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雨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4-23 18:16:34)

那天写了《女校的春天》。有网友提议把每个学校都拍一下。我确实有这个打算。我不仅想拍学校,还想拍那些所有的我走过的足迹。这是我用镜头写下的日记。 这周我又去了商学院。我不敢说这是哈佛的春天。因为“哈佛”这个词太敏感。尤其在我们华人心中。但凡来波士顿旅游的人都会去哈佛校园走一走。多数人呢,尤其是组团来的人,基本上都去剑桥一侧的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22 18:05:11)

四月的波士顿,终于披上了春装。风是轻揉揉的。草地是绿绿的。到处开满了各色的花。有白色,有黄色的。但是,最突出的还是粉色。小时候,读朱自清的散文《春》。朱自清形容春天粉的像霞。 朱自清还说:春,盼着,盼着就来了。像极了我的心情。我已经不能完全背出朱自清的散文。但是我记得他最后说:春天像一个刚落地的婴儿,从头到脚都是新的。 有那么多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20 19:54:29)

早在上周六,和朋友约好去走访女校。以为那里有花开。没想到女校的春天很淡然。至少我见到的只有一棵小树开了粉花。还有一片马兰。湖边一片萧瑟景象。那天是寒冬后的第一个暖日。很多人都走出室外。 但是,女校毕竟是靠外了一些。和这一边的湖边比较,还是人少了一些。倒也落得清净。有所不同的是,湖周边不是干净的柏油马路。而是土路。水的一侧是女校,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本来是去看玉兰花,结果一下子拍了很多片片。上一篇重点是玉兰花。这一篇选一些樱花和街道。镜头还是短了些。另外就是总是没有一个好的角度拍全那些建筑。上次飞飞传来的北京玉兰甚是好看。并且比波士顿的要早好几周。 波士顿天气不好。一周没几天晴天。这不今天又在下雨。这样就出不去了。好在可以整理这些片片。很久没用PS,一下子忘记了怎么片子加上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4-17 20:33:34)

波士顿的春天里,最引人入胜的就是Commonwealth大街上那一排约一个麦mile的玉兰花。每年的这个时间段,玉兰花总是千万朵一起绽放。今年就在这一周。而今天就是最好的赏花日。午餐后前往。漫步在玉兰树下。偶尔坐在台阶上消息。一个非常享受的下午和傍晚。 我这个题目又是从古诗借来的。 净若清荷尘不染,色如白云美若仙。微风轻拂香四溢,亭亭玉立倚栏杆。 另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15 18:12:45)

这是一个长周末。我忙得不亦乐乎。周六约好和朋友下午徒步。然后一起晚餐。突然,那头就取消了。人到中年,家里出了事情。我当然不想放过这么好的天气外出。一个人走完了两个多麦的湖边trail。 周日本打算在家懒一懒的。中午看窗外蓝天白云,不淡定了。忍不住放过啊。开车直接去了河边。有了上一篇的美景。那张白玉兰和蓝玻璃建筑的片片是我第一次拍摄。那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出自元代诗人王冕。我这里借来用用。全诗共四句。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借用了人家的诗句。总要了解一下人家。网上查来诗人生平。 元代诗人、文学家、书法家、画家王冕,字元章,号煮石山农,浙江诸暨人。出身农家。幼年丧父,在秦家放牛,每天利用放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这几张片片是我昨天拍的。已经以“腊尽梅梢尽放红”为标题,贴在了家坛和中坛。“春来茗叶还争白,腊尽梅梢尽放红”是一首宋词中的两句。我借用后面一句,想要表达梅花含苞待放时的情景。 在这里改一下标题。爬藤的孩子,就像这些含苞怒放的花骨朵。一旦时机到了,就像我上次贴的“MIT的春天”里那样盛开。祝所有爬藤的孩子和父母愿望成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4-11 20:44:35)

春天终于来敲门。我实在等不及梅花盛开。才发现,含苞待放更有韵味。今夜,枕着梅花入梦。 1 2 3窗前的梅枝 4白色罗马柱前,梅枝倒锤。 5眺望河对岸 6镜头向左 7不俏也争春 8舍不得离去,多坐一会 9今夜枕着梅花入梦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3-31 11:07:17)

昨天终于暖和起来。气温到了60F多度。双腿自然走到河边。没成想出行人员如此多。拖家带口,老夫老妻,年少情侣。。。好不热闹。 我在寻找鸭宝宝,鹅宝宝的踪迹。似乎是太早了些。应该到4月份吧。偶尔在朝阳的桥东侧看到几株马兰花含苞待放。本想拍下来的。无奈又不解风情之人打来电话。七七八八地说话。最终忘记了拍摄。同时又起了风,放弃了继续行走。找个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