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六 安徒生童话母亲的丹麦之行带给孩子们两样礼物:好吃的巧克力和好听的安徒生童话。巧克力是在苏联买的,在我们大吃一顿之后,父亲把巧克力藏起来,每天拿出几颗。他是这样说的:巧克力被小耗子偷去,这几粒是我用小木棍从耗子洞里掏出的。父亲每天都能掏出几颗巧克力,直到我发现了“耗子洞”。在我很小时候,母亲开始在床上讲故事。最早是“羊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 参加世界妇女大会母亲1953年随中国妇女代表团到丹麦参加世界妇女大会。代表团的团长是蔡畅,团员有张晓梅、陆璀、雷洁琼、白朗、瞿希贤。母亲在2000年的一篇回忆文章中这样写道:“一九五三年夏天,饶漱石夫人陆璀到编辑部来找我,要我随全国妇女代表团出国,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参加世界妇女大会。我没有出过国,当然很高兴。再说丹麦是童话家安徒生的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四 育才小学和天桥游乐场 1951年的国庆节,早上,我听说母亲要去天安门,死活要跟去,追到大门口,在街上打滚哭闹。母亲没办法只好带上我,从北长街走到南长街走到长安街走到三座门,过了几道岗,在观礼台下面停下了,带小孩是不能上观礼台的。于是我拉着母亲的手站在长安街边,站了几个小时,看完阅兵式和游行。那时候骑兵很多,一排排的马队,一排排闪亮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11-17 10:06:46)
前几天发了一篇《中国菜的精髓》,引起网友的兴趣。有评语云,博主懂得美食,看来只会吃,不会做。故而作此小文,亮一亮做菜的本事。 上世纪50年代初——那是60多年以前了,北京“二流堂”的艺术家经常在周末聚歺,当然是挑北京城最好的馆子。前文说到的位于菜市口的“谭家菜”,是众口一辞的好地方,价钱也是最贵的,每客10元(旧币十万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7-11-16 12:06:30)
出三峡(1986)西陵峡尾楚天头,险水轻驰入夜舟。难借梦魂寻玉影,但敲诗眼化乡愁。无为客子才将尽,何苦颦儿恨未休!幸是归程星月好,苍山起落大江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 进北京 我家刚到北京的时候,临时住在西长安街的石碑胡同,对面即为中南海新华门。我们住的房子是招待所,后来成了全国总工会的办公楼。住在我们隔壁的是摄影家石少华,父亲叫他“石麻子”,当然是背后叫的。 当年的北京城是个什么样子呢?还是看父亲的诗: 黄瓦天安门,红墙迎几层。微云衔落日,飞絮暖春城。深衢千棵树,长街十里灯。京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二 进上海丢手榴弹的事情不久,我上了幼儿园。父亲的警卫员送我去华东局幼儿园,不在济南在威海。在整个解放战争中,胶东一带始终由共产党控制,国民党没有进去。父亲叫警卫员在威海陪我一个星期再回来。我到了陌生地方,很不习惯,天天找警卫员叔叔,记得叔叔和我一起打秋千的情景,院子里有一架很高的秋千,我们飞到天上。一个星期后,叔叔突然不见了。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11-12 17:49:02)
多伦多拜访紫瑛妹感怀 香汗挥厨下, 忽闻远客临。 庭花含露笑, 浦水对窗吟。 美北秋天树, 加东日暮云。 难得一盏酒, 万里访知音。 其二 加国枫叶忆, 最忆紫瑛家。 檐底知心月, 庭前解语花。 归鱼穿罅隙, 巡鹿跳枝桠。 难耐诗虫咬, 吟哦到海涯。 注:距紫瑛家300米的树林中有北美驯鹿、三文鱼、水獭和狼,啧啧称奇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11-11 15:35:52)
我小的时候生活在北京,父亲经常带我参加艺术家圈子的聚会,那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艺术家圈子,名曰“二流堂”,成员有夏衍、唐瑜、叶浅予、张仃、丁聪、吴祖光、新凤霞、盛家伦、宋之的、戴浩。50年代也有一所大房子,就是东单的“栖凤楼”,吴祖光夫妇、盛家伦、戴浩都住在这里,这是名副其实的艺术沙龙。一帮子艺术家每个星期都有聚会,或到名馆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一 战争年代  在我三岁的时候,第一次有了关于父亲和母亲的记忆,那一年是1948年。 1948年是国内战争转折的一年,陈毅将军的华东野战军攻克济南,活捉王耀武,我便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大城市。依照哥伦比亚大学唐德刚教授的说法,自1840年至2040年的200年间,是中国社会大动荡大变革的200年。在这200年中发生过许多次战争,有中国和列强之间的战争,也有国内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