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玺阁主在美國

不要介绍了,就是那个阁主
博文

前几天,有位上海的朋友,说他要到美国好几个地方来玩,并且打算做个“炸鸡行”,就是吃遍美国各地的炸鸡,问我到了洛杉矶该吃哪家的炸鸡。这个问题我还真回答不了,上次有回从5号公路瞻仰了某著名景点回来,吃过一回肯德基,很香很好吃,写了篇文章,结果网友留言说Popeyes和Chick-fil-A更好吃;于是又和朋友的孩子小米一起去吃了一回Popeyes,等了“半半六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复兴东路上有家面馆,以大肠面出名,出名到曾经在大众点评上寻“大肠面”,可以搜出对街的清真拉面来,究其原因是大肠面生意实在太好,很多人慕名而去,却排不得队,于是就去清真拉面店打发一顿,然后在拉面店的点评中如此开头:“本来是去吃大肠面的……”,也算是拉面店老板倒霉。 如今,对街已经没有清真面馆了,前几天在朋友圈看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复兴东路上有家面馆,以大肠面出名,出名到曾经在大众点评上寻“大肠面”,可以搜出对街的清真拉面来,究其原因是大肠面生意实在太好,很多人慕名而去,却排不得队,于是就去清真拉面店打发一顿,然后在拉面店的点评中如此开头:“本来是去吃大肠面的……”,也算是拉面店老板倒霉。 如今,对街已经没有清真面馆了,前几天在朋友圈看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08 21:21:50)

自从传言说“群友违法,群主同坐”是有法律依据的之后,我就关闭了大多数的微信群,这也太危险了,大多数群友都在国内,我和他们有十五个小时的时候,又不可能随时盯着,很有可能一觉睡醒,我就在通缉名单上啦! 那是个“传言”,也就是说“同坐”可能没有法律依据,但我依然不敢冒险,要知道,很多事,并不真的要有法律支持的,不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煲仔饭,我肯定是写过的,因为我为了煲仔饭,烧坏过一个砂锅,那件事太令我沮丧了,我居然把砂锅都烧爆了,真是丢脸。在那以后,在追索煲仔饭的道路上,我发现了“高温煲”,也发现了“防风网”,二件东西组合起来,烧煲仔饭太方便了。 我离开上海的时候,没有带着高温煲和防风网,我不是一向号称“一刀一锅走天下”的吗?那我不能带炒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4-02 06:02:39)
其实早已睡醒
就是不想起床
温床谁不想
只是理想
难以睡出
不睡也不行
适当休息
有益身体健康
就身体而言
身是自才的结合
而且永不分割
否则就不成“身”
体是人本的依靠
所以讲以人为本本的原意是树根
也就是说人的根本
并不是床
床被广所盖
偶尔庇护是应该的
长期休眠
以致麻木不仁
麻木就是去掉木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29 18:04:31)

有一个游戏不知道大家玩过没有,就是平坐着,左手握拳上下敲打大腿,右手手心朝下按在另一条大腿之上,前后移动;另外由一位朋友喊:“换”,然后换作左手抚掌前后移动,右手握拳上下摆动。看着很容易是不是?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保证会手忙脚乱的。对了,错了;“对了”是行文的一种方式,表示补充说明,“错了”是表示我说错了,因为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984年,我毫无悬念地进入了中学,却并没有如愿以偿地进入市西中学,原因是我犯了一个“小”错误,我在作文中嵌入了自己的名字,小学老师只说不能把名字写在卷子上,却没有说不能嵌在作文中,如此被扣了五分,与市西中学以半分之差失之交臂。
不成想,却因祸得福,当然,塞翁失马的故事一波三折,我的故事也同样如此,所以是福是祸还很难说,反正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27 21:58:21)

【致版主】这是个系列,这篇没有吃的,但大多都有吃的,所以把这篇也发在这里了 上海人其实是很“势利”的,与现在的“有车有房”不同,三十年前、四十年前,一句“钢窗、蜡地”掼出去,就让好多女人有了向往。你想呀,有钢窗的房子哎,那一定有着厚厚的窗帘,太阳都照不进来。钢窗也有着更好的隔音,遮阳外加隔音,周日就可以多睡上一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烟纸店

获得零食最容易的地方,不是食品店,不是饮食店,前者一年到头也没啥东西卖,买饼干要排队买糖也排队,要粮票要糖票外加排长队,平时也是几个服务员吹牛结绒线。至于饮食店,早上中午晚上营业三次,大饼油条麻球小糖饺糖糕粢饭豆腐浆,都要粮票都要排队,改革开放后好一点,逐渐恢复了馄饨小笼生煎锅贴鸡鸭血汤双档牛肉汤汤团排骨年糕,然而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