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我爱丁二酸钠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吊炉烧饼扁又圆, 那油炸的麻花脆又甜, 粳米粥贱卖俩子儿一碗, 煎饼大小你老看看, 贱卖三天不为是把钱赚, 所为是传名啊, 我的名字叫刘保全。 打倒了四人帮,人民得解放。对我来说,就是可以听到我们从小妈妈就唱给我们听的《洪湖水浪打浪》,也可以听到早先爷爷讲给我们听的侯宝林相声了。 一天,收音机里侯宝林郭启儒在说着相声《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四月份清明节回老家,为了弥补三月份没有回家看老妈的缺憾,就让同事开车回去了,自己多住几天。而我自己则开始了每天的神遛达,四面八方地去过了许多梦中去过但前半辈子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地方,毕竟一天走5000~15000步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儿。下次再回去时去的三个目的地都定好了。话说一天下午,我从西面遛达回来,从村东迎面开过来一辆大个儿路虎SUV,白色的,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自考上大学,若买重要东西肯定是去百货大楼、劝业场、中原公司一路遛下来。在劝业场里,我不止一次对着螺旋楼梯想起来一件事情:一个穿着不错的乡下小脚女子,叽里咕噜地从上面滚下来。这是我本宗五服之外的三大伯在街头闲聊时讲过的一个故事情节。这个摔滚下来的女子,是他的小二妗子,即他舅舅的小老婆。这个三大伯是马上就要发大财成为村里首富的,只可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一般两个月回老家探望我妈妈一次,一个星期打一次1~5电话,另外出差候车候机时再给妈妈多打电话。去名寺大刹,若有敲钟击鼓机会,肯定不会放过,让妈妈欣赏钟鼓之音。 我越是忙,电话打的就越少,老妈理解。 上个月在闭关给研究生改论文达半个月后,才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距前一个电话应该有十多天了。老妈和我聊的最多的是我春节前搬回家的茉莉花、茶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好德是我外祖父不在五服之内的堂兄弟,是我们村在文革期间唯一因为文革而自杀的。 1967年初冬的一个早晨,炕上被窝里醒来的我在玩着一个小把戏。就是把双眼怎么的那样一眯,然后呢,北方的、单调的、方方正正的纸糊窗户框就会逐渐变小、并缓缓地向我移过来,在半空中悬着,有时还有前后的漂移。我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后来有时候还教给妹妹弟弟玩。我们把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姑姥爷,就是我妈妈的姑父,我妈就一个姑父。 小时候在周围几个村子里总能看到这样一个景象,一个气质非常不错的中年妇女,头发梳的像前国家名誉主席那样,可是她夏天也穿着大棉裤,口里面不断地凄惨地低喊着“继元哪,继元”。 经常看见有几个孩子在她背后不远处喊着“疯子”,但我妈不许我招惹她,说她是她表姐的“老大家”,即这个疯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谈完了史大少,再谈赵二少。赵二少的爹,乡人尊称为赵老福,这类似梁斌小说《红旗谱》中的反面角色冯兰池被称为冯老兰。这个赵老福,小时候是个穷光蛋,后来去关外当学徒、做买卖,几十年下来,也积攒了大量财富。回乡之后的赵老福,盖了四套宅院。三个儿子每人一套大院子:二门里的内宅是三间正房带六间厢房(还没有我姥姥家阔气,我姥姥家的是三层正房即3x3=9[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故乡旧时,把有权有势有财的人家处于中青年的第二代尊称为“XY少”,这里X是姓氏,Y是大排行(一般是一个父亲的所有儿子或者是一个祖父的所有孙子或者是一个曾祖父的所有重孙子按出生年月日的排行),少是少爷的意思。 这个史大少当然是姓史,而且是在众堂兄弟中排老大。 宋各庄史家,是我外祖父的外祖父家、也是我外祖母的外祖父家,还是我祖母和外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2-23 02:14:50)

第一次去扬州是在前年。到了扬州,就去参观了朱自清故居。 知道朱自清,是因为高一的时候,学过他的《荷塘月色》。 我们语文老师是北大俄语系毕业的。他用上海普通话读着“。。。。。。,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 这课文太难了,除了第二年复课考成省文科状元的哪位,反正我其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20 11:08:00)

临窗一枝开,
款款待春来。
别梅花落尽,
无雪与争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