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姐姐

淙淙溪水,源远流长,驻足芳园,滋润心田。
博文

“秧头儿”是我的好朋友,当年我俩在同一个生产大队插队,因为她插秧插得好,而得名。前些时候,开始给“秧头儿”写的信,只能暂时搁笔了,因为再往下写的是“秧头儿”的泣血心伤,还是由我自己把她的故事慢慢讲下去吧。如您有兴趣想知道更多“秧头儿”的故事,请看我前两篇博文,谢谢。 光阴荏苒,文革,知青。。。那些年月里发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9)

”秧头儿”,你好!你会怪我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没有给你写过信。现在赶快补上吧,再不补真怕就要来不及了,这不正接着给你写信么。 我曽梦里唤你几百回,醒来提笔却千金重,你我相遇在那个年代,没有勇气和决心怎敢触动那尘封于心,想要忘记又不能忘记的重创和伤痛?但似箭光阴逼着你我不能再逃避了,即使心在滴血,往事不堪回首,也要直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秧头儿”你好么?我终于提笔给你写信了,你知道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在想念你。我还常常梦见在苏南清明雨纷纷的季节里,和你一起在寒意袭人的水田里插秧。 在我那春雾渺渺的梦境里,我清清楚楚地看着你躬着身,两腿半蹲,随着左手指飞速添秧,右手并指,轻快进水插秧的和谐韵律,你一边后退着,细细的腰肢一边有节奏地,上下左右起伏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记得那天,上了“耳顺”网(家乡一老知青网站),在楼主“草堂”的楼顶花园里过饱了眼福后,在XNZ美国种菜的帖子里,看到了一个留言“我就喜欢看到植物一点点地长出来,那种生命的感觉令人欣喜”。这清清淡淡的一句话,不经意间竟触动了我的心弦,打开了我久不开启的记忆闸门,想起了老宅阳台上的花坛,仿佛又看到那近百朵怒放的黄蔷薇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9)

Greenfields(+lyrics)-Brothersfour 我的美国“知青”大姑子~当年美丽年轻的林 AE的姐姐,我的大姑子,林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林挣的钱好像总也不够她花的,所以她大事小事常指望着家里人资助她。美国人大多数在十八岁就离家独立,要是成年后,再用家里人的钱,会被认为是refusetogrowup,是颇遭非议的。所以我说林比较特别,因为她和我经常接触到的美国人不太一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8)
(2018-02-09 14:19:25)

童年最开心的日子莫过于是过农历新年了。腊月初,妈妈早早地就去了大钟亭,细细挑选了圆圆胖胖的漳州水仙花球,买回家来,剥去了花球外褐色的干皮,在其上再轻划几刀,然后种在几个白色厚重的原子碗里,球根的周围压上大小不一的,晶莹剔透的雨花石,注满了清水后,妈妈过年的水仙花就种好了。等到花球长出了须根,冬日暖阳里,早晨出门上班上学前,我和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2)
(2018-02-01 23:19:04)

我相信音乐是上帝赐与人类的礼物,是不分国界,语言和时空的。而音乐却又如此之神奇,微妙,不经意中,你的心灵就会被深深触动,仿佛这段乐曲或歌词正在对你娓娓道来一个久远的,属于你自己的故事。这大概也是我每每听到美国六七十年代盛行的民谣《500miles-离家五百哩》,不由地就会砰然心动,尤其当听到“Notashirtonmyback,Notapennytomyname。。Lord,I'm500milesaw[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2018-01-31 18:40:48)

2018的农历新年就要到了,分享—组我姐的手工剪纸窗花,图个红红火火,热热闹闹迎新春的气氛,当然也是想显摆—下"高手在民间"的我姐。 姐姐剪纸是—把剪刀,一张白纸再加一个好心情。心中想好了—个主题,或花或鸟或蝶或动物…大多是在农历新年间动剪,主题也会是当年的生肖…然后亮亮的剪刀就随着姐姐的兴致,上下翻飞,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父母走了,那从出生到长大的家往往也就随着父母消失了。新年送给自己一个礼物,在文学城开了个博客,这样想爸妈的时候,心就可以回家了。 大妹回家Long,longjourney 大妹(发音为中国国花-梅花的梅或美国国花-玫瑰的玫)是妈妈四十年代末从美国带回来的洋娃娃,她是爸爸送给妈妈的礼物。 听姐姐说,在妈妈回国前,爸爸想法换了十五美金寄给妈妈(那时的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2018-01-04 16:09:12)

先请欣赏南美厄瓜多尔排箫演奏家LeoRojas吹奏的乐曲《我愿作鹰》,是不是听起来感觉如此亲切?你是否感到森林飞瀑溅湿了面颊,听到空山鸟啼鹿鸣,从而忘却了人世的烦恼和纷争,沉浸在与自然原始交融的宁静与平和中,更有那份若有若无,萦绕你心头,挥之又不去的淡淡乡愁,勾起你对远方故土的无限思念。 尚若不知是南美音乐家的演奏,你可能会以为听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