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茉莉

像浇灌植物一样浇灌自我,使之不易萎缩。
博文

“灰衣主教”班农,小船欧洲搁浅 ——欧洲议会选举的一个插曲


(瑞典)茉莉
美丽的五月,欧洲议会举行五年一度的选举,欧盟各国选民一波波地涌向投票站。创新高的投票率证明,对欧盟这个世界最大的公民自愿结合组织,欧洲人充满了信任与期盼。
就在这关键时刻,从美国飘来一个灰暗的身影。西方人把擅长幕后操纵的人称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瑞典)茉莉“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古希腊哲学家的意思是万物皆变。但是,书籍和艺术却能创造奇迹,让我们重返当年生活的现场,重回昔日河流经历那令人刻骨铭心的往事。一九八九年创深痛巨的中国知识分子,在仍由强权铁腕控制的社会中,其存在空间、身份与价值理念都已发生了很大的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最近看一部六四回忆录,作家在书中多次提到曹思源。我记起曹思源2002年来瑞典的事情。当时曹约我们见面,希望我给他的书和演讲写点评论,结果我却写出这样一篇文章,估计他不太高兴。 由此看来,中国自由派一个劲地推崇美国新自由主义,无视北欧国家人民生活更幸福的事实,已不新鲜。当然,曹思源个人对于中国民主和法制的贡献,是不容置疑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14 08:00:43)

忽觉又是4月15日,三十年前胡先生逝世的日子。那一天,我正在湖南张家界开教学会议,在山上看奇花异草乐不可支。下山听到噩耗,那晚难以入眠。后来为保护两个学生我跟着上京,原不懂政治的我,再见春天,是在高墙铁网里。第二年春到长沙监狱时,剪了犯人头的傻大姐,隔了九个月才见花木,惊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从阿里山的云雾到抗议前沿 ——台湾之行散记 茉莉 去阿里山和日月潭,是我筹划已久的一次旅行。十月底,趁着瑞典学校放秋假,我独自踏上了赴台湾的云游之路。 1946年11月,我的父亲作为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的学生,曾到台湾地政局短期实习,考察了台湾多个县市。因此,我这次旅行不是一般的观光。除了要参加《瑞典森林散步》一书的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犹记惨痛流亡史,西班牙接收“水瓶座”茉莉:2018年西班牙慷慨接纳“水瓶座”难民船,与其文化传统及精神命脉有关,也与其政治文化精英的悲惨流亡史有关。收藏2019年4月1日茉莉为FT中文网撰稿本文为作者“欧洲难民故事”系列之十七去年六月,一艘叫“水瓶座”号(Aquarius)的难民救援船,在地中海漂流了超过36个小时无法靠岸。船上载有629名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囚徒们的新年
──八九“6.4”系狱纪事
(瑞典)茉莉
人在异乡,突然发现失去了过节的快乐。既没有兴趣象洋人那样喜气洋洋地装饰圣诞树,也没有过中国新年的气氛,我们这里没有几个中国人,而且中国春节时不放假。
北欧寂静的冬夜里,故乡新年的情景却在沉思怀想中一一浮现。令人潸然的是,1989年冬在湖南邵阳市公安局看守所和囚徒们共度的那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美洲移民大篷车,合法还是“入侵”? 茉莉:当特朗普把中美洲难民寻求庇护的行为称为“入侵”并扬言阻止时,他不仅违背了美国道德,而且违反了法律。
2019年2月1日06:32茉莉为FT中文网撰稿 本文为作者“欧洲难民故事”系列之十六 我把中美洲难民大篷车(Caravan)归到“欧洲难民故事系列”里,这是因为,不但因反大篷车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瑞典茉莉就“开放写作”敬告推友: 我正着手写一篇文章,题为《彻查程晓农贪腐案的意义》。此文我想尝试采用开放写作的方式,即一边写一边上推听取读者意见,在受到推友的启发和指教后,修改并完善自己的文字和思考。 此文将涉及程晓农夫妇在《当代中国研究》杂志监守自盗一案的来龙去脉。我希望推友给予解答的问题是: 1,为什么在国内反腐的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阿摩斯·奥兹(AmosOz)因癌症去世,享年79岁。奥兹是当代以色列文坛最杰出的作家,也是最富有国际影响的希伯来语作家。我原以为他总会有一天来斯德哥尔摩领诺贝尔文学奖的。奥兹的墙纸能拯救中东?文/傅正明原载台湾《联合报•副刊》,2006年8月30日  「在那个世界上,所有的墙都覆盖着涂鸦的文字。『犹太佬,回到巴勒斯坦吧』,我们就回来了,可是现在,整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