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流水

诗词,美术,书法。 无拘无束兮如行云,连绵不绝兮若流水。
博文
成铿有生以来第一次出门游山玩水,意犹未尽,玩儿了四个多月,在纽钊义的催促下,无奈不得不回到留春苑。回到越州没几天,果然就有圣旨到行宫宣他即刻入京。安邦不敢耽搁,催着成铿上路。成铿和秦公道了别,感谢他多年的照看,将他像儿子一样带大,秦公年事已高,成铿这一去不知何时回来,还能不能再见到,拉着成铿老泪纵横,经不住安邦紧催,只好放手,又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1 06:40:07)
葛林把车停进车棚,见书瑜拄着拐杖站在门口,“一切正常?”“嗯。”“放开他,过来帮我搬东西。”葛林买来不少东西,两箱冻牛肉,几盒鸡蛋,一扇五花腊肉,几块奶酪,一袋土豆,几袋干豆子。书瑜一看豆子,胃里直泛酸,“没青菜?”“Joe,thesearegreat!Iloveyouman。Letmebethecheftoday。Weshouldtaketurnstocook。”葛林看看书瑜,又看看Faurot,“[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龚逍遥这个逍遥派的掌门做的不是时候。逍遥派的创办人马逍遥原是个剑术高手,几次比武争夺武林霸主都未夺冠,江湖上有个绰号叫二霸主,马逍遥一怒之下,消失了几年,突然江湖上出现了个臭名昭著的雇佣杀手帮,号称逍遥派。几代掌门下来,逍遥派也作过几桩大案,庆元帝暴毙后宫,正史讲是荒淫过度,江湖上却传是逍遥派的手笔。天福帝的九子争权,废太子东山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日到了黄山,浮丘观道长清虚亲自半山来迎,纽钊义还了礼,指着成铿说,“这是小徒路希夷。”成铿上前行礼,陪二人说了会儿话,便随小道士廊下戏耍。纽钊义朝他努努嘴,“道长看小徒如何?”清虚捋着胡子沉吟良久,“你能收他为徒,怕不是普通人家子弟,这位路生面相上看非同寻常,我看亦正亦邪,若非大忠大义,便是大奸大佞,纽兄当要好好引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9 09:24:35)
“什么叫丢了?”李蕾朝着微信里的小明发火儿,“昨天还吹什么中美合作破案,怎么今儿就成这样了?”“糜处长,我也不明白。人质冒着生命危险向你们发信息求救,地点也找到了,然后就没下文了?不管了?”“谁说不管?正在找线索。梅姐,不好意思,不是我推脱,隔着十万八千的,我这里只是协助,真的没有第一手资料。纽约说什么,我全部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6 11:44:40)

“发生了什么?”书瑜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白夏提,你在北京见过,是我的单线上司,在约定的时间里他没有联系我,十年来他从没误过,按照规程,我必须马上撤离。”葛林不再挤着嗓子说话,声音低沉,略有些沙哑。“你知道我问什么。”葛林咳了一下,系上安全带,启动皮卡,慢慢回到313号路上。“我们前面去接个人,他是个大案的证人,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9-13 11:24:05)
“别别别,别这样!李建民,你没有辜负党和人民对你的培养。我说错了,我收回!我抱歉!要杀,别用那个,勒死我吧,给我个全尸!” 李建民举着电锯朝书瑜走了一步,“我想把石膏从中间锯开,从膝盖那儿,不然你没法坐进前面。” 书瑜怀疑地看着他,“哦,我在后面挺好。” “你要是不怕被冻死,就呆在后面,正好留个全尸。” 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这日一行人到了庐山。成铿看见巍峨挺拔的青峰秀峦,喷雪鸣雷的银泉飞瀑,瞬息万变的云海奇观,又开始大叫起来。秦凯纽襄加入,连纽钊义都被他们带动,和唱起来。随行的仆役们不禁捂嘴偷笑。有诗赞庐山风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又一首,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纽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2 16:10:05)
皮卡开进车库,李建民跳下车,吼了一句,“呆着别动!”从车库一角提出两个大狗笼子,咣当咣当,扔在车上,书瑜急忙向旁边躲了躲,“出了什么事儿?”李建民不理,扛了一大袋狗粮,也扔上车,书瑜朝边上挪了挪。三只红色的汽油桶两箱瓶装水也挤到了书瑜身边,“你,你这是在搬家?”李建民瞥了他一眼,进屋,片刻拎着两只扁盒子出来,这回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纽钊义担心成铿有过失语的毛病,在京城人多的地方语言表达能力不好,要吃大亏,所以让纽襄训练成铿的辩术。纽襄也知道那是成铿弱项,但不想太逼他,慢慢引导。纽襄从他言谈上看出成铿读过了什么书,一路上便和成铿探讨道义。纽襄的言谈举止让成铿开始思考阴阳,宇宙,道,民,生命,存在。再到新地方,大吼大叫就带上什么天与地卑山与泽平,什么天地四方曰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