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流水

诗词,美术,书法。 无拘无束兮如行云,连绵不绝兮若流水。
博文
正如胡崇所言,越州到常州路上确实不太平,安邦成铿刚出越州就碰见遭劫后的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哭哭啼啼,强盗不但劫财,女儿小媳妇也被劫去做了压寨夫人。成铿皱着眉问安邦,“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多山贼,朝廷也无所作为吗?”安邦有些不安地瞟了一眼成铿,“也就是近一年来的事,这一带是越卫桑三郡交汇地带,制属比较松懈,以前也无人烟。去年,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安邦坐车到胡府拜访,却被挡在门外,恼怒不懂规矩的仆役,一掀车帘,正要喝骂,一眼看见的竟然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安邦惊得张大了嘴。虽然容貌有些改变,可那双直率,有些狡黠,又略带忧伤的眼睛是安邦永远不会认错的。看成铿大睁着双眼向他微微摇头,安邦顿了顿,顺着问,“你,你家主后日回来?”“是,请国舅爷后日再来,”成铿压低了声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成瑞上书长居越州后,成功便正式迁入养颐宫,皇帝的寝宫。养颐殿位居皇城正中,防守严密,可成功总是不放心,从分岭回来后,守城禁军都被张家军替代,成功因为禁军部分将领参与成绩成传道谋反,不再相信禁军。成功甚至对自己亲选的虎士都不再相信,那个龚慎之的背叛让成功毛骨悚然,他能带领逍遥派高手把成铿从戒备森严的皇城中运出去,他就有可能哪天回来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胡府因为做着绸缎茶叶生意,给越州大户几乎都有供应。成铿从账上就能知道谁来到越州,看来成瑞是准备在越州呆下去了。郑拓是护送妻子陪着淑太妃到了越州,也就上表辞去燮州的官职。罗秀原是成瑞的御前奉祀官,在成功皇帝面前不得重用,兄弟罗敏和安邦生意上来往密切,因怕遭人排挤陷害,干脆告老辞官,经安邦介绍,搬来越州。原越州知府受成铿牵连遭贬至中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胡崇欢喜,叫了中人,起草了卖身契约,划了押,改姓胡,每天上午在府里专事迎来送往,端茶送水,下午去商号仓房学习生意管账,待伤养好了,再带他出去经商。成铿暂时有了藏身之处。傍晚的罗家凹静寂平和,淡淡的薄雾笼罩着田间小路,几个乡人收工,不紧不慢前后朝庄子里走。满仓赶着几头耕牛走在最后面,快到家时,看见路边树下坐着个衣衫褴褛的人,他皱了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出沙漠,地貌明显不同,树多了,水多了,碰到第一个水潭,成铿跳进去泡了半个时辰,洗去积在身上多日的血,汗,泥土。在沙漠干燥的地方还好,现在身上泛着酸臭味儿。洗了身子,将衣裳使劲摔打揉搓一阵,穿上没什么味道,感觉舒服多了。渐渐往南,植物也多起来,成铿能找到草根浆果充饥。自觉有了拯救大成国的责任在身,不再耽搁,加快了脚步。从台州往东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天大亮了,成铿去瀑布捧了把水回来给成豫喝,“瀑布快干了,我们得想法存点水。”两人各自浑身搜遍,也找不出个盛水的东西。成铿低头发现,昨夜睡的大石上有片坑洼,浅浅的可以存住些水,于是跑了几趟,接满水。对成豫说,“从这里往西不远便是大路,我现在就出发找人来,或许能碰到商队,我知道这一带还有不少寻玉的人,要是碰见他们,也会求他们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2 14:59:39)
举世瞩目的川习会前日开打了!今天去网上讨来照片看了,战争气氛还是颇有的。两个阵营旗帜鲜明,披挂似乎也是用了上好毛料。在我,还是着实被一片鲜红色吓了一跳。仔细看了,原是一面大的红旗,并非人血。餐桌两边各摆了一条长蛇阵,士兵面前配有刀子,叉子,档箭瓷盘子等冷兵器。还看见酒瓶子,内含高度数酒精,大抵是为了打到酣处用来点火的罢。对阵的人等,像是嘴里能道出&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豫王拍拍头,学着成铿的语气,“我给你捋捋。樊王为什么选了你为质子,一定是老五的主意,老五选你,肯定不是因为你爹,因为任何一个皇子都行,那一定是因为你娘,当年他们,嘿嘿,说不准你还真是老五的。”“你说什么?”成铿猛的站起来,一下牵动断了的肋骨,疼得他又跪了下来。“你娘啊,虽是个女中豪杰,到底过不去个情字。”成铿懵在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阵狂风吹过,沙尘中夹带着雨点儿,成铿抬头看天,厚厚的黑云被风吹着,很快遮住了天空。成铿暗想,以前一直以为是成功在使手腕从成瑞手中夺权,现在突然意识到是张家父子还有这更大的贼心。他庆幸父亲没有被困在分岭关,成豫被迫追赶成瑞。这样一来成功失去了整个攻击目标,同时还打乱了张蒙的部署,难怪张蒙对他下狠手鞭打泄愤。成铿摇了摇头,可张蒙依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