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身体里的子弹余秀华我的身体里有一颗子弹,对准我的绝望被命运通缉了40年的危险份子,她不去异乡她不隐姓埋名只有我的拳头一次次在春天落空,撕不开夜色我身体里的子弹,也对准我的欲望我不敢要你的回报。我和每一个遇见的人拥抱也拥抱每一朵花:这天生的仇敌这掩饰了身份的流民,这想放火烧天下的女人我对你说的话从来不完整下一句我说给一百个人听,他们如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04 19:26:34)
DiscernXiuhuaYuLoveisaloneincinerationinthedistanceIsamerebuiltfromashesIsascreamwhenpainresultsinahavocIseternalsilenceafterthescreamIwhirlandwhirltoapproachyouLiketheflowersonatorrentLiketheswirlsundertheflowersIheartimeplungeattime’sspeedPoundandroarOh,IinsisttowaitforyoutodiscernmeinmywayAlsoinmywaytodiscernyouExhausthalfalife,exhausthalfalifeIconcealmyselfinthecrowd,silentandmuteAndlov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01 21:49:04)
一那一年你十八岁,在马蹄湾,那个科罗拉多河转了几乎360度弯的地方。湛蓝的天空,见不到一丝云彩,而马蹄湾的河水比天空还要蓝。红褐色的峭壁环绕着蜿蜒的河,在河面上洒下它们苍老的倒影。站在悬崖边的你,小心翼翼地前倾着,低头望着那似乎纹丝不动的河面。是的,你清楚的记得,那时你看不出河水有丁点儿的流动,那时的你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走。你登上了马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30 13:17:37)
你穿过一节节墨绿的车厢,一排排漆已斑驳的木座椅。你要到那笑声传来的地方去。这夜行的慢车载着你,也载着她的笑声。“你怎么在这儿?”她清脆的声音。“我们都以为你不会来了。我们就在尽头的那一节车厢。整节车厢都是我们的。班上一半的同学都来了。”你随她来到笑声中,歌声中。你看到易拉罐里的啤酒在碰撞,吉他的琴弦在舞蹈。那是高考后解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30 09:26:30)
葬礼的颜色刚从故土回来。两周的时间里,陪着老爸老妈参加校友聚会和金婚纪念。从北飞到南,从南飞到北,在往昔和今日间穿梭。突然置身于一百多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老人中,才意识到终有一天自己要面对葬礼。返回的飞机上看电影打发时间,选了日本的“深夜食堂”。电影里说到女人穿葬礼时那种全黑的礼服很吸引人。让我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葬礼的主题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7-29 13:05:52)
麻将母亲患老年痴呆,这次回去,已经叫不出我的名字,似乎也不再有母子关系的概念,虽然她本能地关爱我,也接受我的关爱。记忆和智力的丧失是很难预测,很不合情理,很不均衡。有让我看到希望的一刻,就那么灵光一现,然后再回到失望。麻将是母亲退休后发展的一个爱好。似乎她残存的记忆和智力大多留给了这个爱好,虽然也是让人惊喜,让人忧。这次回国看父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7-27 13:47:09)
记忆里的树你决定去看看高中的校园,离开它二十七年后的第一次。三个月前,失联的你被高中同学拉回组织,该感谢万能的微信。原因是庆祝你的班级入学相识三十周年。庆祝活动安排在八月的最后的一个周末。依稀记得你是八月底开始高中的。被通知庆祝活动时,已是太迟,你已经安排了两个月后公私兼顾的返乡行程。好在同学们通过微信直播盛况,多少弥补了缺席的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4 15:12:03)
一那一年你二十岁,在马蹄湾,那个科罗拉多河转了几乎360度弯的地方。湛蓝的天空,见不到一丝云彩,而马蹄湾的河水比天空还要蓝。红褐色的峭壁环绕着蜿蜒的河,在河面上洒下它们苍老的倒影。站在悬崖边的你,小心翼翼地前倾着,低头望着那似乎纹丝不动的河面。是的,你清楚的记得,那时你看不出河水有丁点儿的流动,那时的你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走。终于你登上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7-22 13:01:27)
琐碎的科研精神俺从小就视力就不好,早早戴上了眼镜,小学时常被叫做四眼驴。倒也不算错,因为俺的耳朵长,听觉灵敏。几年前,突发听力减弱,眩晕,检查是左耳出了问题,医生怀疑是病毒感染导致的炎症影响了耳内负责声音传导和体位平衡的功能。他极有可能是对的,因为两周以后,所有症状都消失了,符合病毒感染的自限性特征。俺的耳朵依然敏锐。几天前,俺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一的暑假,俺想勤工俭学,让俺娘帮忙找份工。俺娘是医生,病人路子多,有一个刚好管区办企业,就给安排到一个建材店,带我去,还嘱托别累着我,伤着我。生意一般般,没事干,尤其没体力活干。那时单纯,想哪能光拿钱,不干活呢。难得几次进货,送货,流了几滴汗。小店故事挺多。老板是大娘,和妹妹看着店。她老公是自行车厂的工程师,发明了个特殊的水龙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