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erWho

生旦净丑 演绎人生戏台
博文
第一稿发给叶导,几天没动静,她急得要命,想听取意见后着手修改。她听说过,剧本不翻十几道烧饼成不了型,有人改几年改不出来,智力体力双双跳水。她不便催,又没心思干别的,挂在案头的台历从第一天工作划起,转眼划到二十多天。 叶导回复,说最近忙于拉投资等等,抱歉抱歉。他提了几十处建议,意思是注意画面感,对话切忌太长。她问他的总体印象,是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天她请假,跟学生顾问谈儿子在社区学院的选课。谈完后,她到附近的墨西哥餐馆买了一份外卖,坐在高中附近的公园吃。正值上班上学时段,公园里面的人不多。一对墨裔女孩围着人工池塘散步,牛仔裤绷得铁紧,暴露了身体所有的缺点,她不理解,但不关她的事。一对祖父母陪三个孙子辈玩棒球,祖母一人忙个不停,虎虎带生气地挥舞球杆给孙儿示范,为孙儿的努力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后一家的女编辑倒是好心,说,你们这些业余作家,初衷都是自己喜欢,并不指望成名发财。祁芳的腰杆一挺。女编辑说,写到一定程度,出版也是合理的想法。出版就按自己的意愿,不改书名不改内容,不迎合别人迎合市场,多好。祁芳的腰杆又挺。女编辑话锋一转,问,你知道最卖座的书籍门类吗?她说,不是太清楚。女编辑说,穿越,盗墓,神鬼,玄幻。你自己会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他反应过来,说,你别见怪,不是针对你。你在美国那末多年,习惯有话直说,摊开来讲。你打包发过来的文字,我在周末读过,一口气读完,文字好,情感真实,细节处理到位,出版不是问题。找我们出,绝对找对了人。我们的出版宗旨是:书是用来书房收藏的,不是用来一次消费的。祁芳旅途的劳累被一扫而光。这个编辑爱聊,爱跑题,但接地气,满可爱的。编辑说,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眼下,季老对她做家务出现的恍惚看在眼里,一定记在心里,他不发脾气,真是难得。有时写得很晚,她恋恋不舍地上床。季老睡着了,靠近他那温暖雄性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幸运,心里涌出某种幸福。唉,真想再写,真不想上班。她又发了一篇小说,在网站引起轰动,题材还是她拿手的爱情故事。她劝季老读,季老问多长,她说已经连载到第37,季老问,快完了吗?她说,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祁芳是个作家,准确地说,是颇有热度的业余作家。作家,曾经那么高不可攀,不留神自己成为一位,心理适应了好一阵。万事皆有开头,她的文学之路怎么开的头呢?一个偶然。她在一家中型科技公司上班,坐隔间。紧邻居是新招的女大学生,越南华侨,个子小小的,皮肤特别好,白得发青。部门经理,已婚的中年男,对这个新下属表现出来的热情接近放肆。同事们敢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01 18:02:38)
他到昆明办事,出乎意外地顺利。接待方说,出来一趟不容易,事情办成了,轻松轻松吧。他当然要轻松,当然想轻松,这个单子拿下来,公司给的提成可不是小数目。 人说云南好风光,处处留花香。他决定到丽江一游,给自己三天时间。丽江名闻遐迩,世外桃源般的风景,不知何时开始,挂上了“艳遇之都”的美名(恶名?),据说,山清水秀间,漫天飞舞着荷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7 12:21:33)
老倪从健身馆的泳池出水,走进蒸汽房。新汽正在排入,“哔叽哔叽”地撒欢。一片氤氲之下,空无其他人。老倪暗喜:当会员两年有余,头一次遇上超VIP待遇,单间哪!今天算个啥日子?不可虚度!他站立着,膝部稍曲,腹部小收,手弹了几下胸部,满耳脆脆的回响。十足雄性哥肌肉的碰撞,断无油腻男肥肉的耷拉。这把年纪,还能如此,你说,你说,你说呀…&hell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3 12:28:14)
一 余枫是学问人,喝过洋墨水,秉持文人的傲骨。阴差阳错,他居然和一个边远地带的县委书记搭上瓜葛,继而命运相连。 从美国拿到博士学位,他在西海岸的某城市干过城市规划,倍觉升迁前途无望。通过国内的一场招贤活动,他对一所大学开的条件很感兴趣,动员老婆一起海归。回国后,他们生了一个女儿。他自己从副教授再升教授,行政上兼了学术副院长,成为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2-22 12:39:14)
她在洛杉矶的黑人学区当高中英语老师,每年都想转出去,每年均不如愿。好学区难得开放名额,一旦开放,竞争者众多。 每天上课面对的是一群读书如同受刑的孩子。他们吸毒,酗酒,男生隔一段时间就有坐牢的,女生隔一段时间就有怀孕的。他们骂白人是白鬼子,仇恨让他们全身发抖。学校组织课外活动,出不起5块10块费用的家庭占2/3。她为几个赤贫的学生垫过数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