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邕随笔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
博文
(2018-06-11 19:06:55)

六月一日拍了几张小鸟照片发在博文“时刻准备着”里,后来的几日一直盯着鸟窝看。小小的鸟巢像繁忙的飞机场,鸟妈鸟爸自驾张着翅膀不停歇的叼着蚯蚓和小虫子降落在鸟巢里,小小鸟们睁眼闭眼都张大嘴,时刻等着食物。好吃好喝中,小鸟神速的长大和进步。 六月二号,小鸟们已经警觉到有生人(狗仔队员)走近,在鸟爸鸟妈一声声警告声中,静悄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6-04 17:48:12)

我只见过他一次,有一次一群人出去玩,他也在里面。只记得他有张俊朗的笑脸。 以后的事,都是从好友那听说的。 东北家乡里有为他自豪的父母,他从小到大,聪明勤奋,到顶尖学府上大学,在顶尖研究所当研究生。 家乡里还有爱他的青梅竹马,日日书信往来,天天昐着心上人。 他己收到美国某个大学的全额奖学金,数月后就会启程赴美。 他很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6-01 14:52:46)

听说机会(食物)只会降临到有准备的,随时有准备的,睁眼闭眼时侯都有准备的小鸟,那我就无时无刻都张嘴等机会吧。 祝儿童们都有快乐的童年,成年的人们都有颗快乐的童心!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5-31 18:46:20)

今天是五月最后一天,翻看着在院里拍摄的花的照片,稍微整理一下,编成这个月的花草集。 五月底的长周末,杜鹃花开得正热闹。 Weigela的wineandrose,春天时开粉色的花,余下的季节摇着酒红色的叶子 另一种weigela“Monet“ Allium花,去年秋天第一次种,今年开了几朵,很喜欢。计划今年秋季再多种一些。院子里有moles(鼹鼠),在花园里打隧道,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5-18 07:55:57)

前年种了两棵苹果树,一棵是reddelicious,另一棵是honeycrisp。去年春天,那棵honeycrisp出人意料开了不少花,虽然有不少虫子将苹果花啃得千苍百孔,但到了夏天,这棵苹果树居然挂着几个苹果。到九月份时,树上结着一个红通通的大苹果,还有另外一个歪歪的没长大的苹果,可以忽略不计。 选了个良辰吉时,洗干净手摘下这个大苹果,快快跑进厨房,拍照留念,然后咬一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2018-05-16 16:58:44)

小时候,每当看到公火鸡,小伙伴们就会跳着脚追着喊“火鸡没有孔雀靓”。被喊的火鸡最后只能凶凶的面向我们咯勒咯勒高叫着展开尾巴,炫耀它的漂亮羽毛,证明它也如孔雀般美丽。 春天里有那么两个星期,有一只大火鸡在附近出没。有一天它从院子走过,我就追着它喊“火鸡没有孔雀靓”,用家乡的方言。这只骄傲的火鸡听不懂我的话,也不屑向我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5-16 06:04:32)

去年秋天在院子里种了一些番红花(crocus),今年春天一小丛一小丛花在早春的寒风中开放。只是在意料不到的地方,在墙角在玫瑰枝桠处,有那么一两棵番红花探头探脑开着,花朵冻得又紫又粉。 谁拿了我的番红花球茎到处乱种?我在院子里叉着腰:这件“好事”是谁做是谁做?问谁谁都把头摇。不远处各种鸟儿吱吱喳喳高高低低七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4-01 07:07:57)

去年(2017)二月二十四日,Gracie回来了,还带回一只绿头鸭。空气里仿佛飘浮着重逢的歌曲,我慢慢跑向Gracie。而它,带着绿头鸭,也迈着小短腿,向我跑来。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它停下脚步,绿头野鸭紧跟在后面,抖抖翅膀上的仆仆风尘,两只鸭子脸贴脸的定定看着我,而我们将心妥妥的放下,將千言万语都变成给它们的鸟食。 细细打量这鸭子,会不会是Georg[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三月春分前,空中有队队大雁飞过,留下一阵阵雁鸣声。和往年一样马路对面的湿地又开始有鸭子出没,空中偶尔也划过嗄嗄鸭叫声。猜想着那两只长着翅膀的老朋友要回来了,赶紧去商店买回一大包Gracie喜欢的鸟食。 2016年3月21日,春分后第二天,我和R正在院子里忙着,两只鸭子在空中盘旋两圈然后在池子旁着陆。迟迟疑疑看着不远处的我们,大有近乡情怯之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Gracie和George是野鸭,飞来飞去,自由自在。把它们称为我的,是因为在过去十几年,每年春分的那个星期,它们会准时飞回我的院子,从远方带来春天的信息。 十几年前,有两只鸭子常在门前马路对面的湿地(wetland)出入。春天的雨水积在前院的低洼处,积成几个浅水塘,弯弯散落在柳树下。那两只鸭子就会跨过马路到前院的水塘。R常在前院洗车,水管的水上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