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五湖以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一月份,到多米尼加的PuertoPlata呆了一周,去晒晒太阳。这边的冬天,早晨7点过天才微明,下午不到5点天就暗下来了,生活简直是暗无天日,不去南边透透气不行了。
多米尼加人气最高的是岛东头的PuntaCana。那里海浅沙白,度假酒店几十家,选择多。但是我们最后选择了岛北岸的PuertoPlata,那里有多国最高的山IsabeldeTorres峰,16世纪的SanFelipe城堡。既有太阳晒,又有自然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68年底,镇上的广播又广播了一条太祖的最新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听了这个消息,知道有城里人要下来了。 我们县是重庆西边永川地区最西头的县份,而我们又是全县最靠西的一个镇,在四川的三大城市成都,重庆和自贡之间,真正的三不靠。记忆中外面的人来得最多的一次,是六七年县城大武斗之后。以永荣矿务局职工为主体的&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关于她的记忆,最早只能回溯到上世纪的64年,当时我还在上镇上的幼儿园。那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放学回到家后我听外婆说对门李老师的女儿慧康出事了。
慧康的母亲李老师在乡下公小当老师,星期天才回镇上。她个子不高,成天笑迷迷的,说话轻言细语,一看就是个好的小学老师。慧康她家好像是单亲家庭,因为我从未有过她父亲的记忆。那时阶级成份还不是天天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他是我的同龄人,以前住同一条街上。我家在街的中段,他家在外面街尾,再往外就出了镇子。虽然同在一条街,但文革前我们不是太熟。当时我上镇中心小学,他上街道民小,两个学校不在一个方向,上下学我们很少能碰到一起。 66年夏天那天对镇上大多数小孩来说,只是普通的一天,而对他来说,肯定是天塌下来的日子。那天早晨,他母亲被一群镇中学的学生从家里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她人称李二姐,也是父母的同龄人,就住外婆家的斜对面。 李二姐母亲很早就守寡,独自抚养着他们兄妹三人。她哥哥五十年代参军入伍去了北方,升官后娶了当地女子并安了家,好几年才回来探亲一次。她幺弟在62年也参了军,之后娶了一个本镇的女子,是镇集体餐馆坐柜台卖餐卷的。她哥哥弟弟都有不错的出路,按说她的生活也应该过得去,但现实情况却完全两样,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这人他周围的人都叫他大老张。叫他大,是因为他个子高,一米八几的山东大汉,在一班个子不到1米7的四川人中就是巨人一个。老字呢,指的是他的面相显老。其实那时他才三十岁出头,但长着一张扁嘴巴,说话时嘴巴一扁一扁的像六七十岁的老大娘似的,人不老但面相老。
他文革前是镇食品站收购科的科长,站支部委员。就这样一个人,文革初期他站出来造反夺权,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题记:故乡的小镇,我在那里生活了18年,时值一生的成长阶段。因为年龄不大,多数时候我只是小镇生活的旁观者。但常言说旁观者清,小镇那时发生的许多事,在我的记忆里却格外清晰。
要说的这个人几十年前是我们的街坊,住在外婆家的斜对面,是镇主街上仅有的一家药店的职员。他个子瘦高,颧骨和喉节特别突出,走路像军人一样快步如风,气势让人难以联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1-04 11:16:17)

去年八月自己一篇博文,说起当时看到家里两条养了六七年的金魚年老了,整天慢吞吞游着沒啥活力,就买了两条黑色的小金魚放进魚缸作伴,以为会添些活气,结果一周时间多一点,两条老金魚亳无病症的就死掉了。发了那篇博文后一个月,其中一条小黑开始得病,魚鳞上长白点。我们在水中加了药但还是没用,沒两天那条小黑就不动了。剩下的一条倒是逃过了这一劫,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七十年前的1949年,国共互移其位,国民党败退台湾,中共主政大陆。十岁的母亲就读的镇女校并入男校并改名为镇中心小学,直到十三岁高小毕业。 六十年前的1959年,中共主政十年。夏天的庐山会议,彭德怀上书力陈大跃进的严重后果,却被打成反党集团,直到死后四年的78年才予平反。那年母亲20岁,10月底我来到这个世上。 五十年前的1969年,中共主政二十年,文革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厦门的两日游后我们整个游程就算结束了,晚上坐夜车去广州,次日乘下午的飞机返加。厦门到广州还沒有直达高铁,中途要在深圳换车,全程要5小时,而且只有白天有车。所以我们改订了普快,是卧铺,晚上离开厦门,次日清早就到广州东站。 飞多伦多的飞机是下午3点的,中间有半天的时间空闲。在东站下车后去行李寄存处寄存了随身行李,然后进地铁站上了1号线,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