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8-14 21:44:39)
"洞中泉水流不尽"出的很绝。关键在“中”和“尽”两字。”中“字在此联中是作为名词,以表示范围,但是个虚词。所以,须用一个词义相同,或近似的名词与之相对,而且组成的词亦须如上联一般淡雅,清幽,恬静。由于上联已占用了最佳的”中“字,以个人愚见,只有”间“字为最佳,如山间,林间等。其他如月下,雾里,烟里,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24 21:12:58)
据说,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开了一个有关食品安全的研讨会。会后,举行记者问答。期间有记者问相关学者:“现在市场上,素菜化肥含量严重超标,水果农药残留量严重超标,连茶叶也因为有害物质过高而到了不能喝的地步。什么都成了假的。请问老百姓还有放心安全的食品吗?”
学者听完,没好气地答道:“提个问题也不动动脑子,既然什么都是假的,你以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23 15:01:57)
据中国台湾省东森台关键时报导,中美贸易之战暴风起,战鼓擂。
美国追加加税清单:龙虾,贫铀核废料,不锈钢下脚料,喷火器,大炮,。。。。
中国回敬追加清单:东南亚特产红毛丹,山竹,。。。。
战呼?戏呼?
古人云:“治大国如烹小鲜。”
大国之战有如小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卸甲还乡后,与几位故旧把盏相叙。三杯两锺,别来长短,很快就跑到男人们的永恒主题上。
一位校友对我说,给你讲个故事,是你班上的。我问他,是谁。校友说,讲完了,你猜猜看。
说到生我育我的那一方水土,南京,想来许多人都知道,当年,那是有名的四大火炉之一。三伏天里,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就没个凉点的时候。
而事情就发生在我还乡的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01 18:51:32)
今天是长周末的第二天,打算包饺子。和好了一团面,就去整馅儿。然后歇了一会儿。待回来准备包时,发现面团变大了不少,成了发面。正在发楞功时,朋友来电话,问我在家干啥呢。我就把这事说了。朋友说,那简单,包包子就是了。当时听了满高兴,还送了许多好听的奉承话。聊完电话回过头来,才发现,好话都白说了。那点面做包子还差许多,才能把馅包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结婚是合二而一,离婚是一分为二。一个男人离婚,必有一个女人离婚。同理,一个男人结婚,就有一个女人成家。一分一合,应该是平衡的。何来男的再婚率会比女人高?
想了好一阵,才明白,这男女分分合合之事不是数学公式能算清的。
我的一位当省环保局长的朋友,六十多时,被一个三十多未婚的泡上了。在此案例中,男的再婚率是100%,女的是0%。
子曰: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文革前,记不清是六二年,还是六四年,德国曾有一个与轻工机械有关的代表团来中国访问。当时隶属于轻机部的南京机电学校是其参访的单位之一。而且是德国人要求的。该校给德国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当即送了一辆奔驰给机电学校。在宁的党政军煞是羡慕。据说,总理有话,车是德国人指名给点学校,谁也不能染指。直到文革初,还在机电学校。后来,就不知被谁咪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有个坏毛病,看小说,里面的人物情节烂熟,甚至多大七八十来个字的洋名字,也能脱口而出,就是记不住作者的名字。看影视作品,是记不住演员的名字。
看霸王别姬,师兄弟两照完相,走出照相馆后,师兄在前,旁若无人地向前行,师弟紧随其后,行了几步,扭身回眸,非常漂亮完美的男同女角神态。这是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只是不知道,那是大名鼎鼎的港星张国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26 19:04:02)
六九年中,来了位新指导员,姓钟,六三年的上海兵。他父亲在上海老北站对面,路南的一家药店工作。
指导员来后,第一件事是忆苦思甜,要求大家吃忆苦饭。
哨长是六五年的松江农村兵,算起来与指导员是老乡了。接到指示后,立刻行动,带着全哨不值班的人下山,从自留地里收割了一大堆牛皮菜叶子。回到山上,哨长亲自掌勺。因为其他人都不知道这忆苦饭是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17 16:58:48)
一九六五年,母亲随部队到安徽大别山区拉练。按照部队首长的命令,每到一地住下后,都要参加驻地村庄的田间劳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