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六六

用心灵诠释心灵
本博客所有文章皆属于作者原创,版权属本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性盗版剽窃。
有需要请与本人联系。
个人资料
博文
(2019-01-19 06:58:12)
3宾客满座的“江南迷你”,灯火通明,菜香扑鼻。一进门就仿佛置身于江南水乡。靠门的左边有一道玻璃墙。闪闪发光的彩色水帘,从墙上缓缓流下,水帘下面的地上铺着一溜鹅卵石,旁边有山涧小溪推动着风车和水磨轻轻转动;厅堂中间有小桥流水,把前后两厅分开又连成一体;厅堂右边的壁画上,绚丽的朝霞辉映着亮丽的绿波,远处有弯绕别致的九曲桥,近处是一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6 18:33:15)
2 岫云经不住棉花糖的一番怂恿,进入“心相印”之后,用审阅数字和人民币的专业眼光,仔细打量和环顾了几番,感觉这个网站的自由度还是蛮大的,你可以缴费成为贵宾会员,也可以不缴费成为普通会员,两者都申请贴照片或简介,但是非VIP会员没有资格看见经纪人推荐的特定对象。网站的软件设施一应齐全,设有搜索、一对一对话、访问和被访问、收藏、喜欢、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郑岫云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只虾,一只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拿着遥控器不停更换电视频道,不时瞅瞅手机,她下意识地等待着太平洋彼岸的信息。 “亲爱的,你今天过得还好吗?”北京时间23点,美国加利福利亚时间早上8点。每晚的这个时间,他准会发信息给中国深圳的她。 “早上好!亲爱的朋友。我很好,谢谢你!” “刚刚醒来,把第一道灿烂的阳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体检以后,我们进入了新一轮的焦虑——等候、等候、再等候。 姐妹俩依然老老实实地下地干活,同时,我们意识到关于如何应对政审的问题提到了议事日程上。为什么我们对这个问题如此重视和敏感,这是因为我家有过这方面的惨痛教训。70年代初,在石柱落户的三姐有一个回城的好机会,但却被一个有预谋的诬陷而葬送掉了。她的同窗好友、和她同吃同住同劳动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考完之后,心里更加没有底,只觉得希望在来年。即便如此,但还是侥幸地期盼着天上掉下馅饼来,于是乎间或在胸口上划一个十字,闭上眼睛默默念叨:“上帝保佑我,上帝保佑我……”这是从我哥哥那里学来的,60年代初他中考以后,时常躺在床上做此祷告状。 1978年春节前夕,我们怀着暂且丢掉包袱的轻松,回到重庆过年。我和高中闺蜜(她属于未下乡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高考前夕,美丽善良的母亲神奇般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令我们欣喜若狂。亲爱的妈妈不放心她的两个小女儿,专程赶到乡下为我们做后勤部主任来了。大约十天来天的光景,收工回家后,除了挑水,我们免去了做饭、洗衣等负担,而且妈妈炒的青菜里,增加了不少油星星,我们还喝上了鲜美的榨菜肉丝粥。多么温馨和难忘啊!妈妈往灶膛里添柴草,火光将她原本好看的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题记: 极度的痛苦才是精神的最后解放者。惟有此种痛苦,才强迫我们大彻大悟。 ——尼采 “通知、通知,我们沙溪公社有四个知青上了高考分数线,其中有新房子生产队的两姊妹……”浓重的长寿县口音,嘶哑的叶子烟嗓门不断地重复着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这一爆炸性的“天籁之音”在1978年2月的一个中午,从公社的每家每户的小广播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又见中国的大海 中国广东阳江海陵岛 我一次又一次地奔向你 带着伤痕累累的拳拳之心 脚下是温热迷糊的现实 心,随自由、广袤和无限 变成脱缰的马 目光追逐并轻抚 变幻莫测的你 你舒展仁厚的笑容 颤出无数柔中有刚的触须 以一马当先的姿态 奔驰成乘风破浪的快艇 用洁白的火焰 荡涤与洗礼尘世 无法目击你的未知 谁敢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9 19:17:22)

前不久收拾房间,不经意发现儿子的一本书,叫做《静下来,幸福就来》,经不住这幸福的诱惑,顺手拿起来浏览一番。 该书共有十二章,分别为;宁静——喧嚣中播下静心的种子;淡定——人生从此不再寂寞;简单——让内在的灵魂喘口气;回归自然——心中有天籁,但奏无弦琴;放下——万念抛却一身轻;专注——心灵在此有了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21 06:52:42)
所谓奇葩就是与众不同、特立独行、另辟蹊径的人。有一类奇葩令人艳羡与钦佩,另一类奇葩,让人啼笑皆非。前者的脑袋多了一根或几根铉,也就是所谓天才,后者的脑袋少一根铉或几根铉,也就是所谓的二百五。这两者似乎就是人们常说的“天才与疯子”。前不久,在饭桌上与儿子Rik聊天,他谈及以前大学班上的一位同学,当属于后者。说这位同学是疯子未免过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