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启慧

历史不是封闭的城堡,沉积的墓地,不是只有一个燃灯者,几个仆役,在黑暗中出没的盗墓人。它是永不垂降幕布的舞台,生者和死者一起登场,悲剧喜剧滑稽剧同时上演。我们观看,聆听,从中辨认一切:从台前到幕后,从脸谱到人心。
个人资料
博文

警惕!这几个来自韩国的邪教2017-06-15历史启慧来源:凯风网、@中国反邪教官方微博近年来,韩国邪教通过各种方式向中国渗透,他们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以文化交流为幌子,在中国境内建立据点,拉拢信徒,骗取钱财,奸淫妇女,多次被我国公安机关查处。据凯风网报道,韩国邪教包括统一教、摄理教等韩国多个邪教组织,都在以极为隐晦的方式在中国进行渗透活动,让人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欧洲的恐袭警示中国:西部反恐必须采取以色列和印度的莫迪模式2017-06-10周方舟历史启慧来源:中美学者智库(ID:windsofort)6月3日晚,英国伦敦市中心发生三起严重恐怖袭击。当晚一辆货车在伦敦大桥冲撞路上行人,造成至少1人死亡,另有两起事件分别发生在博罗市场和沃克斯豪尔地区。其中博罗市场事件中有人持刀伤人。伦敦警方称,伦敦桥和博罗市场事件是恐怖袭击。这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为什么穆斯林两派之间也会血海深仇?2017-06-11周方舟历史启慧来源:中美学者智库(ID:windsofort)中东是全世界各种矛盾最复杂的一个地区,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其中最主要的矛盾是穆斯林两大派别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矛盾、穆斯林和西方石油利益的矛盾、穆斯林和以色列的矛盾。这几大矛盾的交织,战火从来没有停息过。穆斯林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血海深仇延续了上千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年轻时千万不要追求稳定吴三桂就是血的教训2017-06-05胡赛萌历史启慧大伟是一个211学校的毕业生,毕业那年他听从了父母的建议,响应政府的“大学生村官”号召,放弃了南下深圳去华为工作的机会,回到家乡成为了一名大学生村官。这村官一干就是两年,期间有许多鸡毛蒜皮、鸡飞狗跳墙的琐事,也有各种诸如基层维稳、集资修路、请客送礼等上不了台面的破事。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屠杀2000万的同治回乱,为什么你甚至没听说过?历史启慧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和屠杀,大多是民族仇杀。而恐怖袭击和屠杀,这样的事情,历史上并不少见。清朝同治年间的回乱,就是一次惨烈的民族屠杀。当时,陕西和甘肃等地的回民,乘着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的时候,在西北叛乱,企图按伊斯兰教义建立独立的国家,按照战后人口统计,甘肃和陕西人口损失60%,汉人损失150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档案馆里的历史》-李大钊死亡真相2017-06-04历作者:阿忆来源:作者博客最近忽发兴致,大量翻看档案馆中的张作霖史料,却注意力很快转移,被邵飘萍和李大钊的死因所吸引。张作霖打进北京、赶走段祺瑞和冯玉祥、控制民国政府,是1926年4月。教科书上说,这是北洋军阀的一次内讧。实际上,张作霖这么做,是因为段祺瑞放任冯玉祥,对外接受苏联红军的旨意,对内策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全球地缘政治三大棋局,一个收官,一个棋至中盘,一个刚刚开始2017-06-04筹码君历史启慧作者:筹码君来源:筹码(ID:Chouma2016)今天,全球进行着三场大棋局,一个收官,一个即将棋至中盘,一个刚刚开始。1.冷战棋局,收官。在20世纪,『国家』是工业时代利益博弈的核心主体。当时的核心生产资料是人口、土地、资源等,一切的权力表达,都需要诉诸军事和强烈的内部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李鸿章与伊藤博文:朝同紫台九重天,夕隔关山路八千 原创2017-06-03沪部尚书历史启慧 前言 1901年11月6日,李鸿章的老部下周馥赶到北京郊外的贤良寺,此时李鸿章已身着殓衣,处于生命的弥留状态,等到第二天中午时分,“双目犹炯炯不瞑”,周馥哭号着说:“老夫子有何心思放不下,不忍去耶?公所经手未了事,我辈可以办了。请放心去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你所见到的,未必是真实;你所相信的,也未必是真理2017-05-25沪部尚书历史启慧前言观察人类历史,新闻舆论对具体历史进程和历史中个体的影响是一个很不错的角度。为一时的现实需要,舆论往往被操纵而遮蔽事实真相,而人们不明真相,被舆论错误引导,即便日后知道了真相,也大势已成,历史轨迹被谎言改变,后来者也无可奈何。美国学者欧文·费斯在《言论自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道德沦丧!中国快递公司集体造假!X丰X通X达全部被曝光!2017-05-26历史启慧昨天,知名视频媒体“梨视频”爆出惊天丑闻!国内电商网站上大量的所谓“境外购”“海外购”都有猫腻,产品大多是国内的山寨货、假货!“*通”“*达”等知名快递公司的代收点甚至公然提供“异地上线”服务,专门建设虚假海外物流查询网站,帮国内厂商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