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8-03 06:17:35)

我所经历的灵异事件 活到现在,我经历的完全无法解释的事件有二,我称之为“灵异事件”。 当时大概4,5岁的光景,应该是夏天,记忆中我穿着小花裙。在奶奶家。某天下午,弄堂里响起唢呐声,然后就见着一送葬队伍,搬着花圈,一路热热闹闹又凄凄哀哀地行进。队伍过后,地上遗落了不少花,那是花圈上掉下的纸花。花花绿绿的,挺漂亮。我捡了一朵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妓女、戒毒及存在与意识 马克思恩格斯1840年合著的“德意志的意识形态”中有一金句:存在决定意识,而不是意识决定存在。通俗地理解就是:我们自以为属于我们自己的各种想法意识其实是我们所处的环境以及各种社会关系的产物。 人们脑中的想法与其生存状况不可分割。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是阶级决定了意识,意识的产生直接源于“物质行为”。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7-23 03:47:39)

结婚有什么用? 周末与朋友们聚餐八卦,得几则趣闻。 1.朋友同学,国内某大藤副校长,中年丧偶,欲再婚。校长风度翩翩,身家不俗。旁观者看来,这条件,在称斤论两的婚市上,香饽饽啊!岂料,蹉跎数载,依然孑孓独行。校长吐苦水:娶年轻漂亮的吧,她要生孩子。校长不想把前段婚姻生活再重复一遍;娶年轻离婚带孩的吧,离婚带孩子的因为孩子及其亲友团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7-10 13:27:31)

最强的矛决战最强的盾—法国比利时之战 第51分钟由Umtiti顶进角球,最强的盾将最强的矛一折为二。 法国对阵比利时,结局开赛前就决定了。法国队中场马退敌(Matuidi)强力回归,而比利时中场有主力缺阵。实力高下,一目了然。 除了状态与实力,机会还是青睐法国队稍多。比利时几次进球机会都被法国守门员成功地挡掉,击碎了比利时入围决赛之梦。 法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7-03 06:15:33)

“女王的阴道“ Dirtycorner又名“女王的阴道”是艺术家AnishKapoor的装置作品。完成于2011年,置于凡尔赛宫后花园,在雕塑喷泉与明镜水面之间。2015年9月此作品被人刷上了侮辱性的反犹标语。事后Kapoor说他不打算把这些涂污弄掉,而是就让“这些臭名昭著的话留在那,让它们成为我作品的一部分,超越它,还以人类共同准则的名义侮辱它。”就让“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6-27 07:48:34)

玻璃上的一只苍蝇 Goldschmied&Chiari,Wherearewegoingtodancetonight? 曾有艺术家用“玻璃上的一只苍蝇”来形容现代艺术。我对艺术一窍不通,但看过不少热闹,对此说法很有同感。恰巧,道听途说了几则当代艺术作品趣闻,在博客里发挥一下。 1986年,德国艺术家JosephBeuys名为“油腻的角落”(作品)—一块搁墙角的黄油,被展馆维护人员当污垢给清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6-20 06:36:19)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简单却不可溶和的悖论。如果你回答“先有鸡”,人们就会问“鸡从哪来?”如果你说“先有蛋”,人们就问“谁生的蛋?” “侯门深似海”,也没有这个问题深。它就像两面对立的镜子,其中的影像不断地相互反射,直至无穷(鸡都是从蛋里来,蛋都是鸡下的)。大的行而上的选择首先是生命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5)

这些年在文学城我留恋的东西 我在文学城玩博客也有两三年了,老见人抱怨它这不好那不好的,却并不见他们离开。所以我想他们的抱怨也许“恨铁不成钢”的成份多些,这个恨其实就是爱的变体了吧? 文学城里我觉得最有用的贴子就是美食贴。周末节假日想给家人搞点“与众不同”的风味,城里的私房菜就是好去处。我们中国人总喜欢说“五千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18-06-11 10:53:28)

男人的乳头与母豺狗的阴茎 为什么母牛有角,而绝大多数母羚羊却没有?为什么男人也长乳头?为什么母豺狗有着和阴茎一模一样的阴蒂?其实这些是同一个问题:为什么似乎只在一种性别上有用的某些形态特征在另一种性别上也存在?女人的乳头在哺乳期喂养婴儿,是乳腺分泌的乳汁流向婴儿小嘴的正常通道。乳头在男人身上的用途就不明显了:如果不是用来哺乳,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6-02 09:17:15)

戏剧社里的木头美人 数学家工作之余在戏剧社飚戏有几个年头了。飙戏对家庭的好处大概有如下几点: 1.每周为家节省一顿晚餐(因为那天回家晚);
2.经常让我检查台词背的对不对,满足了我纠错的阴暗心理;
3.每学年底家长们(包括孩子)可以看场免费的汇报演出(如果家长们不去,他们就只能演给板凳看);
4.回家爆料剧社各种花絮。 去年看汇报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