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榨时光

我思。我写。我在。
博文
(2017-09-25 15:43:53)
他走了。她大病一场,僵卧数天。数天里她几乎不吃不喝,饿极了就以清水饼干果腹,有了力气好继续流泪。她想不到自己眼泪竟这样多,仿佛念青唐古拉山下的泉水,日夜喷涌也无枯干之时。她的灵魂仿佛都稀释在那泪泉里,汇聚成河,滚滚东去。她绝望地思念他,在白天,在黑夜,没完没了想象他的样子。她的思维成了一支画笔,一笔笔勾勒他的轮廓:他的眼睛,他的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4 07:43:56)
妈妈,对不起,我让你心痛了。你以为盼来的是幸福,却没料到是噩梦,并且是一做16年的噩梦:你的儿子是个自闭儿。 在发现我的病状前,你曾是多么快乐的妈妈。你抱着我,一首接一首为我唱歌。你的歌声如风铃,带着午后阳光的温度。你一遍又一遍亲我,像鸭绒拂过我的脸。你的笑容仿佛秋苹果,散发甜香。你的手像微风,一阵阵掠过我身躯。在第一次听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3 08:09:52)
常常想起故乡,那个美丽的、无处不飞尘却又确乎一尘不染的北方小山村。 从县城搭车,晃晃荡荡一个多钟头,只抵达村口,下了车还要徒步几里山路。弯弯的黄土路无声无息爬入大山深处,空气愈发透明,白杨树夹道默立,灰白树干上长满凝视的眼睛。沿途到处盛开着紫色花瓣鹅黄花蕊的小野花,偶尔还可见向日葵,细长的茎子托着一大朵金黄耀目的花冠,几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17-09-22 07:44:48)
熙熙攘攘的街市上,一个女人匆匆走着。她约摸四十五岁上下,面色暗黄,却无一丝一毫妆容,显出她对自身的漠视,或也许是某种深层的自信,那种生活有所寄托有所皈依,不再靠容颜打造的自信。因外出多时,她头发有些乱,毛毛地蓬起来,像刚走过微雨。衣服很简朴,一望而知是淘宝货。肩上一个大号帆布包,原本是深棕的,不知洗过多少遍,颜色已颇淡薄,像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9-20 15:11:27)
天刚亮,五奶奶就起来了,在搪瓷盆里洗过脸,拿把桃木梳子,仔细梳头。那梳子已有几十年春秋,通体油亮,刻字都已磨光,还断了两根齿。梳完头,她照例把它放回红漆板柜上的黑色首饰匣内。匣里并无几样东西,玉簪,玉镯,银戒指,银耳环,各一两副,就是她一辈子的收藏了。此外便是这柄木梳,放在匣中一个专门抽屉里。每次梳头,五奶奶都要先开匣子,再开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9 14:27:33)
这首歌,我已找寻三年。三年前我在一个shoppingmall里购物。封闭的建筑,左右两旁都是店铺群。头顶镶着巨大的天窗,午后阳光如橙汁洒落,将路过者从头到脚镶上金边。那是weekday的下午,人不多,空气温暖恬静,人的听觉因无的放矢而格外犀利。 就在这粘稠的静谧里,我隐隐听到了它,是从远处一个店铺传来。待我走近,已至尾声,但副歌的旋律还是以难以形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8 16:37:28)
那个午后,当我匆匆走过洒满阳光的小镇街头,我满心里翻滚着两个字:情调。 情调这词一贯是被滥用的。一顿晚饭点根蜡烛,就是情调了;餐厅里摆台钢琴,有人弹奏,就是情调了;在星巴克里边喝咖啡边读书,就是情调了。其实面对真正的情调时你才会发觉,情调一词,恰如爱字,不该随随便便说出口。 那个小镇,通体是情调的化身。 沿着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9-17 09:06:34)
我人生的头几年是在奶奶家渡过的。当时父亲在辽宁从军,母亲也陪伴左右,我和弟弟就留守在奶奶家,直至学龄。那是个青山绿水的小村庄。天空碧蓝,白云悠悠,层峦叠嶂,溪涧奔流。狗吠深巷里,鸡鸣桑树颠。采菊东篱下,悠然可见东西南北山。日子很清苦,很贫寒。大人都务农,忙得要命,我和弟弟就自得其乐,自生自灭。因为淘气,我曾掉进井里,差点儿淹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9-16 16:04:14)
他跌跌撞撞地走出医院,眼神空洞,面如大理石,两条胳膊软塌塌垂在身畔,仿佛一具行尸。 因为是从医院出来,路人很容易猜他患了绝症,来日无多。实际情况却更糟:他正一点点变成石头。 听来像个玩笑,但却是实情:他在一点点变成石头。变异是从左脚大脚趾开始的。起初有一点僵,过些日子就变了色,甚至出现了纹理,看起来像花岗岩,摸着硬邦邦。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5 15:22:56)
早起收到你两条消息,分别是:“我失恋了,很想离开这个世界”,和“很喜欢你的(•???•??)嘤嘤嘤~文章”。 登时血液逆流,汗毛倒竖,坐下噼里啪啦给你回复,回完才注意到你发消息的次序,先是不想活,而后是喜我文,还用了萌萌的表情萌萌的象声词,这才松口气——都不想活了还在喜欢文章,离死还远得很。 但还是想跟你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