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送我一缕花香:师娘去世了 老刘一边减速,一手打着方向盘,跟随着一辆卡车,进到高速公路的休息站,二兰子开始不解,但当她看到老刘满含泪水的双眼,她立刻意识到她需要坐上驾驶位走完这段回家的路。 车子没有进停车位,只是在较空的停车场边停下来,老刘的泪水夺眶而出,二兰子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面巾纸递给老刘,并问,"喝口水吧?剩下的路我来开。"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二兰子的主顾:艺术家斯坦尼在多伦多的湖滨地区,散落着许多旧仓库和厂房,这些都是二十世纪初期的遗留,是水运繁荣时期的见证,在这片破落的街区往北,是和那个时期匹配的闹市区,红砖小楼、水泥剧场、铸铁灯柱、有轨电车拼绘出昔日的辉煌。这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电影导演,有时代感的镜头好多出于此处。在这条街与新闹市区连接处是一座古老的大桥,桥面上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儿子不高兴老刘下班后,依照惯例去幼儿园接孩子,顺顺利利,一切如常。然而老刘发现儿子有一些不高兴,老刘在车里开始了循循善诱地询问,"儿子,今天在幼儿园中午吃的什么饭?"儿子不吱声,"中午吃的披萨饼,对不对?"儿子说,"不对,中午吃得奶酪和帕尼尼。"老刘又问,"你的女朋友吃的多不多?"老刘自己都想乐,这要不是想和儿子谈心,大家早就忘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福建小妹又是繁忙的一天要结束了,店里还有一个大妈的大波浪没定型,小潘在细心地拉抻、吹风、梳理。福建小妹麻利地扫地,整理工具。二兰子回到收款台后,记帐,写写算算。福建小妹扫地扫到了收款台前,她低声问二兰子,"兰子姐,我想问你一下,今天下午你和那个白妞说什么狗啊?为什么那么高兴?"二兰子笑了,"小妹儿,我们没有说狗,是在说人呐。"福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老刘遛狗 二兰子家的大房子背靠一条水渠,水渠约有十几米宽,对岸都是树,临近房子的岸边长满了芦苇和野草,没有人可以轻易靠近水边,开发商在芦苇的边界修了铁网,更防止了儿童进入不安全的水边。 老刘每天的晚上都要遛狗,出正门后,沿着人行道西行三十米就到了桥边,过了桥就是树林,林中有两个相连的环形小路,绕着中间一个大草坪,草坪中间是足球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老刘的本命年今年是老刘的本命年,过春节时,老刘的岳母,也就是二兰子的妈妈给寄来了一个小包裹,里面都是送给老刘的礼物。老刘表示感谢之后,也就把这些礼物束之高阁了,二兰子也没有过问。前几天,老刘下午下班后,开车去接儿子,快到幼儿园门口了,他的车规规矩矩地停在红灯路口,耐心等待着绿灯,突然感觉一震,耳轮中就听到"咔嚓"一声,他的车被推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手机的屏保在加拿大,已婚男士的钱包里一定有老婆孩子的照片,同样女人的钱包里也是有孩子和丈夫的照片,家里有猫有狗的,还会有猫呀狗呀的照片。近几年又出了一种贴纸,可以粘在汽车后窗上,这种贴纸往往是几个家庭成员的幸福照,谁说老外注重个人隐私?一家几口,大小排序一目了然,就连家里的宠物是猫还是狗都清清楚楚。现在手机已经普及,人手一部智能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刘的朋友老刘有一个朋友,他在老刘的学校做交流学者,人长得清秀英俊,身材高挑,年龄正好三十岁,他一个人住在学校旁的公寓里,刚来的两个月,每逢周末都要到老刘或其它中国人的家里蹭饭,他人挺勤快的,而且嘴巴甜,又都是北方人,可以说口味和大伙一致,大家聚餐都少不了他。因为是交流学者,所以孤家寡人地在这边生活,几个中年的教授夫人常开玩笑地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回国省亲加拿大的冬天真是冷,二兰子买了一件加拿大鹅羽绒服,又给妹妹买了一件同款式,老刘劝二兰子和妹妹一起回国去看父母,于是二兰子安排妥当店里的一切,带上儿子和妹妹回国两周。妹妹一路上都在说想吃家乡的大包子和白米粥早餐,到家第二天早上,姐俩就跑到中学门口附近的早餐点去吃大包子,吃早餐的人除了几个民工模样的人就是急匆匆的中学生,自行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二兰子的母亲节加拿大的春天是短促而美丽的,人们常说"四月雨,五月花",谁都知道四月雨是不确切的,因为雨可以被雪和冰偷梁换柱。而五月花是梦幻且真实的。在花团锦簇的五月,有一个非假期的节日,母亲节。在这一天,人们纷纷打电话,发短信,用音频视频和自己的母亲联络,表示感谢和祝福。二兰子发了几张儿子的照片给婆婆和自己的母亲,又分别通过视频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