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四十五 敖汉旗1972年初,也就是“林彪事件”发生半年后,母亲和小妹妹离开李家营子,搬到敖汉县城。敖汉县城是个两万人口的小镇,大部分土坯房,红砖和青砖是好房子,最高两层楼。地处沙漠的边缘,树木很少,整个城镇一片灰暗,了无生机。纺线(胡考作于1946年)母亲的家也是一栋土坯房,也是一间半,比李家营子的房子略大些。这里不烧牛糞烧煤,相邻的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四十四 别离难1973年春天,青青从陇西到北京。凤凰飞来,我到北京,把她接到鞍山。这里是她将来要生活的城市,东北的工业重镇,祖国的钢都。这里有广袤的黑土地和美丽的千朵莲花山。这里是排名全国第19位的百万人口城市。青青在鞍山度过愉快的一周,我们回到清华园最后的那些日子,那样的幸福甜蜜,对未来满怀憧憬。我的清华同学们热情接待这位小妹妹。只有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四十三 林彪事件在我到鞍山不久,也就是1970年5月,青青离开北京到甘肃去了。青青的母亲是北京东四医院的老护士,这一年,整个医院迁移至甘肃,分散在陇西、定西几个县。青青本来想随师大女附中到云南插队,被我阻止了。陇西亦是那样遥远,著名古战场,中国西部的边关,唐诗中多有提及。我从鞍山返回北京,为青青送行。这一回,我进了青青家门,见到青青妈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四十二 李家营子1970年3月,我到鞍钢建设公司报到,开始新的生活。清华16位同学,大部分分配到土建二公司的工人班组。我到木工班,参加齐大山矿选矿工程施工。我在工地呆了一个星期,干了三天活儿,下了三天雨,公司“政工组”便调我到机关。原来他们在档案中看到我“清华大学大批判组”的履历。很快,我成为二公司的“笔杆子”。总公司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四十一 《梨花恨事》离开北京,我到唐山看望父亲—四年没有和父亲见面了。父亲在唐山郊区一个叫古冶的地方,仍是被监督劳动。两年前,父亲的劳动是拉糞车和掏大糞。一次,父亲拉一辆两千斤重的糞车,上坡时跌倒,致使胃大出血,险些丧命。还有一次,父亲晚上坐在床上抽烟,不慎失火。那是一个大屋子,住几十个“牛鬼蛇神”。众人扑灭火,可是父亲的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四十 毕业1969年12月,工宣队宣布,在校的最后两届学生将于1970年3月毕业。在全国众多高等学校中,只有清华、北大两个学校的学生提前毕业,算是享受了特殊待遇。一天,雪后天晴,几个同学即兴赋诗,我和吴硕贤取《贺新郎》词牌,我的一首是这样的:霞染一天晓。乍推门、燕山已白,蛇飞龙蹈。却为多情壮行色,送我风容雪貌。漫天里,松林惊啸。素练红缨初晴日,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三十九 “梁效”写作班子1968年7月27日,北京数万工人开进清华园,包围两派总部和所有武斗据点。第二天凌晨,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接见蒯大富等五大学生领袖,说,“现在是轮到你们革命小将犯错误的时候了。”至此,“红卫兵运动”宣告结束,全国所有高等学校由“工宣队”接管。清华“工宣队”负责人并不是工厂里的工人或者干部,而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三十八 “蒯司令”1967年夏天,八一学校举办“摧毁‘联动’展览会”,清华足球队的几个人参与展览会工作,展览会有来自师大女附中、女二中、女十二中的中学生讲解员。年轻的大学生都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血气方刚,对异性充满渴望。我们带女孩子到颐和园玩,到清华园玩,给她们拍照。只有师大女附中的女孩儿有气质,有一个女孩叫田青青,只1[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三十七 提审周扬从大连回到北京,工程物理系的丁正明约我参加批判“文艺黑线”的写作班子,这个写作班子由几所高校学生组成,地点在中央音乐学院。写作班子分成几个小组,各有选题,出版一本批判“文艺黑线”和权威人物的书,这本书由“中央文革小组”审定。我的小组选题是“茅盾”。文艺界知识界的所有权威都在被批判之列,毛泽东的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三十六 大串联8月18日,毛主席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红卫兵”,林副主席发表讲话,将“造神运动”推向高峰。此后,毛主席多次接见学生,而北京的学生走向全国。八月底,我和建零班六七个同学离开北京,参加“大串联”,第一站到哈尔滨。短短两个月时间,政治局势和我们的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每一个大学生激情澎湃,对文化大革命充满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