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一向对大城市不感兴趣,纠结着要不要写这篇,后来想着回国一般不写游记,这次是目前唯一完整的一次,那就应该有始有终,上海是我们旅程结束的地方。 这次旅行中到上海两次: 第一次是丽江飞上海,晚上转火车去宏村,在上海逛了几个小时,办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把一个托运行李寄存到我们从婺源回来时要住的酒店。在去宏村途中,我们中巴转大巴,老麦被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我们并没有住在婺源县城,而是住在县城以北车程半个小时的思口镇漳村的花满堂。我选酒店客栈首先看装修是否有品味,在携程上看来看去县城里的实在没看上,看到花满堂的照片很喜欢。那时我还不知道包车价是按住在婺源县城算的,幸好漳村正好在婺源的北线而且离县城不算太远,所以只加了五十块。所以去婺源玩如果包车的话,不要住离县城太远的地方。 据说《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婺源东线有篁岭,江湾,月亮湾,汪口,李坑等地。秋天来看的重头戏就是篁岭晒秋,其它的古村落规模都比不上安徽,如果有油菜花的时候看看还不错,其它季节也就一般般。比如月亮湾,我们的师傅停车让我们拍照,就是河中的月牙形状的小岛,但如果油菜花开再配上烟雨濛濛,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篁岭晒秋: 这个晒秋本来是当地农民生活的一部分,因为在山上,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黄山北站坐高铁到婺源近得出乎我的意料,只要二十多分钟。婺源位于江西安徽交界处,历史上婺源是属于安徽,所以婺源的古镇建筑风格和安徽的西递宏村非常相似。 在安徽黟县及歙县一带旅游,基本上可以依靠公共交通,而婺源的景点非常分散,公共交通很少,如果不是自驾基本上要包车。包车价大概三百左右,如果不住在婺源县城,要加五十块。我妹在携程上给订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胖胖”是宏村我们住的客栈的一只颇有个性的狗,把我和老麦都圈粉了。说实在话,时隔二十年后故地重游,有些失望。但邂逅“胖胖”是此行的最大亮点。 我们在宏村住的客栈地理位置很好,出了院门几步就是月沼,也在宏村主要街道旁边(晚上夜市),离南湖也不远。价格三百多,就是房间小了些,老板很热情。 整理照片时才留意原来还有投影仪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西递和宏村都在黟县县城附近,从宏村去西递很方便,到黄山北站的大巴车就经过西递。 在村外有个小山头,可以俯揽整个西递村。现在看上空空的田野里已经种了油菜籽,到来年三月就是一片黄,这个山头就是最佳观景台。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村口都进不来,更别想上到这个观景台了。现在景区种油菜的观赏价值已经远大于菜籽油的价值了。 下山时碰上了一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离开丽江的下一站是安徽宏村。行程是丽江飞上海,上海坐火车到黄山站,再坐公共汽车到宏村(两个小时)。黄山有两个火车站:黄山站(旧站)和黄山北站(新站)。黄山北站每隔一个小时就有大巴直接到宏村。高铁只到黄山北站,上海每天有两班高铁到而黄山北站,大概三个多小时。如果坐早上一班,我们就要在上海住一夜;如果坐中午一班,到了黄山北站后没有大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玉龙雪山离丽江县城相当近,地图上直线二十公里,丽江有公交车到玉龙雪山。我们因还要看《印象丽江》演出及玩蓝月谷,害怕时间来不及,就决定跟团。我妹妹还给订了一个只有八个人的小团(价钱贵了一倍),所有门票,车票及午餐都包了,司机兼导游师傅挺不错,讲解的清楚,等人耐心。 玉龙雪山是中国最南的雪山。近年来越来越干燥,雪越来越少,导游指给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对丽江的认识始于花间堂。花间堂是一家连锁精品客栈,全国各地都有,始于丽江,现在在丽江有八个院子(除了一个墨香院在束河,其余都在大研古镇)。 我六年前第一次和我妹妹来丽江时住在花间堂,就成了花间堂粉丝。那次也是十月,我和我妹几乎哪儿都没去,两三天就在花间堂的每个院子逛,喝下午茶,招猫逗狗,每晚住不同的院子。上次住的是花间堂植梦院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离开重庆飞丽江。我原本打算返回成都由成都飞丽江,这样就不用多带行李了,后来发现重庆飞丽江的时间比成都好,价格也好,就改主意了。我订的重庆飞丽江的机票是240人民币,而成都飞最少要360。后来才知道重庆飞哪儿都比成都便宜,飞国际航班便宜得更多,所以有些成都人干脆坐火车到重庆飞,如果一家人出行,那还真是节约不少。 在重庆到丽江飞机上,老麦弱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