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这些时追剧,看了几集电视剧«军师联盟»。讲的是三国时代的故事,不过和以往不同,故事是从魏国的司马懿的角度讲述的。最早知道三国故事,是小时候父亲茶前饭后,时而述之。那时候在穷僻乡下上学,和同学相比,学习成绩稍好一点,于是理所当然地都认为我爱耍小聪明。所以,父亲说得最多的便是杨修,鸡肋的故事。后来有机会能看到小说三国演义,书中故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6-28 23:51:21)

借开会之机,终于来到思念很久的东欧之星,布达佩斯。
坐在裴多菲的雕像下,望着眼前的伊丽莎白大桥,想不起为什么那么早就会对布达佩斯这么独有情钟。的确,匈牙利一直都在记忆里。历史上享有盛名的奥匈帝国,1959年的苏联坦克入侵,还有1989年的东欧之变,这些都使印象中的布达佩斯别具一格。更有上世纪八十年代让人着迷的浪漫电影«茜茜公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6-16 02:50:58)
聪明人和英语Clever不同,中文里,“聪明人”似乎稍带一点贬义,这大概是来自“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句老话。也许这和中国人更欣赏谦虚,谨慎的传统有关。古时候诸葛亮是聪明人,可他含而不露,和张扬跋扈的周瑜不同。而曹操不喜欢他手下的聪明谋臣,居然找个借口把他给杀了。上帝造人,同样的东西,出来的个体却会千差百异,各不相同。人的基本结构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6-09 22:33:05)
英国大选,又一个戏剧化的政局。梅姨失算,本以为稳操胜券,能赢大选,却不料失去绝大多数,不得不和北爱尔兰联盟党联合组阁。媒体整天都在报道,分析为什么会这样。或许是竞选政纲的问题,也可能没有像工党那样,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承诺。年轻人上大学不用交学费,那么大一笔钱,来自何处?也就是说说,真上台,恐怕很难兑现。尽管能找到很多原因,根本原因还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9 00:16:49)
听说过黑社会的人为了显示忠诚,或遇到纠纷时,常会自断手指,也有断别人手指以示威胁。这些虽然血腥,但一般是截去没太大用的小指尖。看了一些中国电视剧里写的怪异病,奇芭病人,千奇百态,无所不有。的确,人和人不同,总是会有差异的,所以同样的手术在不同的病人做起来也不会相同。前两天,自己还真遇到了一少见病例,为一个特殊的病人做了一不寻常的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5-06 03:13:33)
这些天在看中文电视剧,说医院的事,才知道国内手术,尤其是大的,复杂的手术,病人自己做不了主,还得要家属签字同意才行。依稀记得当年在国内行医时就是这样子,不管什么手术,都得找家属,同意签字。家属不同意或与患者本人的意见不同,手术或治疗就不能实施。当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合理的,当年周总理手术,不是还得毛主席签字吗?可到了英国,才知道这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2-27 02:39:31)
没想到三十多年后还会旧地重游,回到我当年住过几年的小屋。那是一栋建在山坡上的砖瓦结构的平房,看上去多年没人住,失修,业已荒废。周围的房顶大都已坍塌,但墙壁和地基结构还在。住房前面的仓库保存完整一些,门还上着锁,不过从窗户看进去,里面也是空空荡荡。和房子后面连着的院墙,还完整地保存着。由于是在斜坡上,房后墙的地基很高,有两米左右。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2-27 02:30:04)

(纯属虚构,切忌对号入座)
那年,我十岁,她也是十岁,第一次去了她家。
我们的母亲是好朋友。那时,我母亲刚从干校出来工作,发配到乡下的一个企业单位。偶尔进城里,带着我去见一见老朋友。记忆里那是个阴沉沉初秋的傍晚,外面有些亮光,室内已看不太清了。她家的房子似乎很旧,是那种木板墙,青瓦的平房。房子好像是两进深,前屋空空荡荡,里屋则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冯唐是我最近才听说的作家。他能上协和医科大学,能做公司高管,还能写小说,当作家,肯定是聪明绝顶,十分能干的人,可他说的学医后却不愿当医生的观点,我却完全不赞同。
且不说别的理由,只对冯唐提到的两个主要原因稍作陈述。其一,医无完医。的确,时至今日,仍有很多的病治不好,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很多以前治不好的病现在可以治愈了,很多疾病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