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门奇石

职业: 外科医生 业余爱好: 旅游, 文学, 京剧, 工作之余喜欢写些怀旧散文, 随笔
博文
(2018-11-17 06:00:48)
“鳏夫屋顶炊煙少,寡妇门前是非多”,这“鳏”字现今有些年轻人不一定读得出,我却在很小的时候就认得这个字了,因为我家那位排行七公公的就是一个鳏夫。说实在的,在旧社会象我们这样大户人家的男人娶个三妻四妾的也不算稀奇,而象这位七公公从年轻时到成了白胡子老头始终孤家寡人一个倒也成了家族中的另类了。这七公公在我很小年纪时就巳去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东风当自嗟。”这是欧阳修在他的一首“明妃曲”中说的。其实自古薄命的女子也并非都是红颜,但红颜也许更令人同情,再加那些骚人墨客的着意喧染就更令红颜薄命似乎成了定论;而文学作品中着意刻画的那些命蹇运乖美貌女子更能赚得读者一掬同情的泪水。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釵正册付册及又付册中那些个“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当柳絮在和煦的春风中飞舞,当夏日的艳阳照得低垂的柳枝儿闪闪发亮,当柳条儿在瑟瑟的秋风中摇曳,当隆冬的冰雪把杨柳枝雕琢成玉树琼枝,我的脑海里就会掠过儿时的回忆,那小河边的杨柳,那三间茅草屋和爬满了紫红色牵牛花和挂满了丝瓜的篱笆,还有园子里那棵枝叶繁茂的老梅树。透过那垂垂的柳条,一个慈详的老妇人,嘻开了那张瘪嘴,搀着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8-10-26 18:03:12)
家中上上下下和所有的亲戚都叫她杏妹,家里的四个小孩叫她奶妈,虽然她从未给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喂过奶。杏妹是小二婆婆的陪嫁丫头,在我的印象中,杏妹长得人高马大,黑黑的脸,眼睛小小的,一点也不好看,说起话来也是高声硬气,我们见了她都有些怕。不过杏妹人虽长得粗气,却做得一手好刺绣,她绣的花卉和飞禽走兽栩栩如生,远近都闻名。与杏妹相反,小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0-19 07:41:27)
现在巳经开放生育两胎了,回想当年执行计划生育中的点点滴滴,着实令人感慨系之。我们这一代人,家中姐妹兄弟都比较多,我家是姐妹兄弟五人,我叔叔家是八个,当年还有报上报导生了十个子女的母亲英雄。对于中国如此高的生育率,有识之士早就提出要节制生育的意见,其中以马寅初提出的“新人口论”为代表。哪知这本是很明智的建议却被冠以“反动的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10-12 14:49:11)
若是把长姐若母这句话放在我大姐身上,那绝对再恰当不过了。我家姐妹兄弟五人,大姐是家中第一个女儿,我父亲又是长子,祖父祖母都是单传,所以大姐这个长房长孙女的出生被家人所重视那是不言而喻的。大姐从小活泼可爱,六岁时被母亲当教师的姑母接到苏州去上小学,放假回来时穿了白衬衫黑裙子的校服,一口苏白更是令家族中人爱如掌上明珠。解放那年,我大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大凤是三婶的闺名,我的长辈实在太多,好多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三婶却是个例外,因为上上下下都叫她大凤,连丫环仆妇也不叫她奶奶,而是直呼其名,这其中有个缘故,说来就话长了。这大凤的父亲杨xx在我们那儿也算是个人物,他原来在国民党部队当过兵,后来从军队里开小差,以抗日的名义拉起了百十人的队伍,自封为司令。他这队伍虽名曰游击队,也与日本人交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又到了农历岁末,噼噼啪啪的爆竹声报告着天增日月人增寿。伴随着爆竹声声的还有那摇曳的烛光,那大红大红的红蜡烛,烛泪随着飘忽不定的火光流到了烛台上。童年时代,因为伴着烛光和爆竹的是有新衣穿,又有好吃的东西,还有随你怎么顽皮新年里也没有人骂你,所以小时候特别盼过年。长大后,看着流泪的红蜡烛,常会想起李商隐的“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9-28 09:40:54)
“鳏夫屋顶炊煙少,寡妇门前是非多”,这“鳏”字现今有些年轻人不一定读得出,我却在很小的时候就认得这个字了,因为我家那位排行七公公的就是一个鳏夫。说实在的,在旧社会象我们这样大户人家的男人娶个三妻四妾的也不算稀奇,而象这位七公公从年轻时到成了白胡子老头始终孤家寡人一个倒也成了家族中的另类了。这七公公在我很小年纪时就巳去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院子里的紫薇己经开花了,那小小的紫色花朵,虽不似国色天香的牡丹那样雍容华贵,也无芍药那么的娇艳,在姹紫嫣红的百花园中它也根本排不上号,不过我倒很喜爱紫薇,这百花园中的小家碧玉,它还与我童年时的一个小伙伴有关。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紫薇,虽说她比我还小一岁,但我得称她姑姑。紫薇也不是她的大名,按我们家的规矩,她的名字中间一个字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