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玺阁主在美國

不要介绍了,就是那个阁主
博文
(2019-04-02 06:02:39)
其实早已睡醒
就是不想起床
温床谁不想
只是理想
难以睡出
不睡也不行
适当休息
有益身体健康
就身体而言
身是自才的结合
而且永不分割
否则就不成“身”
体是人本的依靠
所以讲以人为本本的原意是树根
也就是说人的根本
并不是床
床被广所盖
偶尔庇护是应该的
长期休眠
以致麻木不仁
麻木就是去掉木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29 18:04:31)

有一个游戏不知道大家玩过没有,就是平坐着,左手握拳上下敲打大腿,右手手心朝下按在另一条大腿之上,前后移动;另外由一位朋友喊:“换”,然后换作左手抚掌前后移动,右手握拳上下摆动。看着很容易是不是?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保证会手忙脚乱的。对了,错了;“对了”是行文的一种方式,表示补充说明,“错了”是表示我说错了,因为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984年,我毫无悬念地进入了中学,却并没有如愿以偿地进入市西中学,原因是我犯了一个“小”错误,我在作文中嵌入了自己的名字,小学老师只说不能把名字写在卷子上,却没有说不能嵌在作文中,如此被扣了五分,与市西中学以半分之差失之交臂。
不成想,却因祸得福,当然,塞翁失马的故事一波三折,我的故事也同样如此,所以是福是祸还很难说,反正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27 21:58:21)

【致版主】这是个系列,这篇没有吃的,但大多都有吃的,所以把这篇也发在这里了 上海人其实是很“势利”的,与现在的“有车有房”不同,三十年前、四十年前,一句“钢窗、蜡地”掼出去,就让好多女人有了向往。你想呀,有钢窗的房子哎,那一定有着厚厚的窗帘,太阳都照不进来。钢窗也有着更好的隔音,遮阳外加隔音,周日就可以多睡上一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烟纸店

获得零食最容易的地方,不是食品店,不是饮食店,前者一年到头也没啥东西卖,买饼干要排队买糖也排队,要粮票要糖票外加排长队,平时也是几个服务员吹牛结绒线。至于饮食店,早上中午晚上营业三次,大饼油条麻球小糖饺糖糕粢饭豆腐浆,都要粮票都要排队,改革开放后好一点,逐渐恢复了馄饨小笼生煎锅贴鸡鸭血汤双档牛肉汤汤团排骨年糕,然而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3-21 15:56:34)

【缘起:这是一个一直想写的系列,其实呢,在2012年的时候,我还在上海时就已经写过几篇,记得是连载在《旅游情报》杂志上的,好象还挺受欢迎的。说是“上海回忆”,其实是“回忆上海”,回忆我记得的上海。大家知道,如今的上海,是个千变万化的世界,各种新式的事物层出不穷,可是节奏太快都不久长,看似雨后春笋般地热閙,实则昙花一现似的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05 14:45:11)

我出生在一个“百废待兴”的年代,在经历了几十年的“赶英超美”之后,终于意识到再也赶不上了,于是只能痛定思痛拨乱反正,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
那个时候,认为科技才能救中国,所以有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说法。话是这么说,但对于一个小学来说,和数理化有关的其实也就是“算术”,算术老师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吃了肯德基,是的,我吃了顿肯德鸡,为了让“不健康生活方式”更具有点仪式感,我还喝了可乐。
是的,美食家吃了快餐,吃了炸鸡,还有可乐。
谁说美食家不能吃快餐的?美食家还吃方便面呢!不过吃方便面主要是来了美国之后,在上海,我下楼就有好几家面馆,至少还有个浇头吧?好吧,我承认主要是因为我懒,女儿不在身边后,我懒得给自己做早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2-28 19:48:10)

“不要美化那个时代!”
这句话是在我的一个朋友看了篇描写上海泡饭的《一碗泡饭,尽显上海本色》后说的,我深有同感。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怀旧”的公号文章,那些文章多半是用图片罗列已经消失了的食品和器物,爆米花、正广和、盐金枣、五香豆、煤油炉、巨龙车,再加上《爱情公寓》中子乔的那句名言:“那时候天还是蓝的,水也是绿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6 14:30:16)

海鸥超市是个很破的超市,但有二个好处,一是有发好的水笋卖,二是有家卖盐水鸭的。虽说盐水鸭我也会做,但我说过能买到且品质过得去的话,我还是宁可买的,上次说到的水笋也是如此,况且这家的盐水鸭还相当的好,不咸不淡,芳香馥郁。
我在那儿买了三年的盐水鸭,总是感觉一次比一次贵,可那个姑娘指天画地信誓旦旦说十来年从来没有涨过价。不过这种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