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博文
(2018-10-20 18:19:05)
简单就好
好朋友路过,敲门问一件工作上的事,讲了一遍,他就懂了故障原因和处理方法。正好时间是晚饭的时候,留下来吃晚饭,朋友说,简单就好,于是三下五除二,手擀炸酱面上桌,饭毕,朋友开车消失在暮色里。 我一个人站在车库前,望着空荡荡的街道,简单就好,多么无可挑剔的完美。 我们的生活中其实多数的简单是千年传承的完美,不只是生物类有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0 14:15:28)

小确幸 早就过了见了美女会砰然心动的年龄,虽然偶尔有赏心悦目的风景,但心如止水,涟漪不再。 可我还会被生活中的一点一滴感动着,莫名的幸福感像不经意间抚过脸颊的风,来了,又去了。 两天前,下班晚了,走出工厂时,豁然见满天的乌云,阴风阵阵,不由自主地拉起茄克外套的拉链,快步走进自己的车里,开车回家。 离家近了,路边的风景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02 13:41:48)
玛徳是出租车司机,干这一行有七八年了,收入不错,每周休一天,还可以陪陪老婆孩子,补一补电视连续剧,日子过得安逸而又平静。 这一天,时过正午,玛徳正空车经过金融街,突然路边有一着笔挺西装的中年人招手,他既刻靠边停车,西装迅速地钻到车里,马上指着前面的一辆黑色轿车说,"跟着它!"口气坚定,一脸严肃,玛德立刻意识到此人不一般,立即察看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7 13:40:22)
时光倒回到公元二千零一年,我第一次在加拿大的国庆日加班,拿到工资后,兴奋得不得了,晚上跟老婆说,"我星期天加班,星期一又加班,两天拿得钱几乎是一周的工资,四天半的工资,加拿大的劳工制度太好了。"老婆问我,"他们真是付加倍的加班费?"我说,"是的,不赖帐。" 原来我在国内做工程时,加班费只是一个代名词,十年的兢兢业业,常常是每天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9-26 18:22:06)
本人运气差,学运后,离开校门就加入了冶金行业,专业对口,谓之天和,半数时间行走于京津冀、齐鲁、陕蒙等地,谓之地和,复加同事、甲方多北方粗犷人,谓之人和,天地人和之喜,当以饮酒相庆。 某年,国之大庆前,中秋佳节,公司有令,以炼钢炉成功试运转献礼。 我靠,这献礼的背后是每天至少工作十个小时,必须九月底拓网*,任何人不许有失误、拖延、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9-23 04:14:31)
老王老张和老陈一起聊天,男人们啊,不吹牛仿佛能立马死了。 老张说,昨天我做饭,锅里倒油,然后把鸡蛋打到碗里,拿筷子搅拌,上下翻飞,鸡蛋液都出花了,然后往锅里一倒,可是没听到那熟悉的滋啦声,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原来是忘了开火,你们说我忘性大吗? 老王说,你还好了,我的忘性比你的大。 昨天我一下班就赶紧开车离开公司,到了房子门口,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天道酬勤人的命,天注定。中国北方人的基本认知。福建人不愿苟同,在他们的世界里是,人的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福建小妹的命是苦的,这是小潘说的,二兰子和老刘都不同意这一说法,尤其是老刘,他常常劝着二兰子,试图告诉她命运的苦与甜是命运的主人自己的主观意识,客观只能影响主观意识而不能起到决定作用。二兰子只是听一听老刘碎碎念,什么主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代驾要创业缘,奇妙的化学品,是气息,是颜色,是外形,是内心,是眼神,有人说是化学反应过程,碰撞出的火花。更有人愿意把它归功于神,上天的安排,上帝的恩赐,月老的牵红线。但中国的古人是实话实说的唯物主义者,不是胡说,至少他们造字的时侯是这么干的,因为按照说文解字的释义,缘,从系,上面一个互字,意为丝及缠绕,可是上去顶,下去底,是为无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琵琶行》中白居易没说的故事 一.寒冬月海难遇救主,大和尚指点新人生
弘仁六年冬,日本长崎海边,昨夜一场薄雪覆盖了冷冷清清的沙滩,村长浦上扛着鱼网正要穿过沙滩到自家的船上去,看到沙滩上有一大块木板,木板旁半卧着一个红衣女人,女人怀抱一个布袋,鼓鼓囊囊的布袋和女人身上还有零星的雪花,他赶紧放下鱼网,跑过去,人已冻僵,他立即脱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还是喜欢男的久居多伦多的人都知道,这里的气候半年宜人,半年宜熊,五月到九月是美好的季节,鲜花,草地,水果,蓝天,空气,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了阳光和甘甜。人们抓紧时间来亨受户外的每一寸光阴,有一个月是分配在四月还是十月连造物主也搞不清楚,这一个月或阴雨绵绵或昼夜温差二十度,但不至于冻人的冷,有的年份四月好天气多一点,而有的年份则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