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江书屋

有时间看看书,打打字挺好的。
个人资料
夏维东2015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汉武帝和周穆王很像,都有强烈的征服欲,他们喜欢在任何一个地方以君临天下的姿势出现,然后以美声唱法高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种感觉自然很爽,可是代价很大:穷兵黩武,民不聊生。汉武帝的功绩真的有那么大吗?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承认,他死前两年下《罪己诏》,为自己对国家的伤害道歉,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五岁或者五十岁的穆王登基后,马上册封劳苦功高的辛游靡为“长工”,封地在西翟的西河。另有一说,被封“长工”的不是辛余靡本人,而是他的儿子,辛余靡本人在捞昭王和祭公两具尸体之后,力竭而死,和他捞上来的那两人做了伴。西晋大才子左思在其“洛阳纸贵”的“三都赋”之《蜀都赋》里说:“昔周昭王涉汉,中流而陨,其右辛游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位祭公是位听话的好臣子,劝谏不成,便唯王命是从,“祭公、辛伯从王伐楚”。昭王或者祭公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让“辛伯”一同出征,这个人让他们俩都死有葬身之地。 浩浩荡荡的周军到达楚境后,迎接他们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天大曀”,意思是发生了日全食!野鸡、野兔吓得四处乱窜(“雉兔皆震”),当时人对日食的了解绝不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周昭王大概也没心思去干涉鲁国内政,他自己的烦心事也不少。当时的楚国国君是熊绎的孙子熊?(dá)(也有可能是其曾孙熊胜),他不仅不上贡土特产“桃弧、棘矢”,还对大周出言不逊,说他一个外国人,凭啥要给“中国”交税? 这话隔着千山万水穿到昭王耳中,昭王气坏了。他倒不是有多稀罕“桃弧、棘矢”——只要走私几头牛,那玩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十六章王道微缺 周康王的儿子姬瑕继位,成为周朝的第四位天子,是为周昭王。《周本纪》关于昭王的记载不足三十字,兹录于此:“昭王之时,王道微缺。昭王南巡狩不返,卒于江上。其卒不赴告,讳之也”。 短短的几句话,却透露着意味深长的玄机:“王道”何以“微缺”?为何南巡不复返?为什么秘而不宣昭王驾崩的消息? 周昭王的名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7)
康王二十三年,《竹书》里没有相关记载。根据出土的大盂鼎,那一年康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事任命,被委以重任的大臣叫盂。康王告诫他不能醉酒,说殷商就是因为醉酒丢了天下(当初武王伐商列的四大罪状里可没有这条),要他尽心辅佐。康王拿盂当顶级重臣看,让他主管军队及司法,这意味着盂兼任夏官司马和秋官司寇两职。康王登基时的三个顾命大臣,毛懿公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楚国与周从来没有过蜜月期,虽然有过合作,它们之间的主旋律就是唱对台戏。自熊绎变身“蓝瘦香菇”之后,他们主动承认自己是“蛮”,而且和夷、戎、狄一样宣布独立,不甩“中国”。《国语•楚语上》庄严宣告:“蛮、夷、戎、狄,其不宾也久矣,中国所不能用也”,楚国在诸侯国中第二个称王,直接把自己提拔到和周王平起平坐的高度。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周本纪》写到《毕命》就让康王“毕命”了,其实后面还有好多事都被司马迁快进给省略了,那些事还都不是风花雪月,不知道为什么太史公直接让镜头跳过去。《毕命》发表那一年,顾命大臣之一,低调的毛懿公“毕命”了。 周康王后来又召开了诸侯大会,并给几位优秀诸侯发奖状和奖杯,奖杯是“宝器”,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很可能是鼎,鼎的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康王登基以来,工作进展一切顺利。第六年,发生了一件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事件:周成王的外公、德高望重的姜子牙因病医治无效,于齐国第一人民医院去世。 康王的老婆王姜来自姜子牙家族,王姜其实不是她的名字,仅是代号,意为姓姜的王后。王姜这个女子不寻常,根据出土的一些西周青铜铭文,她作为康王的形象代言人出现在多种领域:巡视军旅、封赏诸侯、主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