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0-06 22:14:55)

温哥华的朋友好几次告诉我,茴香饺子如何如何好吃,说得我很吊胃口。她那里有很多小茴香(Fennel)植物长在野地里,当春天抽嫩芽时,可以采摘下来,放滚水里汤一下,就可以和肉拌在一起包饺子。据説茴香饺子在东北人中很流行;在韩国祇有有钱人才吃得起,一般老百姓还无福消受呢! 聼了她的描述,我再到网上搜寻一下,终於见到了茴香的长相,於是出外行走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多伦多真是个地广人稀的城市,不仅空气好,水质也好。亲戚家住在离市中心大约40英里的路,那里的空地都不断在造住宅区,每次去都发现有变化。 一天,亲戚说要带我们去看一个艺术中心,认爲我们一定会感趣的。沿路两边树木繁茂,因爲雨水充足,各种璀璨的绿色呈现,好舒服啊!不久就见到有不少牛丶羊丶马在田野上放牧吃草,眼前大片的田地,似乎到了乡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1 21:14:53)

一年一度的BlockParty总是在每年八月的某个星期五晚上举行,一对年长的美国白人夫妇是组织者。去年男主人去世了,但是今年太太还是担纲了街坊派队的事宜。在两个月之前,我们这几条街的邻居就收到了一张印刷精美的彩色通知,上面有街坊派对的举办日期丶时间丶地点,同时还需要各位带椅子和简单的食物等等。我们参加了几年的活动,地址一直没有变动,总是在一条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们四对退休的夫妇常常在一起吃喝玩乐。有人提出要去墨西哥坎昆度假。半年前,我们就在指定的度假村定了一条龙的服务,包括:来回飞机票丶飞机接送丶五个晚上的餐饮丶住宿等等。 那天,我们八人同乘一架飞机到达坎昆,就有Van来接我们,司机说要开一个小时左右才可以到。一路上景色优美。到了度假村,一下车,一杯冰凉的香槟就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先生平时对好莱坞电影有偏见:“不是打打杀杀就是SEX,没什麽好看的。”我却是个电影迷,但总不见得一个人跑去电影院享受?幸好现在有YouTube,想看什麽还是可以找到,只是时新的就免了。 这次有美籍亚裔JonM.Chu导演的“CrazyRichAsians”(疯狂的亚洲富人)是根据KevinKwan写的同名小説改编的。这本小説已经翻译成十几种语言,畅销数百万册。説来也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8-08-02 22:27:14)

这次我和先生去广东就是爲了享受那里的美食。 江门“大盆菜”非常有特色。直径60厘米的深底大盆放在台中央,海鲜类有鹤山大头鱅丶台山肉蟹丶虾丶蚝豉;肉类有江门本地的五花肉丶走地鷄;开平马岗鹅;台山的羊腩;蔬菜有新会的甜水萝卜丶莲藕;鹤山的腐竹丶粉葛;恩平的茨菇丶芋仔等等。大盆下面有小火点着,保持菜的温度。而放在大盆菜四周的小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艾米和马克一对年青人,是在美国出生的第二丶第三代移民,他们都有一半华裔血统。但是却如人们常常説的,是像香蕉那样:外面黄,里面白。虽然受父母的一些华人传统文化的影响,会吃一些华人的食物,知道中国人的春节是要阖家团聚,会给年轻一辈发红包之类的礼节,仅此而已,他们绝大部分与老美无异。 艾米与马克已经相恋八年了,去年才订了婚,今年总算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住旧金山93岁高龄的朱安琪先生,是活着的在1939年从美国到中国参加中华民国空军抗战的飞行官之一。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与朱安琪先生出的书:“爲自由而飞行”的合作作者郑立行先生相遇,他将这本书送给了我们。在书中,有好几处出现我先生的堂兄岑庆赐的名字和照片,才知道岑庆赐烈士与朱安琪先生在1938年7月,旧金山美洲中华航空学校第三届,是同一届的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朱安琪(JohnChu)和鄭立行合寫的“為自由飛行” 我一直想起我的堂兄岑庆赐。他大我十岁,记得我那时还只有七岁,他已经会开飞机了。有一次他驾驶一架双层翅膀没有机盖的飞机,仅有两个座位,他在前面驾驶,我母亲抱着我坐在後座。他载着我们在洛杉矶ExpositionPark上空兜圈飞行,乐得我手舞足蹈。在我的印象中,他不仅喜欢飞行,还喜欢打拳击丶钓鱼丶打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这次我先生受邀去广东江门参加“第三届世界广府人恳亲大会”并探访“183姓氏发源地”。我们决定从香港来回。那天早晨飞机准时到达香港,经机场工作人员的指点,我们很方便找到去买江门汽车票的窗口,就在机场内,离我们出口不远的地方。价钱很合理,我们大约等了15分钟左右,就有工作人员叫我们将行李给他,放上一辆面包车後车厢,6位乘客连同司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