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7-12 17:18:45)

'OSoleMio是一首意大利那不勒斯民歌。创作于1898年,词作者为GiovanniCapurro,曲作者为EduardodiCapua。这首歌在全世界广为流传,不仅为歌剧男高音所专,也为摇滚歌星所爱。世界三大男高音歌唱家之一的LucianoPavarotti,见右图,于1980年获格莱美(GrammyAward)最佳经典声乐表演奖,主要是因为他对'OSoleMio的出色演绎。他与加拿大摇滚歌星BryanAdams对这首歌的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05 16:55:24)
我爱我家。附近百步之内有茂林,未经砍伐的原始森林。后院凉台之角有修竹,筷子粗的那种。暮春之初,老树吐绿,新笋冒尖,每当此时,我都忍不住摇头晃脑吟曰,此地虽无崇山峻岭,却有茂林修竹。同时还想象着王羲之他老人家携老少群贤,会于蘭亭,修禊亊也。所谓修禊,说白了就是春游,其中最有雅趣的莫过于曲水流觞。一干文人骚客,列坐于清流之次,一觞一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8 17:07:32)

我的后院经常有小动物光顾,松鼠,野兔,浣熊,臭鼬,田鼠,黄蜂,以及各种鸟。有些还在那里做了窝,凉台下有野兔,屋檐下有鸟窝,甚至蜂巢。这些小动物,除了田鼠之外,我都喜欢,不信?有詩为证,篱下野兔行走,
台上松鼠搔首。
招蜂驻,与鸟友,
领导斗鸡走狗。听网友说她家后院经常有野鹿光顾,真真羡煞我也。我家条件不济,见不到大牲口,只好将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6-21 17:30:05)
开国却未富国,渎武亦渎经济。权术无敌,神州一片贫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4 18:29:55)
插队二十周年那年,我写了一篇插队二十年感怀,十分明确要写什么,而且充满了激情。我奔向了更广阔的天地,我在当地人民中间生了根开了花。作为一名食客,我找到了一个伙食好的家门,然而,我盼着历史再跟我开一次玩笑,让我们这些当年曾不顾一切拼命要回城的人,有一天能不顾一切拼命要回国。今天来看这篇东西仍然让我激动,继而哀叹,我再也写不出这种东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06-07 17:24:22)
我曾供职于一家新西兰人的小公司。高层的几个人都是那边过来的,说话口音很怪,fish&chips,从他们嘴里出来就成了,fushandchaps。行为方式也有点牛仔气。二头儿喜欢喝酒,遇到喜庆的事,经常是带领一干人马下酒吧。公司里不少人,尤其是女性,不喜欢喝酒,而且一群人去酒吧,动静也大了点。后来改成一项集体活动,把酒买回来,在规定的时间内,在办公室里喝。星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6-04 17:32:12)
吃瓜后记今逢六四,一个真正的吃瓜群众读了我的《渔家傲.吃瓜》,颇有感慨。他说,你那词太文,不象我们吃瓜群众说的话。
我说,敢问正宗的吃瓜群众怎么说法。
他说,下菜之前,我们必须看清来客。
若客之亊没戏,我们会说,齐声赞,梁家河学问大师范。
若客之亊有戏,我们会说,同心干,干死包子这王八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31 17:39:40)
硕鼠窃国惊天案,
大內监守犹自犯。
小郭圈外爆核弹。
声声慢,
老赵色厉內已乱。 官家起楼民计断,
眼见楼起楼尾烂。
吃瓜群众齐声唤,
同心干,
霸王酒席终有散。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4 17:21:43)

前几年,路遥的大作《平凡的世界》被再次搬上了荧屏。少平要活埋他二爸那一段耐人寻味。 少平读过高中,在村里算是读书人,有批评意识,凭理性行亊。他并不是真要活埋二爸,他只是想用这一方式使二爸明白简单的亊理。少安与他大没有受过多少教育,是典型的农民,凭感性,传统及惯性行亊。二爸再混,也是你二爸,你娃可不敢活埋二爸。 二爸与二妈,以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5-17 17:16:45)
轻霜矮松月当稍,
苍颜皓首人欲搔。
寒月无眠隼长醒,
青松不老忧心劳。易离儒道天人岛,
难逃海氏烦畏牢。
乌托邦外无老庄,
桃花源里有老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