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8-09 13:38:29)

周一晚上读到我的文城好友“暖冬cool夏”写的博文《伏尔泰笔下的桃花源记》开篇即提及“前一阵在女儿留的几箱书里找书看。”不由得想到也已经基本空巢的自己。想到了本来已经空空荡荡的房屋现在更显得“空旷孤寂”。人啊人!生命的“断舍离”当被人廉价的纸上谈兵来引用似乎很“酷”,但是,真做起来,又有几个能“潇洒走一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2018-08-03 00:28:38)

《繁星之夜》(TheStarryNight)是荷兰天才画家文森特梵高(VincentvanGogh)于1889年在法国圣累米的一家精神病院里创作的一幅油画,是梵高的代表作之一,现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ofModernArt)。 在这幅画中,梵高用夸张的手法,生动地描绘了充满运动和变化的。。整个画面被一股汹涌、动荡的蓝绿色激流所吞噬,旋转、躁动、卷曲的星云使夜空变得异常活跃,脱离现实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9)

记得初三时,读过中国山药蛋文学大家赵树理的传世经典《小二黑结婚》,里面有个章节,因为当时感到有趣,所以留有一些印象,而今天读来,不得不使我更佩服作者的文采,现在让我们大家一起读读这段很有些滑稽可笑同时又有些嘲讽的文字吧 三仙姑的来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October9,1940,-December8,1980 Lyrics Imaginethere'snoheaven
It'seasyifyoutry
Nohellbelowus
Aboveusonlysky
Imagineallthepeoplelivingfortoday Imaginethere'snocountries
Itisn'thardtodo
Nothingtokillordiefor
Andnoreligiontoo
Imagineallthepeoplelivinglifeinpeace,you YoumaysayI'madreamer
ButI'mn...[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2018-07-15 22:34:27)

VivelaFrance! Qu'unsangimpurabreuvenossillons! 让敌人的污血浇灌我们的土地! LaLibertéguidantlepeuple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7月2日期的People刊登了题为AngelinaJolie&BradPittCustodyBattleExplodes的文章。 Pitt兴奋地收到法庭通知,在父亲节这天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他的孩子们在一起了。一位知情者说,很明显他发疯般的想着他的孩子们,法庭在通知书上说:没有与父亲建立(良好)关系的孩子对他们成长是有害的。如果Jolie继续阻挠让未成年孩子见他们的父亲,她可能会有被剥夺对孩子们完全监护权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2018-07-11 17:28:54)

知道“微信”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当时还在中国教会做敬拜知道周围的弟兄姐妹们不少都有微信,他们彼此用微信互相传递信息,每次听他们谈及“微信”往往可以滔滔不绝说上好大一会儿。我没有微信,因为“脸书”上的信息已经够我花费不少时间了。 知道“微信”的洋名是WeChat,则是2015年3月,当时我准备回上海去参加父母60周年钻石婚的活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18-06-17 13:10:15)
今天是父亲节,几天前,女儿说要送鲜花给老爸,我说:家里的鲜花还好好的,我不想要。那她问我想要什么礼物?老爸我想要什么呢。。。。? 女儿四岁开始学弹钢琴,吹flute是11岁开始的。她使用这两样乐器的水平已经达到了我足可以在朋友面前显摆的程度,3年前当时还在老单位工作的我一口气把一个视频发给了在各个部门的大约30多个兄弟姐妹们,为此差一点被HR约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有忍有仁,大家闺秀犹在 《上海最后的金枝玉叶》是我十年前读的一本书,最近在网上又查了一些资料,想为这本书写一篇书评。 金枝玉叶这个词一般是用来描写出生高贵的人,而这位“上海最后的金枝玉叶”,郭婉莹,戴西女士真是名副其实。 戴西是上海四大华商公司永安百货公司老板最小的女儿,她的一生堪称传奇。戴西出生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从小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5)
(2018-06-04 09:02:30)
上个星期无意中在Youtube上看到了《河殇》这部久违30年的政论片,让我激动不已,“你好啊,河殇!" 《河殇》主题曲即把人们带回到那粗狂奔流而又浑浊不堪的黄河,带回到世代生活在那里头顶青天,脚踏黄土,年年求雨的关中百姓。第一集开头就讲到了1986年曾经轰噪一时的”黄河长江漂游“事件,事情是这样的美国有几个职业的漂流运动员提出到中国来漂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