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12-31 07:46:09)

知道齐邦媛还是从张大飞的故事。张大飞是国民党空军在抗日战争中血洒长空的4321名飞行员之一,歿于1945年四月日军投降前夕。他和齐邦媛是故交,张大飞因父亲在东北帮助抗日,被日本人杀害,兄弟姐妹逃出东北,从此四散飘零。后来参军为父复仇,与齐邦媛的通信成了他慰藉思乡恋家的替代。只是彼此都从不曾说出的爱恋,在最后给齐邦媛哥哥的诀别信中写出“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练习英文写作。
HillbillyElegyreachedtothetopoftheNewYorkTimesBestSellerlistinAugust2016andJanuary2017.Itwaspublishedattherighttiming:presidentialelection.Theconservativesandrepublicanswerepromotingthebook,sayingthisbooksdescribesthesituationofworkingpoor,thewhitepeopleinpoverty,andtheunderclasswhitepeople;whofeltbeingneglected,thuswereangrytoAmericagoverment.Trump’svictoryintheelectionc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2-07 20:54:51)

在附近几家图书馆借这本书的时候,惊异地发现所有纸书,电子书,语音书,都借出去了,waitinglist上也有几个人。我看这本书是因为忧心美国的现状。从去年大选开始乱象纷呈,“美国是衰落的帝国”的说法不绝于耳。希望这本书能从过去的历史预言未来,带我们一窥水晶球里的秘密。一想到在这个小城,还有若干人和我一样忧心忡忡,不知是喜是悲。后来在网上找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作者很会讲故事,很喜欢。是关于个人成长和管理团队。总结下来并没有新鲜的思路,但是他引用了各种故事很有说服力(大脑的生理学研究,Google,GE等大公司的研究,娱乐界制作电影电视的团队,玩扑克的高手,以色列将军,飞机失事,太丰富了)。个人成长就是:寻找动力,生活里如果小事上能感到可以控制就会感觉更有动力;设置长期和SMART的目标;想象成功应该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Florida的迈阿密飞哈瓦那,只要三十分钟,这么近的距离却因为政治原因很难跨越。对古巴已经向往了两三年。有一个同事跟团去过古巴,回来滔滔不绝跟我说了几个小时所见所闻,让我心中的草狂长。但是当时去古巴只能在墨西哥城,cancun,拿骚转机。做research的时候发现中转站墨西哥城挺好玩,于是2015年底本来要去古巴没有去,去了墨西哥中部十日游。等到后来我们去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所谓地理的囚徒,是说世界上国家都受限于地理位置,与邻国交往,对外扩张,各种策略皆由地缘决定。书里讲了十个关键的国家和地区。 领土第一的俄罗斯,这两年在乌克兰闹出不小的动静,读了书才知道是因为乌克兰对俄国特别重要,境内的Crimea克里米亚,有不冻港,掌握这个地方就可以由黑海出去。俄国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让入侵俄罗斯成了不可能的任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十来年前,我们一家四口在法意进行了两周之旅。 在那之前,我自己一个人在欧洲玩过几次,主要是风光游。 在玩的这个问题上吧,我是暴走一族:出去玩,从早上一睁眼就往外跑,到睡觉时间了才回旅馆。有一次在瑞士过境只有几天时间,早上一下飞机,就租车从苏黎世开到Lucerne,到了旅馆放下行李坐小火车去Pilatus山上俯瞰市景,下山后在廊桥附近吃饭,逛街,看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抓紧一切时间听完了最后两本书。 第三部开始是“我”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作家,取得名望。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她受到了许多年长女性的帮助,坚持她要继续接受教育的小学老师,给她带书报帮她开眼界的中学老师,然而最终的伯乐是她的婆婆,把她随手写就的送给男朋友的礼物拿去出版。 新书带来名誉的同时,“我”也受到很多攻击,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快到Cottonwood的时候我们和北边下来的队伍终于汇合了。我们都走了快2/3啦,他们严重落后。北到南这一组人数至少是我们南到北的两倍,自觉体力不够,或者头一次走大峡谷的(除了我)都选了这个路线。他们这么慢也是因为心态更加放松,不像我们这一组目标明确,据说他们下来的头两个小时都在照相。当然我们这一组除了世敏我和我都走过大峡谷多次,估计美景也见得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从PhanyomRanch到Cottonwood这中间七迈又是不一样的风景,大半是沿着溪水走。上午十点气温已经升高,好在头半段我们都走在峡谷的阴影里。这时候我和世敏紧紧跟上专心赶路带队的大长腿队长,他的配速达到了15分钟一迈。 我心里有点犹疑,以我仅有的一次半马经验看,前面太快,后面会崩。跟着队长走这么快会不会也有这个问题呢?然而我别无选择。刚开始还想照美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