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老妞

土生土长北京老妞,深爱北京,熟悉北京。
博文
(2017-06-25 08:22:05)
恋爱,是每个人一生中都不能避过的事情。每一个人的恋爱都不相同。有正常的男女之情,有同性之间的不凡之恋,有插足别人的不德之情,还有从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的爱情。为什么?一个未婚男人,一个待嫁女子,两个家族素不相识,没有仇恨,两个人不是近亲,没有血缘,但为什么就没有结果呢?一切皆因女人比男人大,十岁!一条鸿沟,不是爱情就能填平的。因为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过去的上海里弄没有公共厕所,每个家庭在房间的某个角落放置一个马桶,前面挂一个布帘子,无论是一家男女老小还是到访的亲戚朋友,所有人的排泄任务就只能在此完成了。可别小看这马桶,那是家里的女主人结婚时必不可少的一样嫁妆,上海的宁波人很多,他们称马桶为子孙桶,婚礼当天涂着簇新红漆的马桶里面放上炒米花、红蛋、红枣和生花生,都是为了讨吉祥的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北京的“掐菜”,其实就是把人们吃的那种绿豆芽菜,用手指头掐去其有芽瓣的头,再掐去有须的尾部,中间那段就是被老北京人称作的“掐菜”。说掐菜是老北京的特产也可以,因为据说因为有老北京的旗人,所以才产生老北京的掐菜。如今要说起真正的掐菜,恐怕在北京城里消失半个多世纪啦。老北京的旗人,一般在吃上都比较讲究,曾被不少人斥责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从小吃饭时,就是喜欢吃的菜肴,也没人去关心这菜叫什么、怎么做。几年、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可是当大部分传统菜肴和吃食已经消逝后,不知道人们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地回忆、撰写,乃至为那些消逝的吃食开始“歌功颂德”啦!吃过那些吃食的人,大部分也说不清了,没吃过的年轻人本来就是“家雀(读音qiao)跟着夜幕虎(蝙蝠)飞”,飞来飞去自己都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19 08:04:19)
前几日我发了一篇博客,没想到这么多朋友阅读,真捧场。大概抑郁是很多人都非常关心的话题吧。特别感谢内些给我建议和评论的朋友们,你们的关心我感受到了。今天我看了一篇文章,对号入座发现和我现在的状况很像,不过文章里说这不是抑郁症,作者给它起了一个形象的名字“空心病”。我觉得很有必要和大家分享一下,以免贻误病情。空心病看起来像是抑郁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昨晚,我入睡很难。本来上床时已是午夜,然而困意徐徐,但辗转反侧却难以入睡。不是心事使然,我知道,是生活前行的动力不足。一个有可能实行的政策,让我几乎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本来我已经看到了跑道的终点,可是不知哪个混账王八蛋手那么欠,把终点挪到了我看不到的地方,顿时我已经准备好冲刺的力量一泻千里,不要说跑,连走过去的力气都没有了。古语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锅贴”的做法很简单,今天就做这款老北京的小吃“锅贴”,具体做法如下;━━━━━━━━━━━━━━━━━━━━━━━━主要原料;原料配单;皮面;面粉200克、温水125ml;馅料;猪肉馅150克、韭黄100克、盐2克、酱油5克、黄酒10克、鸡精2克、白胡椒粉0.5克、五香粉0.5克、葱末15克、姜末5克、香油10克、烹调油适量、清水适量。制作方法;1、面粉用温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14 06:37:22)

过去老北京城里流传的一句吆喝:“烫面饺儿、卤煮鸡……”意思就是说,过去老北京人把吃烫面饺儿看成一大美事儿。烫面饺儿是老北京人喜食的食品。大概自上世纪40年代起,老北京城里就没有卖烫面饺儿的了。截至上世纪30年代,老北京城里经常有挑着担子或推着小推车,走街串巷卖烫面饺儿的。挑的担子一头是个小火炉,另一头是制做台;推小车的,车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4-12 19:00:23)

请朋友们注意,做“糊饼”不能说“做”或者“烙”字,按老北京人叫法儿,叫“摊‘糊饼’”。“糊饼”,是玉米面儿做的一种普通食物,据说起源于北京郊区,传人城市后,成了老北京普通人家的一种主食。我从小爱吃糊饼,按那时候人们的饮食结构贫富标准的划分和当时玉米面儿的“地位”,老北京人管爱吃玉米面儿的人叫做&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北京的老太太做起饭来那是真叫香,不仅手艺好,而且还掌握着一家老小的口味,调着样给你做,让你下了班不想别的直想往家奔,为的就是吃上老太太做的吃食。老北京的家常饭很多,包子、饺子、瓠溻子、烙饼,但让我最难以忘记的要数这“馅儿盒子”了,但凡是老北京的老太太,烙起馅儿盒子,那是个个儿拿手,外焦里香,猪肉韭菜和韭菜鸡蛋那可是咱老北京馅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