狭窄,总面积约九平米,墙壁厚重隔音;室内昏暗,一盏十五瓦灯泡,用磨砂灯罩和铁丝网箍着,悬挂在四米高的天花板上;陈设简陋,四壁空空如也,仅有一张距地面一尺左右的单人硬木矮床,被褥破旧,需要写交代材料时,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许立群是《二月提纲》的起草人,而《二月提纲》恰恰是许立群落难的起源。 有关《二月提纲》的始末,还得从毛泽东说起,1964年7月,毛泽东提议成立五人小组,负责领导学术批判活动;五人小组的组长是彭真,其余的四人分别是:陆定一、康生、周扬、吴冷西。 1966年2月,面对批判《海瑞罢官》的思潮,彭真在京召开了扩大会议,参加的人有:许立群、胡绳、姚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85年留影。前排左起:公公许立群、我的女儿、婆婆。后排左三为笔者。 -- 写在前面的话:许立群是我的公公。许立群原名杨承栋,笔名杨耳。1917年生于南京,1936年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1937年入党,1940年赴延安,1949年后,定居北京。文革前,许立群任中宣部副部长;文革中,许立群被囚禁在监狱中,长达八年之久;文革后,许立群任中国科学院哲学所所长及顾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婆婆年轻时,在故乡的留影。 -- 残冬,清冷,沉寂,凄婉。在南方大宅院的西屋里,停放着一具棺材,棺材中躺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棺材边上站着一个灵秀的女孩。女孩年仅六岁。一串串清泪从女孩的眸中溢出,宛如断了线的珍珠,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在孝衣上留下了一片斑驳的泪痕。 这个女孩就是我的婆婆,而逝去的女人则是婆婆的母亲。婆婆出生在四川远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1-01 19:05:34)

一九八一年,妹妹与我在姥爷画室里的留念。左为妹妹,右为笔者。 -- 我的姥爷生前是著名的山水国画家,而我自幼生活在姥爷和姥姥身边,长达十三年之久。日复一日的笔墨熏陶,让我慢慢地对绘画生情。但,终是情深缘浅。 在我修习国画的生涯中,最美好和最灿烂的时期,应该是在我六岁的时候。童年时节,我就很喜欢涂鸦,与其他孩子不同的是,我很少画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2 19:12:40)


写在前面的话:原创,配乐朗诵,倘若你偶尔路过这里,且喜欢收听,请点击:《人文之窗》。 -- 清晨,旭日应约而至,透过窗幔,将一抹迷人的橙色抛洒在地上,即刻牵出一室的诗情画意。披着一身柔光,带着一丝清幽,挽着一份祥和,轻轻地将茉莉花茶放入翠玉色的杯中,兑上少许开水,静候片刻,待茶香四溢时,再将杯中的水蓄满。 茶叶沉在水底,乳白色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母亲年轻时,在北京自家庭院中的留影。 -- 我的母亲生于1929年,她生性温柔,清纯秀丽,自信善良。母亲童年时,就长得十分乖巧、可爱、喜兴,所以,每逢满族旗人的亲戚办喜事时,都喜欢请母亲去做花童。小学时,母亲在天主教会办的崇慈附小读书,求学期间,曾跟着她的父母,随末代皇帝溥仪转至东北,为期两年。回京后,先在天主教会办的贝满中学读书,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左起:我的母亲、大舅和二舅,在北京留影。 -- 我的二舅生于1926年,出生的那天是旧历中的蟠桃会,或许,因此而注定了他生性乐观豁达,待人温和,兴趣广泛。 在这张旧照中,大舅和母亲手里都拿着一盒糖,唯二舅两手空空,我问母亲:“二舅怎么没糖?”母亲说:“二舅的那份糖早已入肚了。”我听了大笑,因为那仿佛是我二舅一生的写照,多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