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

他乡好是好,故园忘不了。说着异乡话,想着爹妈家。
博文
要登多高才能看到未来? 要走多远才能找到立足之地? 要有几双手才能养活妻儿? 要流多少汗才能买个墓地葬父母? 要用多少年沧海才能变桑田? 要下多大的雪才能有丰收的一年? 要弯断多少条腰才能捡到口粮? 要有多大的肚量吞下受委屈的泪水? 要穿多少件衣服才能挡住心寒? 要付出怎样的热情才能得到温暖? 要踏破几双铁鞋才能找到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8-06 01:10:44)

南美洲国家巴西、巴拉圭和巴利伐亚(Bolivia)的交界处,有个原始森林,面积大约相当于波兰的国土面积。土人称之为绿色地狱,是因为在这片无边无际的绿色掩盖之下,环境非常恶劣。毒蛇猛兽出没,夏季酷热难当,冬季最低气温零度左右。大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就有德国人为逃避战火,陆续移居在此。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更多居住在苏联和加拿大的德国人迁至此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29 16:12:30)
暑假时,三个少年男孩出门玩耍,经过路口老张的家。被他家的那条狼狗追赶,吓到了。当时老张不在家。三个男孩子平时就很讨厌老张家的狗,见到人影儿就死命的狂吠。跟老张讲也没用,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他的狗不咬人,男孩子们商量着要怎么报复那条狗。夏天日长夜短,三个男孩好不容易盼到天黑,凑巧的是老张不在家。两个男孩子溜到老张的后院栅栏外,惊动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7-22 01:22:43)
(故事纯属虚构。芭妮是个可爱的小兔子,吴妮是头忠厚的小野猪。) 芭妮和吴妮俩个结伴,一路往西旅行。紧走慢赶,饥一顿饱一顿。看看又是日落西山,倦鸟归巢。于是拣了处朝南的山坡上,紧挨着矮树灌木。吴妮侧身卧在草地上,芭妮背靠着吴妮柔软的大肚皮,两只小爪子垫在脑后,又细又长的右腿搭在左腿弓起的膝盖上,那只大脚舒服地翘起在鼻子前。 正是夏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几年前的一个平常的早晨,岳佳在家打开电脑,收到一个邮件。邮件是由总理办公室发出,邀请她于某年某月某日在温市某酒店,与本省前十名企业家一起,参加与总理的会谈,会议内容是关于本省的经济与国际贸易等等。 刚开始,岳佳以为是别人发错了邮件,或者是朋友在开她玩笑。从头到尾又看了几遍,她的心跳加速,自言自语道:"我的天,出大事了。"大约五分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7-07-13 14:21:45)
高中毕业了,李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将自己房间里的所有课本和文具等,都搬到楼下地库里。从幼儿园到高中十二年,然后四年大学,接下来工作到退休,人的一生三句话就讲完了。年轻轻的她想想都觉得累,厌烦。因此,李娜跟父母讲,她要休学一年。问她将来的打算,不知道。父母没办法,只好含糊地对李娜说,过了暑假再说吧。 李娜的爷爷将自己半新的小车送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两年前刚上高中十一年级的岳书亚,通过了汽车管理局(ICBC)笔试,拿到L牌驾驶证。我和丈夫岳汉非常高兴,当晚,全家坐在沙发上商议买车。 家里己有一辆车,但不是自动档。岳汉认为儿子刚学车,最好是用自动档的车,容易开。岳书亚也嫌他爹的车难学。我希望买自动档新车,不但有好几年保修,过几年老二和老三也要学车。岳汉要买二手车,他认为老大年轻,做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俩位老农夫一起进城,在江边看到正在建长江大桥。其中一位农夫说:"啧啧,这得花多少钱才能修成?"他的同伴尽自己的想象能力,估摸着开了大口:"恐怕要花万把块钱!"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约十五年前,从温哥华出发,一路往西至著名的滑雪胜地威斯特勒,要经过一段山路叫做"sea-to-sky",它是世界上最美的五大公路之一。当时的公路只有两条方向相反的车道,也就是往西去的车道,依靠山脚下,婉延曲折。对面的来车傍着海岸,转弯抹角。山道两边,山高仰头落帽,海阔深不见底。 那时刚二十多岁的岳佳,出身富裕家庭。生就女儿身,却有男子性格,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二0一五年某天晚上,岳书亚问我:"妈咪,学校有晚会,我能去吗?""什么时候?"我问他,"六月十日。离现在还有二个星期。""去吧""谢谢妈咪。不过要买票。""多少钱?""三十块现金,限期在明天交。""票价有点贵,不去不行吗?""最好去。因为是期末晚会,我可能得奖。""是这样子…但我现在没有现金,今天刚好替你妹妺交了去动物园的旅游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