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婳的天空

心素若简 人淡如菊(原创作品 请勿转载)
博文
(2018-05-21 09:35:02)
(十)回不去的岂止是时光我看着和平时大不一样的陈玉荷,一阵阵恐惧,陈玉荷真地杀人了?那她下一个目标是我?“你知道吗?若遥,我等这天,等很久了,你出国后我一度以为这天永远不会出现,我仿佛失去了人生目标!”陈玉荷的话颠三倒四,脸红扑扑的,我感觉她喝了很多酒。我惊恐地望着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着脚步,想着该怎样脱离是非之地,也想到一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九)有的事情不知道永远比知道更好李叔送我去赴约的路上,几次三番欲言又止,弄得我有些发毛,故意把事情歪曲着来说:“李叔,你们是不是有很多事情瞒着我?我其实是多余的,没娘疼,没爹爱,根本无需存在……”李叔大约被我认真的神情吓到:“若遥,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从来都是家里最最重要的,不过,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有的事情不是几句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八)没有触底就有可能峰回路转我心事重重走进家门时,李叔在院子里洗车,看见我,他笑着打招呼:“还好吗?若遥,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时差没有倒过来?”我一愣:“只是没睡好!我爸在家吗?”“那赶紧去睡,今天年检车,我先溜回了一下,等会儿去接你爸!”李叔还是笑容可掬。我长舒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我最不想见的就是父亲,可我又不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七)爱和恨从来都不需要理由我原来的打算要去公安局,让死者安息,让善恶美丑和惩罚摆在它们该属的位置。但韩成正的胸有成竹却让我止住脚步,惴惴不安和恐惧弥漫了整个心头,我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这个我出生的城市,我见证着它一步一步更加繁荣,美丽。可突然间变得陌生,很多的建筑物仿佛一夜间拔地而起,素不相识。我呆呆地矗立街头,想知道自己究竟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六)撕开冰山一角早上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房间,我睁开了眼睛,又是一夜胡乱的睡眠,我茫然地打量着屋里熟悉也陌生的一切,我的房间从来没有出现过粉红色或是卡通娃娃,那些在我眼里全是幼稚不堪,床对着一排高达天花板的木头架子,里面码列着清一色的书,书的品种也是清一色的悬疑小说故事。我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书架上,心翻江倒海和书里的侦探们一道在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五)散不去的迷雾越积越浓 张茵茵死了?!张茵茵死了?!什么时候死亡如此轻而易举,可以顺手拈来,如花的生命也是瞬间嘎然而止,我真的很困惑。 “怎么死的?”我木然机械地发问。 “这……”韩成正有些迟疑:“我不是很清楚,听说是自杀,但那发生在她和浩浩分手很久之后。应该和浩浩没有关系的……” 自杀?又是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四)震惊还在后面 韩成正这么快就知道我回来,毫无疑问,肯定得归功于我的父亲。在我二十五岁的生命历程里,父亲一直笼罩着我,用他所谓的爱,我的感觉是如阴影一般。从幼儿园就已经开始,我从来都是享受老师和同学的特殊待遇,不管是否愿意。我也很努力地摆脱,都是徒劳地挣扎,父亲是谱网的蜘蛛,我是网中猎物——可怜的小虫。我也为自己这种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三)死亡大戏闭幕后的回溯我家依然是老样子,装修华丽,干净得一尘不染,空旷得可以听见说话的回音,客厅里大理石地面泛着寂寞清冷的光。让我想起多伦多我和韩浩租的公寓,小小的,堆得到处的心爱之物,还有那铺了满屋的地毯,充斥着温暖的味道。忽然间有些不明白为何自己会离开跑到这里来,这个家并不是我的归宿呀!陈玉荷应该一直疑惑我的突然回来,但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二)无缘无故的就不会是自杀左门豪——我的表姐夫,应该不过三十四五的年纪,身强力壮,上次见他还可以吃下整头牛。怎么可能?我飞速地询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交通意外?表姐应该不在微信上,没有应答。任我在困惑震惊中挣扎,我本已经在谷底的心更加沉落,难道我的母亲血系那边有被诅咒的光环吗?怎么老是发生这种事情?老妈徐遥照片上看过去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04 09:54:27)
(一)意外之后是更意外 加拿大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虽然在我眼里有些破败不堪,但却并不因此而缺失它的魅力,这个机场永远是忙碌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我是闲散的,班机登机手续都要再等四个小时后才开始办,我无聊得去数从身边路过的人来打发时间。琢磨着为什么人们会蜂拥而至,多伦多究竟好在哪里?已经在这生活了两年的我还一点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