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9-15 13:33:22)
上周末,正值多伦多电影节,我请老婆看电影,既然请客就让她选电影片子,她颠三倒四地在电脑上折腾半天,也没选出个所以然,我不用使劲推荐就把她引导到大片《敦刻尔克》的路子上。 选电影院,首选湖边的安省博展馆的影院,算计一下时间,看完后正好吃饭,应该不错。可她不是影迷,我说见到明星要先打招呼,她说:"这么一来,人肯定不少呀?"我说,"电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3 18:19:34)
蛐蛐鸣叫着 拉近了黑夜 便有了满天的星星 聆听 风 也吹不出 更好的曲调 惹得叶子 笑了 这样的夜 不忍睡去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国新歌声》开播有一阵子了,从盲选一直追着看,进入导师混战就陷入了无奈,除了个别的学生偶尔让人眼前一亮,就见不到让人心颤的选手,像达布、扎西平措、冀行、希林那依.高和胡斯默,直到昨天郭沁的一首《船歌》。 这个小女孩用她天籁之声演绎出一幅微波荡漾的海面上帆船轻风翘盼情郎的美丽画面。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的歌声,那就是风情,一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8-29 07:58:56)
梦中的战争 一直有失眠的问题,昨晚借着一杯海之蓝沉沉入睡,不料这酒精的确是让人失去理智,这不一场反华的战争就打了起来,我刚下班到家就看到了客厅里惊慌的妻子,妻说联军已打到了秦皇岛,我说妈的,这不是逼我回国吗?我抓起了一个面包就直奔皮尔逊国际机场。 机场里,中国海南航空的飞机前,挤满了要报效祖国的华裔青年,谁也不排队,几个年轻人还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吃货们,如果连他都不认识,那就昏天黑地地吃吧,永远吃不明白。 非吃货们,如果认识了他,你会体会到自己的不幸,是不是生活缺点什么? 我觉得易县的神庙里应该加一座食神的塑像。手里拿着筷子,盘子。裤兜里揣着刀叉。形态富裕,口阔唇厚,面色红润,眼神吗?就是高潮着的那种最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8-08 06:26:16)

原来看老婆在天天追剧,不是婆婆妈妈的剧,就是作女的烂剧,一日得闲,坐下来陪她看了一段巜北上广不相信眼泪》,忍了半个小时就看不下去了,正是看的马伊琍的作劲,受不了啦。也记住了她那张脸和说话的腔调,本能地认为她是一个没有演技的演员。 后来老婆看《剃刀》时,告诉我男主是马伊琍的丈夫,而且小她八岁,我就更不喜欢这个人了,尤其是看他们个个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车过加州时的瞎想 放眼望去,满山遍野的干草,这就是加州,夏天的加州。 大学生:"为什么树是绿色而草是干黄?因为加州的夏天天气干旱少雨。" 硕士生:"为什么树是绿色而草是干黄?因为树的根扎得深,草的根太短太浅。" 博士生:"为什么树是绿色而草是干黄?绿色或干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都没死,都还有生命。" 科长:"大树下有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是四季歌,是爱生活的人们呀,心中充满如歌的四季,如歌的每一天。 这里不是酒吧,可读每个人的跟贴时,总能感觉到他们的手里捏着一个,或杯子,或扎儿,或咖啡的什么东西。他们有的是双臂交叉,下颏微扬,品评着……,嘘,他们可能是这方面的技术专家,又或是领军人物,他们有资格去贬,更有资格去褒。因为他们是大佬。也有一些人一边玩着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情到深处泪自流,走出自鹿原
电视剧《白鹿原》草草地收场了,不合原著,不顾期盼,戛然而止,有意外又有失望,更多地是肯定,一部正剧。
不愿过多地评价此剧,只是借此文向《白鹿原》的粉们告别,今晚走出白鹿原,毕竟生活中还有其它的事情可忙。
一提起告别,就想起《送战友》这支老歌,然后又想起席幕容的《渡口》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些你要懂,那你就不青葱了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张军长,拉兄弟一把吧。
你爹不是你亲爹,你奶奶也不是亲奶奶。
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
向我开炮!
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要钱。
我是你哥哥,阿泰呀!
连长,水,水……
我要杀他一个回马枪。
高,高家庄的地道实在是高。
呱呱叫的水鸭子。
法官的儿子一定是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