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六六

用心灵诠
释心灵
本博客所有文章皆属于原创,有需要转载者,请与本人联系。
博文

一天,在闲聊中朋友告诉我,9区的一个公园旁边,有一个集市,每周星期六上午,有农民聚集在那里卖果蔬肉类等食品,不仅新鲜,而且价格也便宜。朋友特别强调,要早点去哦,八点半就开始了,去晚了,就没有什么东西卖了。 斯卡布罗集市!我耳边骤然响起那首优美动听的英国古老民歌。 我要去,我想去瞅瞅!我要去瞅瞅斯卡布罗集市。我想象,那一定是一个很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你——夏娃,坐在我身边,低着头全神贯注地用中国的钩钩针和毛线,学习编织。你平时灵巧的手指,此时变得有些僵硬,不听使唤,钩了几针又脱落了。你抬起头来,报以羞涩的微笑。我轻声道,没有关系,一开始是这样的,慢慢来。 那天我们一同外出办事,我戴了自己编织的帽子。回到家,就接到你发来的微信:我很好奇,您的帽子是怎么绑出来的,我想向你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匈牙利,周末两天除了个别生活超市、土耳其人和中国人的生意照常营业以外,街上的商店大都关门闭户,就连邮局也会休息。对匈牙利人来说周末是用来休闲和做礼拜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他们十分不解中国人和土耳其人为何因钱所累。 每到周末我都会与亲友一道外出游玩,或参观名胜和展览,或到公园和小镇闲逛,或品尝美食,或者与朋友相互串门……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一)多瑙河之波 多瑙河,不需加以任何修饰,它本身就是romantic的代名词。每当一触碰这个曼妙的名字,国人的脑海里就会浮现文革后期放映的罗马尼亚影片《多瑙河之波》,其中有那么一点点男女主人公卿卿我我的镜头,就好比牢狱窗棂上透进的一缕和煦的阳光,让中国观众眼皮为之一颤,并在耳目一新中偷着乐。 而我,远在经年,对多瑙河的迷恋与幻想,大多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13 02:24:20)

追思(外一首) 从来都没有见过 这么长这么大的名録墙 一束雏菊 满腔感念 湿润的目光 缓缓地亲吻着 10多万远征军筑成的 血肉长城 对不起 历史冷落了你半个世纪 对不起 如若不是践行旅游计划 也许很多年都无法与你相遇 对不起 …… 在你面前 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带着惶恐的愧疚之心 绕国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12 11:46:49)
我顶着一锅稀粥,糊里糊涂、踉踉跄跄地跟着警察下了飞机。 “对不起,你涉嫌贩毒!”一名身着白色警服的警官当众宣布了我的罪状,然后把头一歪,朝他的部下一挥手:“带走!看守所。” “冤枉呀!我是遭人陷害……”我吃力地吐出这几个字,喉头里一股土腥的东西不可遏制地往外喷了出来,噗嗤……我的双脚和地面被喷印了鲜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2 07:49:16)
我躺在柔软里为珍姐的跌宕人生唏嘘不已。突然手机唱起歌来。 “谢谢你哟,玉妹儿,昨晚要不是你送我回家……” 戴晓亮,这个瘟神居然打电话过来了。可我没有给他留手机号呀。 我屏住呼吸不吭声,听凭他在电话里唱独角戏。 “玉妹儿!没有想到,你现在出落得跟大家闺秀一样……” 哼,谁是你的玉妹儿,谁信你的花言巧语。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11-02 07:48:50)
我带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城市客栈。一进房间,把手袋一扔,就扑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把灌满浆糊的头深深地埋在柔软里。珍姐的喋喋不休就像赶不走的蜜蜂在柔软中飞来飞去。 珍姐去戴家不到两年,戴老板就在家政公司另请一名广西女子做管家,然后履行承诺,让珍姐到山鼎就职。这让珍姐喜出望外。她仿佛看见,道路的尽头旌旗招展,锣鼓喧天。 戴老板特地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8 14:59:42)
5 我扶着摇摇晃晃的戴晓亮走出酒吧。帕瓦罗蒂一边引吭高歌一边目送着我们出门。 “是谁在唱歌呀?”戴晓亮回眸巡视,血红的眼睛像混沌迷离的路灯。 “帕瓦罗蒂!”我朝他的耳朵大吼。 “帕瓦罗蒂……帕瓦罗蒂……神钉……”戴晓亮躺在出租车后座不停地嗫嚅。 我掏出手机向珍姐询问了戴晓亮的准确地址。她在那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8 14:59:27)
戴晓亮喝高了之后,像一只患了红眼病的吉娃娃,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估计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顶多把我当成了一只木桶,一股脑把心中淤积已久的陈谷子烂芝麻全倒进了桶里。 那一年,放暑假的那个下午,戴晓亮从职业技术学院回来,兴冲冲跑到老妈的小超市取钥匙。前脚刚跨进门,眼前忽地一亮,何方美女来此造访?只见一位窈窕淑女,亭亭玉立地站在货架旁与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