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闲话

古稀老翁防痴呆,学习码字非有才,有话则长无话短,艺术本是开心菜。无病呻吟莫耻笑,偶有得罪莫见怪,君子自有常来客,清茶淡酒敞胸怀
博文
1月26日,《董希文艺术研究与纪事》重新发表《远方的思念》一文,文后介绍了《雨后·Brown'sHill》一画。其链接如下:https://nam01.safelinks.protection.outlook.com/?url=http%3A%2F%2Fmp.weixin.qq.com%2Fs%2Fmm13C5U_7LEtmKiwtWluxw&data=02%7C01%7C%7Cfc59b99218164fb318f108d57d1c3515%7C84df9e7fe9f640afb435aaaaaaaaaaaa%7C1%7C0%7C636552482455627538&sdata=RD0MJcfIR2m4DTJhRirsYa%2BvDgfkU2c2OIDiL2...[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英国国家艺术公开赛NOA展我是在NOA展的头一站—伦敦皇家美术学院画廊看的这个展览。NOA展览海报出于中国式理解,我习惯成自然地将The19thNationalOpenArtExhibition联想成英国的第19届“全国美展”。脑子里出现的自然是由众多当代英国名家大幅作品所组成的,占据好多个展室的国家性质的大规模展览。这天我还去的特早,展厅中寥寥数人。我在匆匆地转完两个门厅,想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犹太艺术家和“移民”文化的思考—《走出动乱OUTOFCHAOS》BENURI犹太“移民”艺术收藏100年犹太民族在历史上长期没有自己的国家,移民他国便成为了他们的一种“常态”。在他们移居的国家中,又往往被排挤在政治权力圈外,甚至遭到驱赶或灭绝之祸(如纳粹德国),也许正因为如此,为了生存,犹太人普遍精于投资金融、经商理财和积累财富;同时普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伦敦“可负担得起的艺术”博览会—AFFORDABLEARTFAIR“一个人要是厌倦了伦敦,他就是厌倦了生活”—SamuelJohnson2015年的“世界城市活力排行榜”,把第一名评给了伦敦。所谓“城市活力”,当然首先是他的经济活力、国际化影响力、科技创造力、金融投资吸引力、教育医疗体系及城市建设发展等各方面的活力,活跃的、有世界影响的种种文化艺术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英国画家笔下的一次大战一个世纪前,1914年8月3日,德国进攻法国,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战争,给人类造成了惨绝人寰的1700万军民的死亡。战争不仅彻底改变了世界的历史进程,也对艺术的变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比如众所周知的“达达”运动,便缘起于1916年一次大战中立国瑞士的苏黎士,“达达”是个杜撰出来的名字,用来描述苏黎士伏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1-13 07:09:11)

二游伦敦“798”伦敦有个“798”,是无意中从伦敦一份叫《华“闻”周刊》的中文小报上看到的,这一期是专门介绍伦敦“创意文化产业”的专刊,头版文章用的醒目大标题便是:“伦敦的798”。我想这报纸的编辑可能是从北京出来不久的年轻人,因为在国外久住的老华侨,并不一定知道什么是798,我自己也只是前些年回北京由朋友开车带我去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当代世界最“牛”的艺术装置—888246朵罂粟花组成的“红色海洋"装置艺术,是“当代艺术”认可的、也是最主要的一个艺术样式,今天我愿向大家介绍一件我认为是当代世界最“牛”的装置艺术——由888246朵罂粟花组成的“红色海洋”2014年是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不少国家都举办了相应的纪念活动。英国“伦敦战争博物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12-30 13:15:15)

伦敦街头雕塑随拍托两个小孙女的福,近几年来,每年有小一半时间是在伦敦帮忙和带孙女玩。偶有间隙得空,便有机会去伦敦的街头巷尾溜达溜达。
像所有历史悠久的国际大都市一样,伦敦在陈旧的表象下,充盈着极为丰富的文化积淀,从古典到当代,时空交织,你能感到一种隐藏的巨大活力。这种潜在的活力,旅游式的走马观花或只看一两个大博物馆,还不可能深切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MerryChristmas&HappyNewYear考考你,当代艺术知多少(答)
——我来试解各位朋友,下面是这36张图片的来历和我对它们作的解释:1)杜尚的小便池,大家都熟悉。但它是“当代艺术”吗?不一定都能说对。“当代艺术”这个词在西方有相对明确的时间性,一般泛指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艺术,以有区别于现代和后现代。
杜尚的这件作品发表于1917年,艺术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考考你,当代艺术知多少?
—节日看图猜谜

明天就是平安夜。各位辛苦一年,节日期间,不如放松一下,让我们以西方“当代艺术”为题,来玩一次过节时的图像猜谜游戏。
现而今,“当代艺术”是顶时髦的花冠,戴的人多了,自然是鱼龙混杂、良莠不分。于是便辛苦了当代理论家们,为了保持“当代艺术”的纯洁性,还真没少费口舌。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