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谷清流

生活,那上帝刻意构筑的魔宫。欢乐的时刻,最需要警醒而不是懈怠;阴郁的日子,最可贵的还是乐观和耐心。
博文
(2018-07-21 08:27:01)

今年三月中国大陆的修宪问题曾闹得沸沸扬扬,至今提及此事,大家还是愤愤不平、气恨难消,惊呼袁二当道,开历史倒车。大有好人被坏人戏耍了的感觉。仿佛时运不济、阴错阳差,伟大的人民因为冷不丁冒出来的某个昏聩之人的戏弄无端遭此厄运。如果没有某个刚愎自用的窃国大盗的阴谋诡计,人民就会扬眉吐气,国家也会其命维新、亿万斯年。我倒是觉得,这种想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3-03 18:25:17)

难得的休息日,已经不需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可以暂时远离职场的冷漠和都市的喧嚣,暂且体验一下空气中弥漫的闲适懒散和平和岁月的宁馨恬淡。户外,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雨后氤氲的湿气,混合着阴郁和清新的味道。平凡的冬日是如此平静,如此含蓄,甚至稍显低调和谦逊。它没有把生命的全部展示给我们,而是隐藏了大自然火辣热烈的一面。世间的物质其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8 06:30:33)

过去在故乡山东,时而见到人们喝的酩酊大醉、烂醉如泥,或钻进床下,或信口雌黄,或上吐下泻,或头痛欲裂。个别些的,有的次日去了医院输液,有人酒后栽进了沟里,有的驾车撞到了树上。医学研究表明,醉酒一次相当于一次急性甲肝发作。尽管如此,山东和北方各省份的民众仍然是乐此不疲,献酬交错、推杯换盏,往死里猛灌,美其名曰“酒文化”。甚至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09-16 08:31:31)

经常看到键盘上很多人念念挂齿的一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觉得煞是怪异。这英年早夭的纳兰容若本无什么名句传世,谁知如今恰逢国人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镀金时代”,温饱不知愁滋味竟一时缱绻懵懂起来,突然从故纸堆里发现了这句青少年发情期的罗密欧绯句,权且可聊以自慰,如获至宝,津津乐道。如果说这句话有什么实际生活意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8-09 05:53:11)

天空依然那般湛蓝
湖水依然那般安详
也许上帝
就在云朵后的地方
如果上帝再造生命
请给人们选择的猎场
如果让我选
我不要堆满金币的城堡
我要早晨醒来热血和激情的贲张
如果让我选
我不要挂满四壁的金闪闪的勋章
我要永不停息的好奇感官的冲动和渴望
如果让我选
我不要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襁褓
我要与生俱来挑战公牛的无畏和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纽约的皇后区有个小区叫艾姆赫斯特。以前开车来回只需40分钟。如今去一次单程也差不多这个时间。仔细一琢磨,原因竟是这纽约市长白嘶嚎。空想社会主义者、草根出身的白嘶嚎自主政以来,每每推出让人瞠目结舌的举措。从取消对犯罪嫌疑人持枪上路的拦截盘查,到用纳税人的钱租用居民区附近旅馆供养流浪汉和游民,不一而足。如今的大苹果,让人啼笑皆非的政策、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5-18 04:21:21)

与毕加索富贵圆寂不同,梵高是穷死的。生前只卖出去一副画,穷愁潦倒、孤独悲戚,郁郁而终。然而今天的阿姆斯特丹,无论是安妮之家还是水坝广场,都不如梵高美术馆门前的访客众多。天天是游人如织、成群作队、比肩继踵。梵高之馆俨然是阿姆斯特丹的地标,梵高则成了荷兰的名片。当然,就梵高本人而言,仅仅是死后被人怀念,这更多还是哲学意义上的成功,对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11 06:23:22)

多年前曾看过一部法国电影《Romandegare》,惊异于法兰西民族血液中流淌的浪漫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后来又读过一部小说《BlueistheWarmestColor(Lebleuestunecouleurchaude)》,顿时被法国人惊世骇俗之“敢作敢为”和无所顾忌的生活做派所震撼。单论对语言的驾驭能力,这法兰西民族的确是油漆工的提箱---有两把刷子,要略胜于英、德、中、俄等国。可谓有悟性、有特质、有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5-01 18:43:04)

去过西班牙的人,大多惊诧于它那悠闲而奇葩的生活方式:三点睡午觉,十点吃晚饭,彻夜的狂欢,永无休止的节日。酒吧里始终是人声鼎沸、欢歌笑语。街道上行人大多神态自若、优哉游哉,很难看到愁眉不展、苦大仇深的样子。生活似乎就是舞蹈、足球、吉他和斗牛,就是娱乐、消遣、休闲和狂欢。活脱脱是一个“任性纵情“的国度。说也奇怪,这西班牙人看似慵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2-10 10:17:13)

转眼已是二月份,除了之前的一场中等规模的风雪外,今年还没遇到特别极端的天气。刚刚还在庆幸2017也许是个相对平和的冬天,一阵寒流马上从天而降,携带了一场本年度最强的暴雪肆虐开来。细碎的雪花在北风的鼓噪下在空中飘扬开来,一层白色的细沙般的东西很快覆盖在了屋顶上、路边的车辆上和枯干的树枝上。漫天的雪花,一片死寂,又到了一年中短暂的阴暗时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