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2-14 16:22:47)

豫剧《花木兰》里有这样一段唱词,“刘大哥讲那话理太偏,......,恁要不相信哪,请往身上看,咱们的鞋和祙,还有衣和衫,千针万线都是她们连啦,......,这女子们哪一点儿不如儿男。”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个歪理,其目的是烘托木兰的女扮男装,在戏台上制造戏剧效果,离开了戏台,没有人会对它认真。然而,必要的张力无处不在,正常与非正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12-07 17:55:15)
当学生的时候,我写过一篇东西,其中对脱衣舞有大段描写。这篇东西一出,在小社区里引起一阵骚动。有人私下找到我,让我带他去见“世面”。很多人在背后议论我,这小子够二的,这种事别人掩盖都惟恐不及,他倒好,白纸黑字,公开发表,二得可以。太太的女伴们也当着她的面,公开讨论此事。山东女人说,你家赵钱整天蹲在家里,顶了个名是写论文,写了一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1-30 17:03:31)

在北美文化里,政治正确这一概念,既严肃又可笑。严肃处性命攸关,可笑处令人捧腹。有一部电影叫RushHour(高峰时刻),其中有一段,对政治正确的严肃性有形象的描写。一个英语夹生的中国警察去洛杉矶办案,跟随一个洛杉矶当地黑人警察去一家黑人会所查案。进门后,黑人警察亲昵地与里面的黑人打招呼,What'sup,mynigger?(忙什么呢?我的黑鬼)。Nigger是对黑人最具侮辱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1-23 17:38:15)
克林顿任期八年,美国经历了历史上和平时期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经济发展,实现了财政收支平衡和国库盈余5590亿美元。小布上来任期八年,挑起两场战争,把克林顿攒下的家底造了个净光不算,还倒欠4270亿美元。胡温十年,营造了中国经济的高峰,攒下丰厚的家底。小习上来,这一通出访,成百亿的美元,象撒胡椒面一样,撒了一带一路,飘飘洒洒,飞向亚非欧三大陆。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16 15:51:02)

1960年代,八一电影制片厂有一部老电影,名叫《抓壮丁》。片中的卢队长看上了芋仔娃的婆娘,夸赞道,“我说,这个婆娘倒还有点情意”。情意的意本应读四声(yì),卢队长酒酣耳热,说话有点忘情,带出了官场上的京腔,把意读成一声(yī)。 与他狼狈为奸的王保长没品味出卢队长的情意,以为他说的是戏里的青衣,“啥子青衣?”卢队长甚为扫兴说,&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11-09 17:02:01)

旧时人们把官职或权力称为印把子,把维护印把子的武装力量称为枪杆子。印把子加枪杆子是政权存在的基础,此乃为政的二杆子。在北方方言,具体到陕西方言里,如果一个人为人不靠谱,做事完全不考虑后果,极度我行我素,这个人通常被称为二杆子,此乃为人的二杆子。几年前,这两个二杆子在黄土地上达到了高度统一。一个二杆子闪亮登场,他从乌有之乡而来,带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2 16:49:21)

我家附近有一个大泽,浩瀚如海,一望无际。泽角岸边,林木茂盛,遮天蔽日,气温凉爽,景色诱人,一派避暑胜地的气象。那片茂盛的林木是未经砍伐的原始森林。林中高大粗直的原木让人不禁想象,欧洲人到来之前,这片土地上是一种什么景象?如今,象这样的原始森林越来越少,只有在深谷或边角地带才能见到小片的,想看大片的必须往北开车数小时。 尽管如此,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0-26 17:24:34)

在西班牙语里,Don是一个常用字,主要用于称呼。在世界语言谱系分类表中,西班牙语属于印欧语系罗曼语族。罗马帝国瓦解之后,原本统一的拉丁语也随地域的不同而产生各类方言,这些方言就是今日罗曼诸语言的雏形。在同语族的意大利语,葡萄牙语,以及法语里,Don也有类似用法。在日耳曼语族的英语里,Don的用法似乎也没有问题。虽然Donald的简称为Don,如在共和党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9 16:49:21)
进入二十一世纪,北美经济风雨飘摇。不到十年的时间,我竟两次丟工作。我丟工作不惊天动地,但惊市骇俗。先说骇俗。第一次丢工作去了爹,第二次丢工作又失了娘,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作为一个俗人,这是我感触最深的,久久不能释怀,只好自我解嘲,这叫祸不单行。我虽没有悲痛欲绝,但很长一段时间内,的确感到生活有些失衡。只要一静下来,怅然若失的感觉便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10-12 17:39:03)

北美的超市里常见一种面食,叫naan,见左图。第一次把这种食物的名与实对上号时,我自然地联想到新疆的馕,见右图。馕在新疆可是大名鼎鼎。我没去过新疆,最早知道这一名称是通过这样一句歌词,“冰天雪地睡过你烧热的炕,春夏秋冬吃惯了你掰碎的馕”。当时觉得,馕一定是新疆的美食。后来通过旅游风光片知道了具体做法及吃法,遂觉得,那不过是一种有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