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归档
博文
一张照片顶千言万语,此话对于过去照片稀少的年代尤其真实。在照片上看到那人那情那景,回忆的闸门随着打开,一股股弥久愈香的生活片段浮现脑海,带出珍藏的往事。每次看到我家的第一张数码照片,就自然想到那个小故事。对于位于南半球的新西兰,圣诞新年期间正值一年的仲夏,自然也是举办各种活动的鼎盛时间。那是2002年元旦,我家兴高采烈参加了社区的多元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0 10:16:46)
四月十号是另一半的生日,每到为此准备之时,常有为难之感,不是没有庆祝的热情,而是为做什么抓耳挠腮,既不想落入俗套,但又缺乏好主意,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感受。况且,今年更特别,是结婚三十周年,压力山大呀。 并不是她的要求高,老夫老妻三十载了,到了一个眼神一句哼哈即清楚对方心思意念的阶段,但生日是表达心意的时机,想要的是一种气氛。 花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岳父母二零零一年到新西兰与我们小住一年,那是他们第一次出国,也是我们第一次在国外接待亲人。 在海外与亲人团聚其乐融融,满足了我们对老人家的思念之情,也有机会对他们尽些许孝道,老人也发挥余热帮助我们照看孩子。 两位老人不懂英文,也不会开车,他们的活动范围和内容就受到限制。那是约二十年前,媒体远没有如今这么发达普及,可供老人消遣的选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标题有点文字游戏但并不离谱,从澳大利亚转移到新西兰,跨过海峡之后所踏之地当然全是“新”的。若按台湾译名纽西兰,则另当别论。说“新”也有暂时的意思,九九年离开澳洲时,心里定意是要回去的,澳新一水相连,自古亲如一家兄弟不分彼此,两国人民自由往来,到对方家里住一段时间就自动成为那家的一员,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多年如此。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墨尔本,有幸结识了Stan和他的女友Emma,成为要好朋友。Stan学习法律,满肚子的故事,既在建筑工地打过工,也在州政府做过事,见多识广,热情好友。Emma的专业是遗传学,家庭条件优越,大学期间没有分文贷款,空余时间潜心写作,对文字的爱好得于她母亲的遗传。一次长周末,Emma盛情邀请我们一家三口到她父母家小住,难得有次机会深入了解当地人生活,感谢不尽欣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听说Martin被南加州大学委以重任,马上写信祝贺。Martin是我的导师,我们因天时结下了友谊,他如今是行业内炙手可热的科学家,我仍在为五斗米折腰,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交往,或许是人格方面的互相尊重吧。 Martin比我稍早加入研究所,大老板慧眼识千里马,从英国牛津挖到Martin这个初露头角但还没被行业认可的新星,其实这一直是他的个性,擅长研究但不善于推销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父母在追逐留学梦的时候,也改写了下一代的成长轨迹,搬出小小安乐窝,随父母一起漂泊。九十年代后期,改革已见成效,物质供应开始丰富,政府的独生子女政策造就了一代所谓的“小皇帝”,独苗的孩子得到了每家前所未有的关照和享受。我们儿子出生后,住家保姆二十四小时照顾他,祖父母和外祖父母轮番看望小住,加以指点。学校的自由上班制度也给我们提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只要开车出门,难免会有磕磕碰碰,遇上追尾撞车人命关天的大事故,要由警察及保险公司妥当处理,但这里我所发感慨是为我家遇到的小事故,甚至称不上事故,但经历并不算寻常,正像我们向一位车主致谢时,她说,‘我这样做,也是希望别人会向我这样做’,不经意的一句话,很有哲理。 复活节放假,带孩子去游泳,玩的尽兴,锻炼了身体,消磨了时光。接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九七年春节刚过,一架机尾涂有巨型袋鼠标志的澳航(Qantas)飞机在北京国际机场腾空升起,随之飞出的是我出国的梦想,首次国际旅行的激动,对异国他乡的好奇和对亲人的依依惜别。身上穿的是妻子尽心尽力为我选购的行头,棕色皮鞋,浅褐色的裤子,鳄鱼牌套头衫,外面罩有半大的毛领棉衣,口袋内装有大块头的《英汉大词典》,以此缓解托运行李重量,在限定的范围内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几天是复活节假期,不少学校放假,也是初春的季节,旅游旺季的开始。 复活节的缘由在这里,周五是GoodFriday,中文意译为耶稣受难日,是纪念两千多年前耶稣在以色列的耶路撒冷被钉在十字架上而死,耶稣被犹大出卖,犹太人痛恨,罗马兵钉死,根据犹太人的习俗,此事发生在周五,因为周六是犹太人的圣日,不做任何工作,包括审理犯人。 十字架是罗马的酷刑,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