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榨时光

我思。我写。我在。
博文
(2019-03-19 11:18:48)

一、Roly 七岁的女儿从后院抓来一只潮虫,宣称是她的宠物。 这个宠物,在我看来是惨绝人寰地丑:浑身一节节黑色鳞甲,头上两根须,肚皮上一堆脚,动辄缩成个球。别说实物,看照片都膈应。 它叫RolyPoly,你可以喊它RP。女儿把那丑家伙放在一只手的掌心,另一只手爱怜地抚摸。 我感觉就算穿越到二十年后,面对这么丑的一个女婿,我也不能感到更惊悚。 RP[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17 08:33:08)
那个黄昏,天空飘着小雨,我在车里坐着,等女儿下唱歌课,边等边自娱自乐地哼:我愿做一只小羊,守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小羊……羊……羊肉……涮羊肉。虽然没照镜子,我也觉出了自己眼神的变化,从柔情万种,到饿狼之光。舌根下汩汩冒出口水,证实了高尚和猥琐,只有一念之隔。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3-14 14:56:50)
深夜,日落海滩,七顶帐篷在风雨中飘摇,厚厚的睡袋也抵御不了寒气,儿子在睡袋里瑟瑟发抖。不远处,海在怒吼,雨点疯狂拍打帐篷,也敲击耳鼓。正不成眠,啪的一声,一滴水从帐篷顶落下,打在脸上,接着又一滴,再一滴。起身如厕,一出帐篷,豆大的雨点便劈面飞来。没打伞,踏上湿漉漉的鞋子,穿上午后便已淋湿的外套,就着头灯光,在草地上深一脚浅一脚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1 17:17:51)

对我而言,静坐已是一种生活方式,和吃饭,喝水,呼吸一样,是活着的必需。 必需到什么地步呢?带女儿去上钢琴课。一进门,我就放下背包,径直走向窗前,在离墙不远处盘腿坐下,而老师见怪不怪地开始上课。我的两手轻轻搭在膝头,后背挺直,闭眼,在琴声叮咚的河流里,长长地呼吸,深呼吸。如果老师不对我说话,我可以一直那么坐着,直到45分钟结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3-07 11:59:03)
朱光潜在《谈美》一书中,写过这样两段话:阿尔卑斯山谷中有一条大汽车路,两旁景物极美,路上插着一个标语牌劝告游人说:“慢慢走,欣赏啊!”许多人在这车如流水马如龙的世界过活,恰如在阿尔卑斯山谷中乘汽车兜风,匆匆忙忙地急驰而过,无暇一回首流连风景,于是这丰富华丽的世界便成为一个了无趣的囚牢。这是一件多么惋惜的事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04 06:47:36)

敲完这个标题,下意识地扫了眼笔记本右下角的时间,显示是:3:38Am,3/4/2019。 万籁俱寂,唯有时钟,在我书桌上方的墙上滴答,滴答,清晰而寂寥,深情而冷漠,摧枯拉朽,水滴石穿地走,是这一刻,我心跳唯一的陪伴,隔着我的血肉之躯发生共鸣。 而在此之前,我在床上已辗转良久,满脑子那张照片,照片上“海枯石烂”四个字,直到电光石火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02 07:22:18)
最近,我特颓废。颓废到什么地步呢?吃完饭,一改劳动人民本色,不先收拾桌子,病怏怏往沙发上一歪,披头散发缩成个球(谢天谢地,留了二十年的短发终于蓄起来了,长及肩膀,目前来看,功用就是为了增强颓废的表现力。)。一身不合体的灰色花睡衣,袖子和裤腿都太长,又过肥,穿起来像卓别林裹着大号西装。这是我那亲爱的邻居好友有次逛Costco,强烈要求帮我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2-17 06:35:46)
清唱:月亮之歌by鲜榨时光(纪念对越自卫反击战40周年) 口琴曲:血染的风采by鲜榨时光(纪念对越自卫反击战40周年) 早起,收到老同学在《揭开快乐的假面》下的留言:难得你有这么大的勇气和诚实去面对内心深处的东西。 想了想,坐下来,聊聊关于这句话。 我们知道,是人就有自尊心和虚荣心。自尊心是希望别人不把你看成低于你的样子,虚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口琴曲:希望(《大长今》主题曲)by鲜榨时光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15 07:39:58)

暴风雨
一夜雨浓风骤。夜半醒来,听到“砰”一声巨响,什么东西重重砸在了房顶上。我知道,是棕榈叶。邻家前院有两棵巨大的棕榈树,晴天是风景,刮风下雨就成了威胁。一片叶子有近一人高,上端是枯干的蒲扇,下端是棕黄叶柄,两侧长着粗硬的尖刺,在狂风中摇着摇着,就脱离了母体,以抛物线的姿态从十多米高处摔下来,大都砸在我家屋顶,有时是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