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6-11-10 09:59:21)

卧室窗外杜鹃花丛后面有近两平米的地方,妈妈种了几棵洋姜。秋天的时候,拉开窗帘,几只黄花摇曳,看起来还不错。今天在我5岁的外甥女和狗狗的帮助下,一个小时,收拾出来了整整一桶洋姜。要是没他俩的帮忙我半小时就搞定了。。 其实应该贴到菜坛,那样,食谱就自动贴上来啦。:)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6-16 04:15:14)
扁担
刚过了十二三岁,姥爷就不想打短工了,他想着自己学一门手艺,将来也好养家糊口。木匠什么的是不用想了,姥爷家没那学费钱交给师傅。姥爷自己先是想去学锔盘子锔碗的,因为庄户人家即使碗碟裂了,也舍不得丢,请人补补将就着也能用。姥爷爷跟着师傅学了小半年,突然就不做了。不是手艺学不会,而是他自己算了一笔账,置办一套家什锔碗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2-15 07:13:34)

两天前为了找方子,就惊动了好几位笑坛大侠,连珍珠翡翠白玉汤这样传统,正宗的宫廷菜都介绍出来了。可是我家世世代代和宫廷没半毛钱的关系,尽管每次别人问我姓什么,我都会说:“刘邦的刘。”其实到底汉室江山和我先祖有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祖上最能攀得上的,据爷爷的爸爸讲,就是刘罗锅了,可是一个罗锅有什么好自豪的,所以我一般都不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4-12-31 17:52:57)

秋天的时候,逛YARDSALE,看见个花瓶,当时就忍不住笑了,花了五毛钱,买回来,让各位也笑一个,新年快乐!
照片一是花瓶的样子,照片二才是笑话的出处。原来大清乾隆年间就有不干胶贴纸了(这专利应该归中国啊
0),澳门就叫MACAU了。造假造成这样,也不知该不该笑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后来,忘记是八几年了,我大概十岁左右,夏天又被妈妈送到姥姥家里过暑假。姥姥前面于老忠家的房子翻新了,住着于老忠的大儿子一家,那时候于老忠早就去世了。小儿子当兵好像是当到团级,最后转业到了一个地级市做了市长,后来升到省里头,也算是很有出息了。后来,小儿子把大哥和二哥都接到自己的市里头,老二就留在城里头,老大不习惯城里的日子,加上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声明一下: 后面的章节也许有敏感的话题,首先声明,我既不反对共/产/党.,也不是故意的在文学作品里丑化什么。我所写的一切都是听老一辈人讲的,不仅仅是姥爷,还有奶奶,妈妈,邻居的奶奶等。请不要把文章里任何的情节和政/治挂钩,做联想。 我只是觉得中国的农民,作为最底层的一个群体,一直承受着最深重的苦难。很多的苦难是我们没有办法想象和理解的,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后来简单的查了一下威海的历史,那一年应该是一九三八年。庄里头各种消息传的人心惶惶,日本鬼子杀人放火啦,洋枪洋炮太可拍啦,等等等等。汪镇大集也没几个人去了,庄里头做生意的都歇了下来,姥爷也没办法挑鸡蛋了,只好窝在庄里头混日子。不过眼瞅着到了秋收了,也没见个日本人的影子,庄里头人们开始寻思,是不是传言太玄乎了?其实日本人也是人,应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秀才媳妇和环姐,一头一个抱着撑子,抬头的功夫都没有,几天功夫,就绣成了两对枕套,几个小孩子的红肚兜和几双虎头鞋。原来,这一带的习俗,小孩子学走路,第一双鞋子一定要穿虎头鞋。据说这威风凛凛的虎头能扫平孩子路上的牛鬼蛇神,让孩子走的顺当,平稳,虎虎生风。所以,一般的庄户人家都会给刚学走路的孩子穿双虎头鞋。另外老人们也迷信,说没满周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一节,三个别字,脸红+出汗ing)
东和桥头,鞭炮噼里啪啦,仁忠和于瘸子怕惊了牲口,早就笼住了缰绳等在桥那头。等鞭炮响完了再过来。早有小孩子们跑来跑去,还大声嚷嚷,“来了两个新媳妇!俩新媳妇!”本来桥头就很热闹了,这下好了,人们呼啦一下拥过来,急得仁忠直喊,“别挤,让让。”车里头秀才早就掀开了帘子,新娘子一身大红绣衣,蒙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家里头四妞婆媳俩也没闲着。喜宴上不是要有对虾吗?家里不是没钱买吗?两个人就合计着用面做一盘。先用红颜料把面染了,然后又搓又捏,蒸了两盘面对虾。出锅一看,发面发的走了型了,不像对虾,倒像俩条大红鲤鱼。于是俩人又用冷面蒸,蒸出来的像俩弯曲的红萝卜。于是再发面,发的硬硬的,用冷面做虾须,才算好看一点,尽管还是不满意,但天也已经黑了,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