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昨天,看《非诚勿扰》,对!又看了,咋的?知道你会瞎哔哔,都大叔了,剧组安排,臭牛氓。你行你给安排个节目!不是怼你,大叔我就这爱好,看看青葱搞对象又不犯法。 哈哈,吓你一跳吧?照一下镜子,还吓我一跳呢,谁负责? 昨天,看《非诚勿扰》,一句话我记住了,能记住一句就不错了,搁二十年前,我能跟着说下来,不是吹。括号,那时没有这节目,括号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投票给贾斯汀.特鲁多
星期一,对于美发店来说,一般是不太忙的,尤其是上午。二兰子坐在大转椅上悠闲地翻看着杂志,小潘在给一个老人家焗油,福建小妹和小何还没有来,店里安静得能听到老人家喘息声。安静,有时是奢望,可在加拿大生活时间长了,人们会慢慢地适应,逐渐地喜欢,发展到享受这份无声的安逸。"你好!"小潘向刚进门的两个人打招呼,又像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是你永永远远的亲丈夫
二兰子的表哥表嫂在国内发财了。 老刘和二兰子的家乡靠近科尔沁草原,二兰子的表哥表嫂贩运肉羊肉牛去省城,然后再贩冷冻的海鲜回县城,一年四季,风雨无阻,十几年折腾下来,竟然垄断了县城的海鲜市场。 二兰子和老妈视频的时候,妈妈说这个表嫂今早上想要你的微信号,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弄就给差过去了,二兰子说没事的,都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送我一缕花香:师娘去世了 老刘一边减速,一手打着方向盘,跟随着一辆卡车,进到高速公路的休息站,二兰子开始不解,但当她看到老刘满含泪水的双眼,她立刻意识到她需要坐上驾驶位走完这段回家的路。 车子没有进停车位,只是在较空的停车场边停下来,老刘的泪水夺眶而出,二兰子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面巾纸递给老刘,并问,"喝口水吧?剩下的路我来开。"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二兰子的主顾:艺术家斯坦尼在多伦多的湖滨地区,散落着许多旧仓库和厂房,这些都是二十世纪初期的遗留,是水运繁荣时期的见证,在这片破落的街区往北,是和那个时期匹配的闹市区,红砖小楼、水泥剧场、铸铁灯柱、有轨电车拼绘出昔日的辉煌。这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电影导演,有时代感的镜头好多出于此处。在这条街与新闹市区连接处是一座古老的大桥,桥面上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儿子不高兴老刘下班后,依照惯例去幼儿园接孩子,顺顺利利,一切如常。然而老刘发现儿子有一些不高兴,老刘在车里开始了循循善诱地询问,"儿子,今天在幼儿园中午吃的什么饭?"儿子不吱声,"中午吃的披萨饼,对不对?"儿子说,"不对,中午吃得奶酪和帕尼尼。"老刘又问,"你的女朋友吃的多不多?"老刘自己都想乐,这要不是想和儿子谈心,大家早就忘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福建小妹又是繁忙的一天要结束了,店里还有一个大妈的大波浪没定型,小潘在细心地拉抻、吹风、梳理。福建小妹麻利地扫地,整理工具。二兰子回到收款台后,记帐,写写算算。福建小妹扫地扫到了收款台前,她低声问二兰子,"兰子姐,我想问你一下,今天下午你和那个白妞说什么狗啊?为什么那么高兴?"二兰子笑了,"小妹儿,我们没有说狗,是在说人呐。"福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老刘遛狗 二兰子家的大房子背靠一条水渠,水渠约有十几米宽,对岸都是树,临近房子的岸边长满了芦苇和野草,没有人可以轻易靠近水边,开发商在芦苇的边界修了铁网,更防止了儿童进入不安全的水边。 老刘每天的晚上都要遛狗,出正门后,沿着人行道西行三十米就到了桥边,过了桥就是树林,林中有两个相连的环形小路,绕着中间一个大草坪,草坪中间是足球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老刘的本命年今年是老刘的本命年,过春节时,老刘的岳母,也就是二兰子的妈妈给寄来了一个小包裹,里面都是送给老刘的礼物。老刘表示感谢之后,也就把这些礼物束之高阁了,二兰子也没有过问。前几天,老刘下午下班后,开车去接儿子,快到幼儿园门口了,他的车规规矩矩地停在红灯路口,耐心等待着绿灯,突然感觉一震,耳轮中就听到"咔嚓"一声,他的车被推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手机的屏保在加拿大,已婚男士的钱包里一定有老婆孩子的照片,同样女人的钱包里也是有孩子和丈夫的照片,家里有猫有狗的,还会有猫呀狗呀的照片。近几年又出了一种贴纸,可以粘在汽车后窗上,这种贴纸往往是几个家庭成员的幸福照,谁说老外注重个人隐私?一家几口,大小排序一目了然,就连家里的宠物是猫还是狗都清清楚楚。现在手机已经普及,人手一部智能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