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0-23 14:22:51)
《河传》大峡谷 创元世纪, 会天倾地裂, 方舟曾系。 曲水秃鹰, 血色荒原无际。 万寻崖, 红到底。 轻鞍射虎千般技, 牛仔当年, 涧壑狼烟起。 石壁枕霞, 羌笛悠悠遥递。 送苍凉, 空泣涕。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十二章上午十点,陆远征叫司机把车开到炮崖机场,他来接从北京飞来的段干玉翎。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机场得名于对面的炮崖,对于蓝屿这个风光秀丽的旅游城市来说,“炮崖”显得过于威武了。这个名字来源于19世纪末大清帝国的国防工程,那时候北洋水师在蓝屿修建了军港和水师营,炮崖即是保卫军港的岸炮阵地。这里不但是19世纪末中日战争的战场,也是2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9 16:42:35)
《鹧鸪天》黄石公园 相约高原日落迟, 难寻老友见瑶池。 牛头瀑湍花垂雨, 姆指泉喷玉挂枝。 天缈缈,草离离, 鹰山路险怕熊罴。 归来痴客湖边立, 对月衔杯醉赋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十一章段干玉翎将要来蓝屿的消息,陆远征已经听到几个朋友告诉他,包括代理市长项凯来。最后,段干玉翎终于打来电话,是她与衣兰儿在的“谭家菜”菜馆吃过晚饭之后。陆远征上次见玉翎是三年前,她从美国回来,为伯母送葬。他每次见到她,他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然后是幸福的颤栗;她每次出现,都会是惊鸿一现,落下无数羽毛的碎片。这就是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踏莎行》尼亚加拉瀑布 网上佳人,心中白鹤, 相思梦久终成约。 且行且近叹妖娆, 天颜忽现惊心魄。 恨満秋湖,娇凝石壑, 冰山乍裂寒江落。 一溪烟水断虹明, 雁声叫彻芦花泊。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0 17:00:48)
第二十章正当焦头烂额之时,陆远征接到一封电报,华子衿从北京发来的:“乃迪病危速去鞑甸 子衿”。这是怎么回事?陆远征和华子衿毕业后没有见过面,只是通信来往。清华的学生有一半是分配到大城市的,而北大和北师大的学生,那些学文科的,统统到农村。说来也巧,华子衿与女友蒋乃迪分配到陆远征同一个省——黑山省北部的鞑甸县,在农村中学教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07 20:02:07)
《临江仙》大堡礁 昔有谪仙吟天姥, 今朝驾鹤瀛洲。 珠倾千里玉成畴。 潮头玫瑰圃,水底海棠沟。 自在流莺歌里醉, 绿龟翻下沙丘。 琼枝诱我弃兰舟。 何来云外月, 偷眼笑风流。 附记:大堡礁在澳大利亚东北部的太平洋中,数千珊瑚岛礁随波隠现,五彩斑斓, 绵延千余公里,为世界奇观。儒艮和绿海龟是特有的海洋动物。此地海水极洁净, 盖因澳洲数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九章1970年初春,陆远征、姜东望等16人从北京乘火车到蓝屿,到蓝屿钢铁公司革命委员会人事处报到。第二天,12人到大孤山铁矿工地劳动,其中有陆远征;四人到机修总厂劳动,其中有姜东望。陆远征离开北京不久,段干玉翎到了母亲和哥哥去的地方——甘肃陇西,而她的伯父段干钺关在秦城监狱里,伯母沈南溪在白洋淀乡下。在陆远征的想象中,陇西是中国西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05 18:08:14)
《青玉案》新西兰南岛 基督城外天堂水, 漫寻觅,春滋味。 万里怡情应不悔。 黄莺啄羽, 黑鲸摆尾, 绿浪和人醉。 羊群远似白云垒, 环岛轻驰踏珠翠。 库克冰川从天坠。 去时回望, 太平洋里, 一滴仙人泪。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十八章老褚夫妇把茶社交给侄子看管,领陆远征回家。老褚的家就在高塘街,两分钟到了。房子真是不错,六层楼的三楼,两大间90平方米,修建公司新建的职工住宅。老褚家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一应俱全,墙上有几样带有女性色彩的饰品:一张色彩鲜艳的蜡染布,上面是一个挑担的妖冶的少数族女子;几支插在花瓶里的孔雀毛;一个眼睛大大的穿了乌克兰裙装的布娃娃。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