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6-11 03:34:17)

最后一颗樱桃 不急不躁地长了数年的樱桃树,今年总算果实满枝了。自从果儿开始红起来后,数学家每晚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架起梯子摘那高高在上的樱桃。采摘要趁早,因为樱桃一旦红起来就势不可挡了。就连跳舞演戏的晚上都不放过,为的是第二天他的petitemère能够吃到最新鲜的果实。就这么着,一星期下来,片甲不留,整个街区从不曾有过的、一颗果实都不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6-05 09:32:33)

那封信,我没收到过 女儿同另一大陆的女孩儿通讯已经快一年了。两年龄相差1岁的孩子就如两只勤劳的蜜蜂,把记录生活的热情转化成或多或少的文字,借用飞机的翅膀,来来回回地传输着。 至于她们具体相互都写了些什么,我无从知晓。因为我和女儿有共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就包括尊重隐私,所以我俩之间拎得清。当然,母女亲密无间无所不谈的时候,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5-22 11:05:41)

一件神奇又神秘的事情 周六下午,约3点左右,厨房开着的窗子处传来嗡嗡嗡的犹如低频马达匀速转动时发出来的声响。虽不至于震耳欲聋,但动静大的,于这常日里安安静静的地方来讲,足以引人驻足旁观了。我探出头,OMG,侧院那株榛子树周身成千上万只蜜蜂在盘旋,黑压压的一片,似乌云一般。第一次见到数目如此庞大的蜜蜂群,那般聚众乌合的气势,着实给吓了一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5-14 04:38:48)

走近西西里 四月末的西西里,气候是宜人的,如果忽略风。无风时,蓝天白云黄沙碧海,世界安宁,忘乎所以;风起时,没有铺垫,一来就猛抽。风过处,芦苇东倒西歪不分南北,人也会下意识地摸摸耳朵,看它还在不在。幸运的是,岛上一周,只有返程那个下午领略了些许威风。 闲时看海看人。一家人挖海渠,爸爸总指挥,妈妈总监工,四双小手齐协力,不知是要把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4-01 05:28:04)

母亲的哀鸣
ReinaSofia主体成建于18世纪末,曾是医院。1980年起渐渐成为艺术作品会馆,现在是继Prado之后国家级的最大博物馆,收藏20世纪以来本土重要流派作品。2005年在法国设计师JeanNouvel的大手笔下,博物馆面积扩建了60%,现代气息扑面而来。 展厅入口处的现代雕塑,配合玻璃顶棚与幕墙,光与影进行着时空置换。 毕加索 ReinaSofia镇馆之宝当属毕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03-25 10:51:19)

小蒙娜丽莎
在马德里看画,20世纪前的在Prado国家博物馆;20世纪以来的重要流派在ReinaSofia。 Prado馆藏1万余件,10分之一对外开放,博物馆建筑修缮期间开展作品800余件。镇馆之宝当数Vélasquez。早期的Vélasquez继承了欧洲大陆画派,天赋虽高,作品却并无新意。后来他去到当时经济最发达也是艺术最蓬勃的威尼斯取经,师从“威尼斯三杰”之Véron&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18 12:27:52)

闲逛马德里 飞机上看积雪覆盖的比利牛斯山脉: 马德里附近的大地: 冬假里我们来到了马德里。二月末的巴黎还是一片冬日光景,马德里却已春意盎然了。在Retiro公园的樱花海中,我们发现了这样一只俏皮调皮顽皮的小鹦鹉,它栖息在温柔俏丽的春枝之上,啄食樱花。在它看来,世界也许只是那下一朵的樱花。 m
我们的马德里从市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2-18 09:26:49)

情人节那天,老婆跑了 伊夫(Yves)是数学家的同事。星期五晚在健身房,伊夫告诉他“老婆情人节那天跑了!”伊夫生于非洲某酋长之家,是酋长厨师的儿子。从小生活优渥,16岁时身高就蹿到了2米。一身黝黑的疙瘩肉,一张酷似WillSmith的脸,眼里透出的,除了精明还是精明。
18岁来法国留学,毕业后在几个大公司呆过后决定给自己当老板,做起了free-lanc[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2-06 12:48:58)

谁谋杀了TychoBrahe?
只要学过中学物理就不会不知道开普勒,但TychoBrahe又是谁?历史的尘土早已将他掩埋,但在16世纪的欧洲,他却是那颗最耀眼的巨星。不光是对星系的研究发现让人们目瞪口呆,还有其炫目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津津乐道。
1560年,看了那次日食,TychoBrahe就立志成为一名天文学家。天文学在当时的欧洲可谓炙手可热。很快他就意识到要搞好天文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他们绞死了只猴子,以为绞死的是个法国人 Hartlepool是英国东北部的一个小渔村。村民世世代代偏安一隅,与外界老死不相往来。生活是艰难的,偶尔海岸上有搁浅的船只,或者被浪打到岸边的沉船残骸,村民就会蜂拥而至,期待拾着点什么改善改善生活。 1805年,正值欧洲大陆烽烟四起,欧洲各国第三次结盟对抗战无不胜的拿破仑帝国,海上陆上打的不可开交。10月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