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榨时光

我思。我写。我在。
博文
(2018-11-30 14:42:00)
车子驶上一条私家车道时,我就知道,这家旅馆,一定不同于旅馆区的任何一家。在椰子树的婆娑倒影中行至一座威武的大铁门前。门卫询问,放行,又是一段私家路,终于来到旅馆门外。车钱不劳我们费心,服务生只看了眼我们的预约单号,就自行向车主付了几百比索,然后庄严伸手:请进! 进门的瞬间我有些错愕,为这旅馆之大。光是大厅,面积就几乎能跑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17 09:49:00)
北美的星空,一向是明净的,就像最纯净的心,通透,旷远。静穆的深蓝,银白的星辰,偶尔一颗流星滑过,无声无息。 每个夜晚,我都会遥望夜空,感受那静谧的力量,一点点注入心间。一直觉得,星空是种治愈。人生在世,十之八九是劳苦愁烦,但只要望望星空,就会心中一亮,释然。因为星空是永恒的。不管尘世多少悲欢离合,多少沧海桑田,它始终在那里,不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9-03 08:30:10)
奶奶过世十八年了。她走时我在日本,家人怕我伤心,一直瞒着,直到两千年五月我去上海旅行,才在街头电话亭里听说了噩耗。那时她已下葬六个月了。 对于奶奶的故去,我并不意外。出国前几年她就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当时我还在上大学,偶尔回家,我家还和爷爷奶奶及老叔家同住一栋小楼。每次回去,奶奶都坐在一楼那张花梨木的沙发上,穿件斜襟蓝大褂,雕塑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7-30 08:44:36)
他在牢里,一呆就是八年。这八年他一直被关在一间破旧的小屋。小屋只有一扇小小的窗,说是窗,其实也就是个洞,不比他的头大多少,并且开得很高,他只能仰头朝外望,望见的也只是巴掌大一片天。八年来他从这洞口熟悉了各种蓝,从沧海之蓝,到若有若无的淡蓝,到掺进了橘黄深紫玫瑰红的蓝,他谙熟到能说出各种颜色的比例。偶尔,洞口也会有小鸟掠过,有时是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7 07:29:51)
冬日里某个飘雨的黄昏,忽然兴起,一个人外出走走。其时雨不大,是那种沾衣欲湿杏花雨,毛茸茸。小区里湿漉漉,积水的路面和房顶泛着白光,在灰黄的暮色中一闪一闪。周遭很静,鲜有车过,更乏行人,只有我踩在厚厚的、被雨洗濯得色泽明丽的泡桐叶上的足音,和偶尔一两声鸟啼。空气清冽得有如年少时光,有种叫人自失的明澈和鲜美。我就两手插兜,慢慢走,脑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26 10:29:20)
黄昏时分,她在他的墓前。她用指尖轻抚碑上他的名字,像轻抚他的脸。那是块崭新的墓碑,大理石做的。他的名字是黑色楷书,一笔一划都透着刚劲,如他的人。地上躺着一束勿忘我,和一兜山核桃。他生前最爱吃核桃。她就一言不发守着他的坟墓,已有四个钟点。第七天。从他出事起,她没掉过一滴泪,一滴都没有。他们共同的朋友握着她的手,哭得稀里哗啦,好像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5 11:58:14)
姐从前以为姜是老的辣,现在发现嫩姜也非善茬儿。你这蔫不出溜的竟然还四两拨千斤,把个条件好自己一百倍的男人给钓上了。行,姐服你!看来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浪!老姜叹。什么呀,人特纯洁!每天就聊点儿阳春白雪的话题!得了吧,当你姐是瞎子,瞧不见你那满屏红嘴唇儿?小姜红了脸。那就是个表情嘛,人卢卡绅士着呢!绅士就是个joke!上床试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4 10:24:11)
音乐停止很久了,我还在瑜伽垫上躺着。青色胶垫,横在红砖砌成的壁炉下。壁炉前一幅加州罂粟的油画。脚正对着落地玻璃窗。窗外,明晃晃的盛夏艳阳,照得篱上爬藤耀眼地绿,满藤白花泛着朦胧的光。篱笆根下,黄的,粉的,紫的,一丛丛夏花灿然挺立。没有风。对面院子伸来的少年般的新绿放射着青春的光芒。鸟鸣嘀嗒,来自暑热的深处,是猩红画卷上一抹清凉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13 06:25:25)
人生而不平等,首先就体现在妈上。有的妈温柔贤良,有的妈美貌修长,有的妈能歌善舞,有的妈擅写文章……我妈一条不占。她老人家,属虎,性情也跟虎有一拼,年轻时家贫,脾气大,动辄河东狮吼,吼都不解气时,就对着我和我弟抡笤帚助兴。话说,我们姐弟俩至今情比金坚,就是年少时一起挨揍的产物。难姐难弟,说的就是母恩(读men,三声。)。

但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12 07:35:12)
所谓缘分,在我看来就是于漫长的时光里两两盲目地存在着,各自浮沉,悲喜,然后在命定的时分,各被命运之手牵引至相逢的地点,初次会面却又似已相识多年。 我对使命峰(Mission)的感觉,正是如此。 这座山一直在那儿,如雷贯耳了十八年,从我家开车前往不过三十迈,而我竟从未造访。硅谷周边有无数座小山丘,无数条远足路线,多年来几乎全踏遍了,却唯独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