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老妞

土生土长北京老妞,深爱北京,熟悉北京。
博文
(2018-01-30 23:21:50)
时下,正是吃糖炒栗子的时节,不知您留意了没有,这寒露一过,北京的糖炒栗子上市了。说起这北京的糖炒栗子,最好的要算是过去西单北大街的“公义号”,这家店每年白露一过,就派伙计怀柔、延庆收购板栗。收来的板栗,先要经过认真挑选,将个小、虫蛀和破碎的板栗拣出来。然后再用网眼筛子,彻底筛除杂质。挑出来的栗子,匀称、饱满,一个顶一个,然后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过去,老北京的旗人对吃喝是非常讲究的。在过去,旗人家早晨起床漱口后,先沏上小叶茶或高碎、高末,然后吃早点。一般的家庭干的(主食)为烧饼,稀的为大米粥、玉米面粥。旗人家重吃重喝,引得外面饽饽铺的汉族师傅们备加照顾,经常定时定点的送糕点上门。这种买卖很奇怪,当时买者不付钱也可以,因为卖方深深知道,旗人有铁杆庄稼,不会赖着不还。另外,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各位老街坊请跟我读一读下面这十个字:么、按、搜、臊、歪、料、俏、笨、脚、勺。请别误会,其实这十个字是暗号啦!是买卖双方的行话。而且,一般只出现在"鬼市"上呦!听得瘆得慌吧?那就接着往下看…“小市”说起北京买卖旧物的所在,名为“小市”。“小”字的意思就是告诉人们只卖零碎用物。北京有三处较大的小市:1——德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北京人请客或者造访(拜访),讲究要打“提前量”,也就是提前告知。通常请客吃饭,或者参加其他活动,叫邀请。登门造访,叫约访,重要访客,或者长辈,叫约拜。为什么要提前告知呢?除了有让您请客的人有所准备的因素以外,这也是一种礼仪,或者说礼数。按北京的老规矩:三天为“邀”,两天为“请”,当天为“提(di)拉”。既不能提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14 21:43:53)
不少朋友发来“纸条”等,问及正宗炸酱面怎么做。这倒是个难题,一则炸酱的原料“酱”(原来主要是黄酱)、猪肉等,在“质”上有了变化;二则那面条儿基本都是切面,所以要说“正宗”,大概谁也不敢说。倒是在炸酱面“创新”上,也不乏新方法或原料,而且做出来更好吃,看来这炸酱面的做法儿,确实潜力无穷!我曾经多次发表过关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年新年伊始,中国上至CCTV官方大媒体,下至微信微博自媒体,无不在为一个话题热议:1月5日16时44分,G1747次列车合肥站准备开车时,旅客罗某(女)以等丈夫为由,用身体强行扒阻车门关闭,不听劝阻,造成该次列车延迟发车。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啊?无知农妇?泼皮无赖?不不,您想错了,这可是一位正儿八经公立小学的教导主任内,面对铁路这样军事化运营的交通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旧京饭馆儿,后厨掌灶儿的与前店跑堂儿的可算一里一外,掌灶儿的主内,跑堂儿的主外。论能耐本事,各有专长,很难说谁更要紧。套用一句梨园行的话,可称之为“一边儿沉”(伶界对台上角色分量轻重的一句术语)。饭馆儿的兴衰成败全在这一里一外。由此专门生成了行当,称作“勤行”。跑堂儿的(也叫堂倌儿,走堂的)所以得名“勤”,就是嘴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熏鱼炸面筋,背着红漆柜子满街吆喝熏鱼炸面筋,可是这两样吃食,十问九没有。他所卖的大半都是猪头上找,再不就是猪内脏。卖熏鱼的有帮,十来个人就成立一个锅伙。大锅卤,大锅熏,然后背起柜子各卖各的。江南俞五初到北平,住在南池子玛戛喇庙里,庙里就住了一群锅伙,就这样俞振飞不知不觉把卖熏鱼的猪肝吃上瘾,只要是三五知己小酌,俞五总会带一包卤猪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北京养鸽历史悠久,起码可以追溯到明清两朝。无论王公贵胄、市井细民,均有热衷此道者。有人说,是京师汉人的风俗感染了旗人,也有人说,是旗人把喜欢摆养小动物的习性带给了汉人。大清近三百年的历史,已使满汉两族水乳交融,以上两种说法均已无从考证。但是,京城悠久的养鸽历史以及这个行当里的那么多的“讲究”,应无可争议的归属于老北京的民俗文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北京养鸽历史悠久,起码可以追溯到明清两朝。无论王公贵胄、市井细民,均有热衷此道者。有人说,是京师汉人的风俗感染了旗人,也有人说,是旗人把喜欢摆养小动物的习性带给了汉人。大清近三百年的历史,已使满汉两族水乳交融,以上两种说法均已无从考证。但是,京城悠久的养鸽历史以及这个行当里的那么多的“讲究”,应无可争议的归属于老北京的民俗文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