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对于绮色佳(Ithaca)的美丽我早有耳闻,它位于纽约北部卡尤加(LakeCayuga)湖畔,是康奈尔大学(CornellUniversity)主校区所在地,也是民国时期许多国学大师,文人骚客留学美国的地方,其中最为著名的代表人物包括胡适,冰心。据说“绮色佳”这一形色俱佳的地名翻译,正是出自这二位之手。现代人缺乏深厚的国学根基,也没有他们的浪漫情怀,于是根据读音将该地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8 20:19:19)

小时候,薰衣草是法国普罗旺斯的夏天,遥远却充满诱惑。那一行行紫色的花束,顺着山坡蔓延,无边无际,是梦中的诗和远方。 长大后,薰衣草是衣橱里紫色的小布袋,鼓鼓地,盛满米粒大小的花蕾,掩藏在一堆杂乱的衣物间,长时间地被遗忘;但是偶尔在不经意间翻出,轻轻搓揉,一缕淡淡的香气,缓缓溢出,恬静安然,仿佛旧梦重回心头,忘却了眼前的杂乱。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们行程的第三站便是著名的巴拿马运河,它当之无愧是此次旅行的重头戏,我们千里而来,为的就是一睹风采。 对于“巴拿马运河”这一地理名词,我并不陌生,小时候地理课有讲过,它是连接大西洋与太平洋的一条人工捷径,使原本需要3个月的航程,一天便可到达。但是不知是我上课开小差,还是知识太肤浅,我居然对于以下几个基本概念毫无印象,直到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一年,我刚出道没多久,头脑还没有开窍,对于网上的旅行资源,几乎完全没有概念。看到春天来了,街上的花一树一树地盛开,突然心血来潮,提议去华盛顿赏樱花。据说华盛顿的太斗湖畔(TidalBasin)栽种了三千多株樱花,真可谓万花齐放,盛况空前。老妈一听,当然很兴奋,举双手赞成。她老人家已经在公寓楼里关了一个冬天,早就盼望着出门放风。于是我们趁着周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4-08 19:39:56)
阅读 ()评论 (0)
(2018-04-08 19:03:29)

北国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 当故乡的朋友们四处踏青赏花、享受春光的时候,我们这里还是天寒地冻,一片萧索。光秃秃的树枝摇曳在灰色的天空下,俨然一副寒衣紧裹,正在冬眠的模样,看着都令人心酸。还好,前几日气温回升,暖洋洋的阳光里终于有了些许春回大地的感觉,暗中窃喜。没想到,今晨一觉醒来,峰回路转,竟是满天飞雪,白茫茫一片。临窗远望,玉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这座雄伟的建筑是圣佩德罗克拉韦尔教堂(CathedraldeSanPedroClaver),位于卡塔赫纳老城的圣佩德罗克拉韦尔广场,兴建于1580年,它与旁边相连的建筑构成了圣佩德罗克拉韦尔修道院。 教堂的得名是因为这里保存着圣人佩德罗克拉韦尔(SanPedroClaver)的遗骸。上图显示的正是根据他的故事创作的铜制雕像:位于左边的是克拉韦尔,右边是非洲黑奴。克拉韦尔是一位西班牙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海上航行了整整两天以后,我们终于到达了行程的第二站----卡塔赫纳(Cartagena,Columbia),它是哥伦比亚共和国重要的北方海港。那是一个美丽的清晨,游轮一大早就靠港了。当我们睁开惺忪的睡眼,映入眼帘的是远方邻水而立的摩天大楼,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 游轮的近处是堆满集装箱的货运码头,似乎仍在沉睡。一排装卸机伸着长长的手臂,仿佛是在欢迎我们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们行程的第一站是公主岛(PrincessCays),它位于加勒比海巴哈马群岛(Bahamas)中一个狭长的珊瑚岛(Eleuthera岛)的南端,是公主号游轮专属的度假村,占地30英亩。 十多年前,我们第一次坐游轮,曾经搭乘挪威号(Norwegian)到过巴哈马群岛,当时的那个小岛叫GreatStirrupCay。我还记得那里有温暖的阳光,白色的沙滩和挺拔的棕榈树。碧蓝清澈的加勒比海波光粼粼,高高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位于佛罗里达南部的劳德代尔堡(FortLauderdale)没有冬天,虽然已是十一月,但这里依旧艳阳高照,穿一件Tshirt就可以出门了。这时,我们正坐在劳德代尔堡国际机场的登机楼里,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流: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是刚刚走下飞机,正将开始度假的幸运儿;安安静静满眼羡慕的是我们这些不得不回家销假上班的可怜虫。一时间,许多无奈,许多不舍涌上心头。那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