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玺阁主在美國

不要介绍了,就是那个阁主
博文
(2017-09-18 12:55:00)

烤鸡腿就烤鸡腿,为什么是烤鸡大腿?
因为我犯了个错误!
还记得吗?我贪便宜,在COSTCO买了最便宜的chickenthigh,就是一份有六包,每包有三个的那种。总共十八个鸡腿,我得想法吃了它们,我做了仿熊猫快餐的orangechicken的pineapllechicken,用鸡腿代替鸡胸做了ChickenCordonBleu,还做了番茄秋葵炒鸡块,那道菜非常成功,酸酸甜甜的很好吃,于是就写了一篇,你们在本书中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现在,我正坐在OntarioOutlets的“大食代”里,写这篇文章;我知道,“大食代”是一个品牌,某个东南国家的品牌。上海最早的先买后端着自己找位子的食档,就是“大食代”开的,所以打那以后,我管这种形式的foodcourt一律叫“大食代”。
Ontario的这个奥特莱斯,是室内的,好象是加州还是全美最大的室内奥特莱斯;它是个巨大的建筑,开着车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很开心,因为下周六我就要去参加汇丰公司今年的辣椒开磨仪式了。汇丰公司是生产“是拉差”辣椒酱的公司,一家越南华侨在美国建立的泰国辣椒酱公司,如今他们的产品已经是销量最好的辣椒酱之一了,拥有了大量的粉丝。
他们的辣椒酱每年只生产几个月,这个很容易理解,因为他们只用新鲜采摘的辣椒来做,今年的开工日就是下周六,我将在第一时间目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9-13 15:50:53)


参加了一个聚会,女主人是四川人,嫁了个来美三十年的广东人,那天我做菜,男主人的父亲在美国做了三十年的广东菜厨师,我算是班门弄斧了。我和阿杜一起去的,我们二个上海人。第一位客人,哈尔滨人,如果我和阿杜不算客人的话,哈尔滨姑娘嫁了个墨西哥人,细究起来还是危地马拉裔的。第二对客人,是武汉男人娶了位台湾媳妇,挺有趣的,更有趣的是这位武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9-11 13:52:05)

我不喜欢在美食方面讨论“正宗”,这样会引起不必要的矛盾。正宗的生煎到底有没有“汤”(露)?顶朝上还是朝下?宫保鸡丁用鸡胸还是鸡腿?红烧肉带皮还是不带皮?都是些没有什么意义的争吵。
我写过好几篇“好吃不正宗”的菜话,特别是非江浙一带的菜肴甚至是泰国越南菜,我吃过了绝得好吃,回家后复刻了出来,感到味道挺不错,就归到&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先打个预防针。纲上看到这篇的朋友,请不要在留言中说“现在的鸡激素很多,好几年不敢给孩子吃了”、“鸡腿是红肉,不健康”之类的话,我的《下厨记》系列只讨论好吃,从来不讲健康和营飬的;如果是看纸质书有了上述的想法,那么我们一分为二来看待这个严肃事件。
一种情况是你站在书店翻看时正好看到这段,心想“这个作者怎么吃鸡啊?!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如果在重庆,一碗重庆小面卖七元钱,加三元钱大肠,会有多少?我不知道,我没在重庆吃过小面,谁去了重庆还吃小面呀,我天天顿顿吃火锅。
但是在上海,一碗重庆小面绝对不止七元,一年多前我在黄河路上吃过一家,好象不带浇头的是十八元,要是加份大肠,十元的话是不会有多少的。
我在洛杉矶也吃了一顿小面,六块九角九,要求加份大肠,店员说要加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7-09-01 15:46:47)

我好象去过中国所有的省,只是东三省给我的记忆很模糊,我已经记不得是去过长春还是啥尔滨了;当然我记得去过大连,在那里的海鲜一条街教了排档老板怎么活杀螃蟹,还打算现杀现炒一道葱姜大蟹请不认识的上海人一家吃,因为他点的活蟹被老板烫死了再做于是吵了起来。
结果是那家上海人象见到江湖骗子般地逃走了,错过了我亲手炒的好几道的菜,那个排档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与越南法国菜、菲律宾西班牙菜一样,港式西餐带着浓浓的殖民地气息,前二者由于本地的美食的缺乏,造成了很大的单调性;而港式西餐基于广式美食的底,再披上西式茶点的衣,一下子就成了美食史上的一个成功案例。现在去到香港之外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港式西点。
港式西点,走到了世界各地,洛杉矶也有不少,其中有家叫嘉顿的,颇为有名。
我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8-30 15:06:37)

前几天,网上出来一篇文章,说是有位华人在飞机上“偶遇”美国空军大佬,结果“惊诧”于美国高官不坐头等舱,不住高级宾馆,说是怕“纳税人质疑”,然后那个华人以此感叹这个那个云云。
这种文章,我一看就是假的,这是典型地用中国的思维来考虑美国的事物。美国政府官员出差,有一个叫perdiem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出差津贴”,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