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说起海外孩子学中文,家家都有一把辛酸泪。本虎妈(纸老虎一枚啦)几经折腾,积攒了一些经验,也刚找到一些利器,分享给大家,也希望能激发大家一起来分享交流。1.听故事我家两小姑娘从小听着中文故事长大的,听烂过几个诺基亚手机。听故事对语言能力的启蒙功效不言而喻,记得老大四岁时跟我说,“妈妈,让我们一起趟过这条小河吧”,“妈妈,这泡泡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是谁夺走了美国人的数学能力–美国百年数学战争演义》发表后,许多读者问美国有没有好的数学教材推荐?怎么办?鉴于美国K-12数学教材体系的mile-wideinch-deep的特征,以及下述的专家点评,我家孩子不再依赖美国体系,而是通过中国优秀教育资源自救。在此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家孩子利用中国优秀教育资源的学习方略,即使娃的中文水平有限也仍然有操作空间,获益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年5月22日,美国教育部前高级顾问Ze’evWurman在PaloAlto举行了一场数学-科学死亡行军的公益报告,英文题目是“WhyIstheU.S.K-12EducationonaMath-ScienceDeathMarchandWhatCanWeDoAboutIt?"Ze’evWurman参加了1997年加州数学标准的制定选用工作,为当年加州教委采用斯坦福数学家撰写的标准做了重要贡献,曾经参与多个州立教育标准的评估,是资深教育评论人。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两天,微信圈流传着一个帖子,讲述一位两个孩子的华人父亲不幸确诊患白血病,呼吁大家登记骨髓,希望可以尽早找到匹配的骨髓救人一命。一般来说,匹配骨髓在同种族中找到的可能性最高,而美国800万人的国家骨髓库中亚裔的比例很低,华人更低。本人早在2004年就登记了骨髓。之所以年份记得这么清楚是由于那年被公司派驻波士顿七个月,临上飞机前在百忙中挤出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皮皮虾:【丙戊劫后寄友人】青山古道芳草稀,天涯明月阮藉存。万里劫波丹心重,廿载风雪炭火浓。云起坐看沧海穷,星落卧听细雨空。淡菊入梦痛诗碎,英华出众羡诸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莫听穿凿附会声,何妨用脚投票行。掩面霸道鹿称马,谁尿?一笑弃之快平生。
凌凌夜风吹梦醒,微冷,月下松林却相迎。回首向来被惑处,离去,晨来豁然定放晴。
2017.6.6顺日
附苏轼原词:定风波(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次粗略讲到中央大学的历史沿革,提到医学院外迁成为现四医大,这句话不完全正确。其实中央大学有两部分医学院,除外迁西安的这部分外,还有最初就建立于吴淞的中国人自办的第一所医学院——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这所医学院就是上海医学院的前身,现在成了复旦大学医学院啦!不得不用南京话感叹一下:怪怪哩的咚,搞得不得了了!昨天(5月20号),江苏九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两天,本虾到一朋友家翻拍了全套国立中央大学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毕业纪念册,共二百多页,手都拍痠了。值此115周年校庆之际,本虾将把这二百多页内容分期分享给大家。由于当时每系毕业人数不多,这本纪念册包含了所有系的学生和教员资料,相信各系校友都会找到感兴趣的部分,回溯历史,亲切兴奋之情肯定难免。
国立中央大学曾经是系科齐全的世界名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自从莲溪的系列文章《美国数学百年战争》通过本虾的公众号发布后,引起大家的热烈讨论。现在好消息来了:战争亲历者、著名专家Ze'evWurman将于5月22号下周一晚上在宇宙中心(PaloAlto)举办数学-科学死亡行军的免费英文讲座,感兴趣的请踊跃报名参加。 时间:7:30-9:30pm 地点:PaloAlto索菲亚大学 1069EastMeadowCircle PaloAlto,CA94303 费用:公益讲座,免费入场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摄于科罗拉多州丹佛机场,雕塑名《中国中国》最近有人引用了毛泽东的一段话:“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人的脑子固有的吗?不是。是从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中来的......"。他一念毛主席语录就暴露年龄了,至少是六〇后啊,而且很可能是六〇后里的极品。如果你问他三大革命运动是哪三大,他很可能马上背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