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玺阁主在美國

不要介绍了,就是那个阁主
博文

我差点闯了个大祸,甚至我现在写下的东西,还是会闯出祸来,所以我儘量省着点写,免得我真的上了《西方911》。「西方911」是我根据《东方110》起的,后者是一个上海的电视频道,好象是每天晚上的八点播出,是个新闻类的法制节目,主要就是如何侦破凶杀、劫杀、情杀、盗杀、姦杀、仇杀等恶性桉件的,好多上海人都是边喫晚饭边看《东方110》长大的。这也是为什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在上海的时候,很喜欢喫麦当劳。
什么?美食家喫麦当劳?
是的,我不但喫麦当劳,还喫过汉堡王、肯德基、必胜客、赛百味,我还喫过小龙虾和街边烧烤呢。美食家也是人,是人就不该挑食,至少作为美食家什么都该嚐嚐不是吗?你都没喫过,怎么来评判人家好喫不好喫呢?
大多数情况,我是喫麦当劳的早饭,他们的午饭我也喫过,巨无霸那个,很多年前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10 17:52:59)

前几天碰到位华人,随便聊天。他是从匹兹堡搬到洛杉矶来的,因为「太太喜欢南加州的气候」。那当然,谁都喜欢这裡的气候呀,最冷的冬天,大中午也能穿短袖;再热的夏天,站在树荫下就不会汗流浃背。
不禁使我想起上海来,上海感觉上最冷的时候,是在春节过完后的一段日子,上海又没有集中供暖,衹能家裡装个空调,以前装窗式的,后来大家有钱了,改成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出了个洋相!很大的洋相!
熟悉我的读者一定会说,你出洋相又不是什麽稀奇的事,你不是经常出洋相吗?就是你的书中自己提到的,也有好多次了,更别说你屡屡在朋友圈、在微博上「招认」的了;就是「大洋相」,你也没少出啊?
谁在下面插嘴?小心我拉黑你啊!
说回洋相,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前一本书中说到过二件事,第一件是「美国的盐不咸」,第二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4-11 19:20:31)

前段时间写了篇文章,是关于上海菜为什麽「做不过」云南菜的,结果又引起了争议,我一向否认我是个「美食作家」,因为我也写别的,但不妨认为我是个「争议作家」,因为不管我写什麽,美食也好,文化也好,语言、戏剧评论,都会引起争议。
我常说「如果一个人看不惯你,那是别人的问题;要是一群人看不惯你,那你就要反思一下了。」昨天,有人在周彤的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有查看小票的习惯,得从很多年以前说起。那时我还在飞乐股份有限公司,苦哈哈地做外观设计师,虽说是坐办公室的,可到手的钱比流水线上的工人还少,有时还得加班。
记得有一次加班,我和领导二个人,他在超市买了点吃的来,小票就在塑料袋里面,我闲着无事,就把小票上的金额加了一遍,这下倒好,不加不要紧,一加吓一跳,原来收银条上的总价格要高出实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篇文章可能会让上海人不适,也可能会让云南人不适,心眼小的,就别看了。
有位朋友来问我,为什么上海菜连云南菜都做不过?
用了个“连”字,可能会引起云南朋友的不适,然而从城市省份的经济体量、人均财富来看,这个“连”字是为了突出“做不过”来说的。
我想了一想,好象是的。上海的云南菜,最早开在沪青平公路,因为就在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突然想吃起司,Brie起司,软软的、淡黄的,外面有层白色的薄薄的壳,哎呀,想想就好吃,还鲜美。
可是起司不能空口吃呀,是的,可以空口吃上一点,但纯空口吃,至少我挡不住,得找着东西配配。于是找出一包小饼干来,ricecracker,本来就是买了准备配起司的。
看了一眼包装,花花绿绿的,正面还有“每十六片”的热量、盐份、脂肪、糖份的含量标志,方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加州出了件事,严格地说是加州的星巴克出了件事,其实事情也不是星巴克出的,要出也不是星巴克一家出,问题星巴克是受影响最大的。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位洛杉矶的法官作出了一个判决,要求咖啡厂商、店商在包装上标注咖啡含有致癌物质,星巴克自然受影响最大。
我并不知道判决的细节,是要求加州的咖啡有标注呢?还是全美生产的都要标注?美国的法律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