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妈的闲言碎语

过普通人的普通生活,力争不做乏味、油腻的中年女人
博文
来自南部非洲的珍妮特·巴纳纳,于1983年8月15日,同她当总统的丈夫卡南·巴纳纳从津巴布韦来到中国首都北京。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穿上新式服装以后接待的第一批贵宾。珍妮特·巴纳纳由李先念的夫人林佳楣陪同,站在人民大会东门台阶下,观赏这支军容整齐、英姿飒爽的仪仗队。李先念主席陪同总统卡南·巴纳纳检阅中断了17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08 06:39:55)
1979年7月27日,中国对外友协会长王炳南、副会长罗士高邀请尼日利亚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阿金耶米率领的代表团同中国专家一起研究非洲形势。尼日利亚代表团中的博士阿加卡谈了他对非洲形势的看法。当时在场的只有我一个记者,许多内容无法报道。但客人的讲话让我们了解了1979年时的非洲情况。当时非洲的政治形势受到影响,其中最重要的是经济依附于发展中国家,存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08 06:39:27)
1991年9月6日,国家主席杨尚昆会见了马来西亚最高元首沙阿。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杨尚昆说:你这次把家属都带来了,我很高兴,真是像走亲戚一样。这种关系比国家领导人之间的关系更有意义,我非常高兴。最近天气比平常热些,希望这次对中国的访问能顺利并取得成功,能愉快地完成这次访问。中国遭受水灾,范围比较大,受灾区域比较广,受灾中间我们得到陛下亲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91年8月19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钱其琛同埃及副总理加利举行会谈。他们就中东地区形势的最新发展,建立国际政治新秩序以及加强联合国作用等问题广泛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布特罗斯·加利1922年出生于书香门第,1977年担任副总理以前,担任外交国务部长15年,主管法律、政治、经济事务。加利学识渊博,精通阿拉伯语、法语和英语,著作100多本。用加利的话说,他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8 06:38:12)
密克尼西亚1986年才宣布独立。1989年9月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六四北京风波以后,许多国家制裁中国。1990年11月3日,国家主席杨尚昆主持欢迎仪式,代表政府和人民对总统表示欢迎,希望同我国总理的会谈使两国关系有一个新的发展,希望访问取得好的结果,希望总统在北京过得愉快。杨尚昆说:密克尼西亚是个年轻的国家,独立以来贵国政府和人民在维护国家独立,发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英国统治香港150年。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这标志着英国殖民主义在世界上的结束。柯利达曾当过英国驻中国大使,后来到首相府做顾问,曾是英国与中国在香港问题上的暗中操盘手和传声筒。退休前到中国作告别访问。1992年5月12日,李鹏会见柯利达时对他在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就《关于香港新机场建设谅解备忘录》方面所做的积极努力表示赞赏。李鹏说:即使柯利达今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8 06:33:07)
1982年7月13日,黄华外长同缅甸外长吴漆兰会谈。1960年,吴漆兰曾经来过中国。黄华告诉吴漆兰,赵紫阳和邓小平准备见他。黄华说:很高兴在赵紫阳访问缅甸不久我们再次进行接触,就重大形势问题交换意见。过去经常有接触,交换意见。有些看法,双方都了解。最近,国际形势更加紧张,更加动荡,特别是亚洲地区,形势趋于紧张,也有好的发展,民柬联合政府的成立给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8 06:32:05)
日中经济协会最高顾问、经济团体联合会斋藤英四郎,日中经济协会会长河合良一率领的日中经济协会代表团于1986年9月25日,在北京受到几位领导人的接见。会长稻山嘉宽本来也要来访问,但腰扭了,很遗憾。这批客人主要由国务委员张劲夫接待。外汇用多了1986年9月25日,张劲夫向客人介绍了中国的经济,他说:目前,中国的经济情况,去年相当高,14%。总的是好的,但有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0 08:20:23)
我第一次采访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是1965年10月。当时,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陪同外宾去外地参观。西哈努克出生于1922年,他能文能武,多才多艺,聪明睿智,口才极好。他的夫人温文尔雅,漂亮大方,颇有个人魅力。那时,欢迎外宾的规格没有改革。机场安排5千群众,车队到建国门后,街道两边有夹道群众直通钓鱼台国宾馆,号称150万人,群众挥舞花束、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82年5月5日,邓小平会见国际奥委会前主席基拉宁勋爵和夫人。基拉宁是第三次来华。1937年到38年曾到上海、南京当记者,因揭露蒋介石政府,被驱逐出南京。1952年当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他为恢复中国在国际奥委会中的代表地位作了努力。在他支持下,国际奥委会顶住了来自台湾方面以及国际奥委会内部少数人的压力,以表决的方式通过了关于恢复中国的合法权利,名古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