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10-12 03:40:16)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8115/60226.html下一个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同样题目的小文。最近又增加了一些阅读,有了一些新的感想,于是旧瓶装新酒,以同样的题目再写一篇。
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Kant,1724-1804)是启蒙时代著名的德国哲学家,德国古典哲学创始人。他有一部一般读者看来十分乏味的《康德哲学书信集》。在这本乏味的书里却有一个难得的亮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网络图片 其实我并不喜欢用“亲爱的”来称呼你,现在这个很美好的词语已经被泛化了,用在很多人,甚至陌生人之间,那么也就不能表达心里真正的亲密感,还能有什么价值呢? 而我却愿意是用大名来称呼你的,就像你在电话里大声喊着我的名字一样,有那么一种久违的亲密感,只有你这样叫我,,,而我的名字就这样属于你。 我们之前说过那么多的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突然之间就觉得天空黑了下来。 也不过是仲秋,就有些暮气沉沉了,气温也是徘徊在初秋与深秋之间,冷热不定,早晚要穿上厚外套而中午的时候太阳温暖干燥,像夏末一样。 屋子外面的粉色玫瑰还零零星星开着,似乎它们更喜欢早晚里湿润和略带寒冷的空气,没有了太阳的焦灼,它们开放的会更加长久一些。 可是眼下更多的是粉色和白色交织在一起的海葵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图片/网络奥地利画家CHRISTIANSCHLOE 我想了,我不能让你为难,更不能把你累死。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要互相包容互相尊重互相忍让,否则你难过了,你累了,我也很难过。可是我宁愿自己难过也不愿意你难过,着是不是很矛盾呢? 也许我的奢望是完美理想的,而现实生活的本质就平淡。我必须要接受平淡。 但是我想说,你未必看见过真正的你,今天我在这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的厨房落地窗外就对着这样一棵树。很多年了,直到今天才知道它的名字,中文叫做唐栗,很可惜后来我在百度上怎么都找不到这样一个树名,也因为英文拼写记丢了一个字母,怎么也找不到了。 春天来了,它就开出如照片里的一树细碎的小白花,春退夏至的时候,细小的枝叶也会摇出一片清凉,总忘不了秋天,几乎一天一个色泽,左半边从淡黄到金黄色,再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图片/网络奥地利画家CHRISTIANSCHLOE 好像能够收到你的只字片语是一种奢望。 我慢慢地失望了,像一个溺水的人,慢慢地窒息,又像一棵水草静静地在没有回音的水底下慢慢摇摆慢慢腐烂。 生命也许本应如此,是我太奢望。 这世间遇到一个可以相呼应的灵魂是多么难,多么难的事情。我以为我遇到了,可是我的呼唤你听不到。。。。因为你不愿意听到。。。 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02 14:20:06)

今天下午去捡了些核桃,就那么随意在草地里捡了捡,没有几分钟的功夫小篮子就满了,我也就乐呵呵地抱回了家。这张照片是摆拍的,因为,虽然在树下散落着很多的核桃,但在草丛里并不显眼,只有仔细看才能看见密密麻麻,所以把捡到的堆了一小堆拍了一张照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你说,好好看哦,一定很好吃,对吗? 哈,我在逗逗你,这是去年烤的月饼呢,我在咯咯的笑。。。 你又说,哈喇子流下来啦。。。。 说真的,很好吃,是我喜欢的红豆馅,豆馅也是自己用粒粒红豆熬煮以后加了冰糖猪油做成的,很是香糯可口。 中秋很应景的大闸蟹 那天我和几个女友团购了十几只大闸蟹,之后分得一个大纸箱,被我捧在双手上,里面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早上起床看见窗外白色的雾气还未散尽,轻盈的缠绕在初秋高高矮矮的树丛里,漂浮在屋顶青色的瓦片上。 而园子里的花草都是湿漉漉的,色泽明亮。毕竟是初秋了,有些植物的叶子们也开始出现衰颓败落的迹象,绿色变得更深沉更浓郁,它们的边缘因着阳光的烁焯呈现出焦黄曲卷,看起来似乎也有些病恹恹无精打采。 再努力等待一段时间就好,如果有连续几天的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8 14:20:33)

很久没有和自己说话了,很久。。。 我愿意写写心里的声音,因为我的心也是要说话的。 自己一个人去散步的时候,独独喜欢没人的森林小路,那时候心是安静的,耳朵是敏捷的,眼睛也是锐利的,那些花开花落,虫鸣鸟吟,秋叶飘零,种籽爆裂,雪花落地。。。。那些细微的噼噼啪啪的声音听起来美妙而动听。 很多时候鸟儿们也会在树梢上丢下一小段树枝,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