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流水

诗词,美术,书法。 无拘无束兮如行云,连绵不绝兮若流水。
博文
“我把我的网站给我爸看了,他很支持我。”王达兴奋地说,“我爸说他可以投资一千万。”   维舟看了一眼书瑜。   书瑜耸耸肩,“我没说。”   维舟说,“谢谢你父亲。我在美国的融资这两天就有结果了。然后我们才能开始。”   “维舟,你在美国也融资了?”   “嗯,早几年的事,我再具体跟你讲。”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悦茗轩,下午茶时间。   “不可能!”箫宏跳了起来。   “我亲眼看见的。”   “有这么高级的机器人了?那他买人家的三毛儿?为什么不大量生产基督山?不可信。”   “我也问了,他不肯解释。我一开始以为是魔术特技呢。”   梅梅听见箫宏这边大呼小叫的,过来听了一耳朵,“他自己研制的基督山?”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3 18:43:49)
阅读 ()评论 (2)
“书瑜,进来进来。”谢鹏飞放下电话,招呼着,“小柔,给我们倒两杯茶来。”   “小柔?叫小蜜得了。”   “嘘,别胡说,她爹妈起的名字,我没权力改。”   “不怕谢夫人哪天吃醋?”   鹏飞皱了皱眉,“像你似的,雇个男秘书?”   “我可没说。现在这世道,什么性别都不重要了。”   “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几个人挤进箫宏的车里,“去我家坐会儿吧,离的近,树荫底下凉快,好聊天。”   彩虹有些累了,去西厢房睡觉。书瑜沏了壶茶,小崔拿出小樱做的点心,大家散坐在院子里。   “小风一吹,真凉快,比整天吹空调舒服。“   “书瑜,你这个院子真好,风水好,特别是这棵大树。”   “我就是看上这棵树才买的院子。喝点儿茶,消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悦茗轩,饭点儿。   书瑜和箫宏喝着茅台,“转了一圈儿,还是咱这国酒好喝。”   “你丫脑子总算清醒了。欢迎回来。”   “人就是贱,不去试试,不知道已经有的是最宝贵的。”   “唔,还没完全清醒,鸡汤喝多了?”   “哎,我说,宏哥,婚期定了,这回来真的了?”   箫宏朝酒吧方向看了看,彩虹和梅梅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悦茗轩,午饭时间。   书瑜向箫宏,梅梅,李蕾和彩虹大致讲了刘建平的情况,包括十五万的房租,但他丝毫没有提起那两百万。   “谢律师说土坷垃在中国的首席有变化,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被开除了。”   彩虹的脸都白了,“真是没想到,那么一个小帅哥儿,原来是个,是个,像个黑手党。”   箫宏在旁边哼了一声。   “不知道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悦茗轩,饭点儿。   箫宏一脸的怀疑,“你丫这么肯定?”   “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暗庄主要的玩家是王达贺刚这些富家子弟,赌盘大,催钱紧,还肆无忌惮,交不上钱就往死里打,说明后台也硬啊。”   “那下面你打算怎么办呢?”   “跑路,躲得远远的。”   “惹不起?”   “宏哥,聪明点儿,就咱俩的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书瑜梦里突然惊醒,一睁眼,卧室的门大开,客厅的灯光照在脸上。书瑜抬起手遮在眼前,“建平?干吗?几点了?”   建平走进来,把毛巾被扔在书瑜身上。“我的货呢?”   “什么货?几点了?”   “你动了我的东西!”   “喂喂喂,大半夜的,你干吗?喝多了?”   “瑜哥,我该怎么办?你说我该怎么办呢?&r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王达的脸还是包在纱布里,只露出一只右眼。腿上的伤大概好些了,不再吊着了。   王达一直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听小丹叫了几声,才睁开那只右眼,正好看见附身探头的书瑜。   王达无神的目光突然现出惊恐,浑身颤了一下。   书瑜也吓了一跳,“别怕,养伤要紧,工作都是小事儿。”   王达紧紧闭上眼睛。   书瑜和箫宏出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