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erWho

生旦净丑 演绎人生戏台
个人资料
博文
他的岳父葛教授几天前上厕所摔了一跤,撞到左肋,被送往医院,葛晓蓝急忙赶往国内。 好几年前,他们给各自的父母各买了价钱不菲的房子,现在都翻了几倍。可惜的是,穆家父母年事已高,不能充分享受优质的住宿环境,大部分时间呆在家里,跟保姆朝夕相处。葛家两老口身体状况好得多,葛教授这么一摔,晚辈不免捏把汗。老人经不起摔呀。 四位老人多次来美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他们吃中饭的地点在罗兰冈,一家港式西餐馆。张虹身着西装套裙,中跟皮鞋,手里拎的是昂贵的欧洲包。她伸出手,他握了握,再把她拉近,两人不贴胸地抱了一下,非常自然,好像他们真的很熟。张虹问他想吃什么,穆国民说,随便。她说,我来点吧,不客气了。点好餐,他们用意大利苏打水碰杯,张虹再次感谢,穆国民说,小事小事,别谢个没完没了。张虹说,倒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三章一位老朋友介绍的客人来到穆国民的办公室,谦逊地要求指点。她像是四十,接近五十,个子高,嘴唇抹了极淡的口红,脖子上套一条白色短围巾。她掏出名片,上面只印了苏珊博士的中英文,没有地址,没有电话。朋友介绍,这女人算江湖高人,中国出生,欧洲读过书,美国读过书,好像嫁过人,老公是白人。她满世界跑,来去无踪,说不定是通天人物,究竟是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穆国民躺在黑暗中,耳朵分外的灵敏,似乎能听到后院落叶的簇簇声,似乎能听到车库软水器的嘶嘶声。附楼隔得远,儿子和小宋年轻,也许正在做年轻人热衷做的事,象他二十年前那样。如果他们将来结婚,安全走过几十年,会不会一样会变得彼此厌倦?他努力让自己的思绪从儿子移开,他以为,此时琢磨一对年轻人是对儿子和小宋的不敬。他并没有失去性欲。性欲在,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娶上葛晓蓝,是有那末一点故事。 二十多年前,他在洛杉矶谋生几经波折,终于在一家中资公司谋了个好位置。某天,他心满意足地坐在办公室,隔着大玻璃窗,俯视10号公路奔流的车辆,觉得他该回一趟国了。 这是他来美四年后第一次回国探亲。家人很高兴,很自豪,亲友们引来了一票女朋友,他一概否决,居然没被抱怨。同学会上,有人拿《一个北京人在纽约》说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二章 儿子已经到家,上身脱得只剩一条小背心,露出块块肌肉,走路带跳。他痴迷锻炼,中学开始上健身房,选大学的时候,州大现代化的健身房让他迈不开步,说就它了。听他女朋友宋嘉莹说,他习惯不改,泡在健身房的时间比图书馆长。 儿子自己选了外州州大,农业经济专业,认为美国的农业搞得非常成功,占人口百分之几的人口养活了几亿人还大量出口,他想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放下座机,他打开手机,漫不经心地浏览。他的心绪不太宁。他想出去遛遛。正好,葛晓蓝走过来,说,我先回去了。他问,回去?不一起吃中饭吗?她说,昨天跟你讲过,今天我要和朋友在帕萨迪纳的玫瑰园喝茶。他拍拍脑袋,说,你是讲过。瞧我的记性,怎么给忘了?她和几个朋友隔上一段时间约会,喝英式下午茶,轮流做东,地点不重复,覆盖整个南加州。她们很把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夏伟走后,穆国民在会所转了转,跟几个晚到的熟人互通近况,然后开车回家。高峰期已过,路上照旧堵车。他打开天窗,新鲜空气夹杂着都市的喧嚣倒灌进来。脑海中,他试着回放夏伟投资项目的细节。项目立意好,地段佳,夏伟的操作能力强,运气好的话,这项投资能获得可观的回报。给夏伟300万,不多不少,完全丢了不至伤筋断骨,何况,怎么可能完全丢掉呢? 公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一章一个暖风熏人的秋日,穆国民比约定时间晚半个小时到某会所。会所位于洛杉矶城中心一家银行大楼的第46层,需先乘电梯到32层,经保安验明正身后,换乘一台专用电梯直达。会所前台的接待小姐记得他,冲他一笑,说,穆先生,好久不见。他照规矩,掏出会员卡,晃一下说,你说的对,我好久没来,会所的福利错过好多。下次续卡,会所应该给我打折。小姐公事公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17 15:39:41)
一 祁芳是个作家,准确地说,是颇有热度的业余作家。作家,曾经那么高不可攀,不留神自己成为一位,心理适应了好一阵。 万事皆有开头,她的文学之路怎么开的头呢?一个偶然。 她在一家中型科技公司上班,坐隔间。紧邻居是新招的女大学生,越南华侨,个子小小的,皮肤特别好,白得发青。部门经理,已婚的中年男,对这个新下属表现出来的热情接近放肆。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