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0-21 19:03:46)

一直想写一首叫“十月之桃”的诗,可是一直写不成,总觉得诗文跟生命中许多另外的东西一样,可遇未必可求,可求也未必能得到。又忽然回头,发现自己早已经失去,又可能甚至早已经拥有,悲悲喜喜的心情又充作人生悲喜剧中的一幕。  那还是前年秋天的时候。新英格兰一带气候反常,原本应该渐冷渐雪的天气忽然有些小阳春的样子来。大家早已经习惯了所谓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9 18:38:12)
有朋自中国来,我心下寻思要好好请他们吃一顿饭。在美国的中国朋友聚会吃饭,却是吃惯了中国菜的,我对纽约中餐馆的名声和质量也自忖更有把握。但这几个朋友从中国来考察,不过半个月行程而已,对中国饭菜也许还没到怀念的程度,说不定也想开开“洋荤”呢。这么想着,心下倒十分踌躇起来。 话说当年,我们也曾经有过对外国菜心动不已的时刻呢,只不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8-10-17 14:35:33)
菊花黄了入茶
茱萸红了入药
在重阳时节口服心服
医我
愈来愈凉薄的天气里
愈来愈热切
愈来愈厚重的
乡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0-17 14:33:52)
十年前的春天,还是单身汉的我报名参加了一个欧洲旅行团。说来惭愧,虽然平常羡慕向往背包客游走天下的潇洒,事到临头,胆小图省事的我,还是选择了旅行团。跟旅行团,少了很多意外和刺激,但也可能认识一些有趣或者有故事的旅伴或团员。那次旅程里认识的戴先生,就算是一例。我从纽约旅行社买的票,落地巴黎,一切事务就被转“卖”给了当地的旅行团。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8-10-17 14:30:08)
今天附近一个小镇的社安办公室办事。那地方就在火车站边上,因此我就坐火车去了。不想政府人员办事拖沓,等办完事要回来,我发现下一班火车要等近一个小时。一时想起手机上装了优步,就拿出来叫了一辆车送我回家。果然方便,不到两分钟一辆卡迪拉克就开过来了。上了车,发现司机头发花白,应是至少过了半百的年纪。他却先问我话:“你就是米雪儿?”我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0-17 14:26:14)
六接着两人看了会儿电视,又翻昨天买的《世界日报》看。小瓷看那娱乐版面,看得津津有味,还要读给楚樵听。“你看,这个刘嘉玲四十老几了吧?怎么还准备怀孕呢?可能吗?”楚樵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声。小瓷就又说其他的花边新闻,说某某明星夫妻闹离婚,男方忽然对儿子是否亲生产生怀疑、目前正在等待亲子鉴定的结果呢。楚樵听得心烦,一时站起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7 14:23:33)
五后来楚樵才闹清楚,原来那晚上一帮子人聚会是为一个家伙过生日。大家一起去中国城吃了顿饭,回头又去附近的一个酒吧喝酒。过生日的家伙慷慨解囊为每位女士买了酒,男士们只好自掏腰包了。楚樵倒和一个同是湖北来的老乡颇聊了几句,不过很快也就没什么好说的,那老乡只忙着拿眼睛往女人堆里瞄。楚樵听了一会儿别的一帮人高谈阔论,都是什么股市行情,油价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3 15:12:42)
四这一顿午饭吃得完全超出预计时间,到他们分手时,已经是下午三点。李纹亚当两个要去犹太博物馆看展览,於是大家就在百利龙虾坊门口作别。等他们两个走出视线,小瓷就抱怨道:“还真没想到她居然找了一个白人男朋友!真不懂这些白人怎么想的?李纹有什么好看的嘛!张宾当初甩了李纹,还不是因为她长得不好看?得,现在人家吃香了。好像是真的啊,这些白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0 20:22:11)
三 楚樵心里一“格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回头看了一眼小瓷。她正低着个头看地面,好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等待老师惩罚似的。楚樵调整了一下呼吸,却还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幸好电梯铃声切合时宜地响了。 两人进了电梯,也没别人,楚樵就问道:“真的假的?你查了没有啊?” 小瓷苦着脸道:“还没有。我月经迟了一个多星期了,都。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0 20:19:43)
二  等他转换地铁到了小瓷在上东城的单房公寓,已经是十一点多些。放下背包,他就不由自主开始收拾零乱的房间。一边收拾,一边觉得可笑:仿佛大家在这方面都是“严于律人,宽于待己”。小瓷每次去他那儿,也是骂他脏乱差的,也总忍不住要把他的脏衣服归类到洗衣筐去,把沙发上的靠背放得整齐规矩,把他摊在厨房柜台上的碗碟放到壁柜里……自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