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玺阁主在美國

不要介绍了,就是那个阁主
个人资料
梅玺阁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女儿去大学了,住读,也就是说,她要开始“不在家里吃了”。在国内的时候,她从幼儿园到高一,一直都是在学校里吃的。不知为什么,我几乎从来没有过问过她到底吃了些什么,只是有时无时地问起过几次吃了点什么。我记得的是,有一次我做鸡翅给她吃,她很夸张地告诉我这翅根比她们学校的鸡腿还大。在国内的时候,我从没有担心过学校的伙食,上海的学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女儿去大学了,住读,也就是说,她要开始“不在家里吃了”。在国内的时候,她从幼儿园到高一,一直都是在学校里吃的。不知为什么,我几乎从来没有过问过她到底吃了些什么,只是有时无时地问起过几次吃了点什么。我记得的是,有一次我做鸡翅给她吃,她很夸张地告诉我这翅根比她们学校的鸡腿还大。在国内的时候,我从没有担心过学校的伙食,上海的学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木樨肉,北京人常写作木须肉,其实错了。宋张镃《客有折秋香来桂隐者喜成七言呈以道》诗有云:‘半纪移居野水旁,年年尝为木樨忙。’说的就是‘木樨’,实则桂花也,然而北京的木樨肉绝对不是上海的桂花肉,木樨指的是鸡蛋,取其色似也。
通常来说,木樨肉都是现炒现吃,但我吃到过一回冷食的木樨肉,不承想竟美妙不可方物,至今记忆犹新,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有位朋友惧辣惧到走火入魔,凡谈辣色变,乃至还“发明”出一整套理论来“证明”辣对人体乃至人类有害,甚是有趣,只是他的那套理论逻辑无法自洽,以后有机会我再专门拿出来和大家聊吧。 我不怎么能吃辣,或者说我吃辣的水平在“叶公好龙”到“蜀犬吠日”之间吧,反正别说吃了,就是想起辣来,我的头皮都会冒点小汗,所以这篇文章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今天才搞清楚有样东西,我一直把名字给叫反了,这其实也没啥稀奇的,全上海都把“纸餐巾”叫成“餐巾纸”,不也是反了么? 被我叫反的那个东西,是“百草枯”,可能是因为有样东西叫“夏枯草”的关系,我脑子就一直管前者叫“百枯草”,直到今天找这玩意的图片,才发它原来不是“百枯草”而是“百草枯”。 一开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7 15:20:56)

前段时间微信群里盛传一张图片,是一张粉红色的纸币,上面有位大胡子的老爷爷,面值则是“0”;通常,这张图片下还配有文字,“某某某诞辰二百周年,欧盟特地发行了零面值的欧元,说明某某某一文不值”,甚至还有人特地为这张纸币起了个名叫“讽刺钞票”。当然也有持反对意见的,说这个“0”就象武则天的无字碑一样,是“无价之宝&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好久没写吃的了,却学到一个冷知识,严格地说,二个,噢,不,三个。 话说我这段时间没写东西,书倒看了不少,读了《清明上河图秘密码》的第三第四第五本,又重读了第一本和第二本,然后读了同一位作家的《人皮论语》,接着开始读英文的《美国众神》,读了小半本后发现这本书在去年被拍成了美剧,于是找到回看看剧,结果那个剧融血腥暴力色情頽癈冲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家都知道越南的那个卷吧?就是用透明的米纸包起的,一边看得到三只虾,其实是三只“半只虾”的那种,见到过吧?我本来一直是叫它“春卷”的,可越南也有油炸的春卷,我于是叫它“夏卷”,清清爽爽,特别适合夏天吃。其实不仅我这么称呼,就连维基都说这种米纸卷可以称作“springroll”或“summerroll”。
夏卷很好吃,我也会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家都知道越南的那个卷吧?就是用透明的米纸包起的,一边看得到三只虾,其实是三只“半只虾”的那种,见到过吧?我本来一直是叫它“春卷”的,可越南也有油炸的春卷,我于是叫它“夏卷”,清清爽爽,特别适合夏天吃。其实不仅我这么称呼,就连维基都说这种米纸卷可以称作“springroll”或“summerroll”。 夏卷很好吃,我也会做,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差点闯了个大祸,甚至我现在写下的东西,还是会闯出祸来,所以我儘量省着点写,免得我真的上了《西方911》。「西方911」是我根据《东方110》起的,后者是一个上海的电视频道,好象是每天晚上的八点播出,是个新闻类的法制节目,主要就是如何侦破凶杀、劫杀、情杀、盗杀、姦杀、仇杀等恶性桉件的,好多上海人都是边喫晚饭边看《东方110》长大的。这也是为什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