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亩园

溪畔觅鹤影,东篱采新菊
博文

实在不能再拖了,已经下霜了。我的菜园子真得拉秧了。请了一天假,专门来收拾我的菜园子。清晨,早早就起床了,不敢偷懒,赶快干活儿。先把果实摘下来,枯藤拔掉运走。把园子清理干净,地耙平了。再把爬藤用的杆子、网子收好,留待明年再用。干了整整一个上午,两个园子居然就都收拾完了。这速度是我之前没有料到的。自己心里暗喜,看来咱这体力还成,但不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笑笑逮到一只小老鼠,我们夸她是好猎手。
笑笑把小老鼠放到停车场上,便和它玩儿了起来。她碰碰小老鼠,小老鼠跑起来,笑笑追几步。小老鼠停下了,笑笑也停下来,眯起眼来打个小盹儿。醒了,看看小老鼠还没动,便再碰碰它,小老鼠再跑起来,笑笑再追几步,然后再眯瞪一会儿——-。就这样,一猫一鼠在停车场上玩儿了老半天。
这时欢欢来了。
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7 10:24:44)
每次回国去旅游,都是自驾或是包车,这次鉴于景点之间相距较远,所以参加了旅行社组织的一日游。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十来个互不相识的人一大桌,菜量倒是不少。可是我发现居然没有公筷,大家都用放到自己嘴里的筷子去夹大盘子里的菜。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去碗筷消毒柜里拿了一些勺子,放到每一个大盘子里。然后笑着对大家说:“咱们用公筷吧!”我看到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8-02 06:59:02)

跟风在后院开了块小菜地,头两年就居然收获颇丰。于是便激发了我做个伪农民的热情,撺掇先生在草地边为我又开出了一块更大的菜地。有机的青菜咱们爱吃,动物们也爱吃。所以种菜要防鹿防兔子,于是就在菜地周围围了一道铁丝网。
菜籽种下去了,菜苗长起来了,绿油油的,煞是喜人。可就在这时,我在菜地的中央发现了一个地洞的出口,而且这个出口越来越大,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05 17:51:26)

没去纽约城有些年头了。纽约相对那些年轻的城市来说,是有些历史的了。所以想来,她如今即使不是年老色衰,恐怕也是徐娘半老了。可是走进纽约却发现,她仍旧如青春少女一般,精神焕发,朝气蓬勃,充满活力。许多造型美观的摩天大厦拔地而起,交通井然有序,街道干净整齐。这些本已使人喜出望外,但最令我有所感触的却是另外几件小事。
我们走在大街上,一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2 12:53:44)
生与死的感悟—读了朋友转给我的“旅鼠的故事”,便有了这点儿感悟。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自然而然地,不可避免地脑海里不短地闪过生与死的问题。生,无选择;死,不可免。当人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向死的奔赴。这个路程也许是漫长的,也许是短暂的。也许是灿烂辉煌的,也许是暗淡无光的。你无法把握你的生死,但是你可以掌控你在这段旅程中的心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2 10:14:43)

昨天是欢欢的生日。一晃儿他已经十五岁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相依相伴了十五年了。“十年修得同船渡”,十五年的相依相伴该是怎样的缘分呀! 望着欢欢已经略显老态的身躯,和缓慢的步伐,不觉百感交加。你把一生交与我,我该何以回报? 今天不意翻出陈年旧作,居然看到了十四年前,欢欢一周岁时的一篇文章。如此之巧,不能不令人惊诧又惊喜。重读旧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3-13 16:57:19)
葡萄架下的回忆
京城一偶那小小的四合院中的葡萄藤,早已在那场浩劫的风雨中飘零了。如今北美乡村溪畔家园中的葡萄藤正郁郁勃发。沏一杯清茶,坐在葡萄架下,那如烟的往事便缕缕飘过眼前-----
四凤
-----葡萄架下的回忆之三
这个四凤,不是曹禺先生话剧《雷雨》中的四凤,虽然她也做过保姆。
张姨因病离开我家后,家中一老一小急需有人照顾。
一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25 17:11:34)
葡萄架下的回忆
京城一偶那小小的四合院中的葡萄藤,早已在那场浩劫的风雨中飘零了。如今北美乡村溪畔家园中的葡萄藤正郁郁勃发。沏一杯清茶,坐在葡萄架下,那如烟的往事便缕缕飘过眼前-----张姨-----葡萄架下的回忆之二
我是跟着姥姥长大的。我还很小,姥姥好像就已经很老了。家里一老一小自然是离不开保姆的。妈妈说:我刚刚出生的时候家里的保姆姓刘,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0 15:43:47)
葡萄架下的回忆
京城一偶那小小的四合院中的葡萄藤,早已在那场浩劫的风雨中飘零了。如今,北美乡村溪畔家园中的葡萄藤正郁郁勃发。沏一杯清茶,坐在葡萄架下,那如烟的往事便缕缕飘过眼前------
姥姥-----葡萄架下的回忆之一
姥爷,于我的记忆中,就是黑白照片上的那个白胡子老头。照片放在堂屋的一个高几上的玻璃罩中。有时家人会在前面的小香炉里燃上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