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个人资料
博文
天道酬勤人的命,天注定。中国北方人的基本认知。福建人不愿苟同,在他们的世界里是,人的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福建小妹的命是苦的,这是小潘说的,二兰子和老刘都不同意这一说法,尤其是老刘,他常常劝着二兰子,试图告诉她命运的苦与甜是命运的主人自己的主观意识,客观只能影响主观意识而不能起到决定作用。二兰子只是听一听老刘碎碎念,什么主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代驾要创业缘,奇妙的化学品,是气息,是颜色,是外形,是内心,是眼神,有人说是化学反应过程,碰撞出的火花。更有人愿意把它归功于神,上天的安排,上帝的恩赐,月老的牵红线。但中国的古人是实话实说的唯物主义者,不是胡说,至少他们造字的时侯是这么干的,因为按照说文解字的释义,缘,从系,上面一个互字,意为丝及缠绕,可是上去顶,下去底,是为无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琵琶行》中白居易没说的故事 一.寒冬月海难遇救主,大和尚指点新人生
弘仁六年冬,日本长崎海边,昨夜一场薄雪覆盖了冷冷清清的沙滩,村长浦上扛着鱼网正要穿过沙滩到自家的船上去,看到沙滩上有一大块木板,木板旁半卧着一个红衣女人,女人怀抱一个布袋,鼓鼓囊囊的布袋和女人身上还有零星的雪花,他赶紧放下鱼网,跑过去,人已冻僵,他立即脱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还是喜欢男的久居多伦多的人都知道,这里的气候半年宜人,半年宜熊,五月到九月是美好的季节,鲜花,草地,水果,蓝天,空气,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了阳光和甘甜。人们抓紧时间来亨受户外的每一寸光阴,有一个月是分配在四月还是十月连造物主也搞不清楚,这一个月或阴雨绵绵或昼夜温差二十度,但不至于冻人的冷,有的年份四月好天气多一点,而有的年份则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投票给贾斯汀.特鲁多
星期一,对于美发店来说,一般是不太忙的,尤其是上午。二兰子坐在大转椅上悠闲地翻看着杂志,小潘在给一个老人家焗油,福建小妹和小何还没有来,店里安静得能听到老人家喘息声。安静,有时是奢望,可在加拿大生活时间长了,人们会慢慢地适应,逐渐地喜欢,发展到享受这份无声的安逸。"你好!"小潘向刚进门的两个人打招呼,又像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是你永永远远的亲丈夫
二兰子的表哥表嫂在国内发财了。 老刘和二兰子的家乡靠近科尔沁草原,二兰子的表哥表嫂贩运肉羊肉牛去省城,然后再贩冷冻的海鲜回县城,一年四季,风雨无阻,十几年折腾下来,竟然垄断了县城的海鲜市场。 二兰子和老妈视频的时候,妈妈说这个表嫂今早上想要你的微信号,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弄就给差过去了,二兰子说没事的,都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送我一缕花香:师娘去世了 老刘一边减速,一手打着方向盘,跟随着一辆卡车,进到高速公路的休息站,二兰子开始不解,但当她看到老刘满含泪水的双眼,她立刻意识到她需要坐上驾驶位走完这段回家的路。 车子没有进停车位,只是在较空的停车场边停下来,老刘的泪水夺眶而出,二兰子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面巾纸递给老刘,并问,"喝口水吧?剩下的路我来开。"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二兰子的主顾:艺术家斯坦尼在多伦多的湖滨地区,散落着许多旧仓库和厂房,这些都是二十世纪初期的遗留,是水运繁荣时期的见证,在这片破落的街区往北,是和那个时期匹配的闹市区,红砖小楼、水泥剧场、铸铁灯柱、有轨电车拼绘出昔日的辉煌。这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电影导演,有时代感的镜头好多出于此处。在这条街与新闹市区连接处是一座古老的大桥,桥面上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儿子不高兴老刘下班后,依照惯例去幼儿园接孩子,顺顺利利,一切如常。然而老刘发现儿子有一些不高兴,老刘在车里开始了循循善诱地询问,"儿子,今天在幼儿园中午吃的什么饭?"儿子不吱声,"中午吃的披萨饼,对不对?"儿子说,"不对,中午吃得奶酪和帕尼尼。"老刘又问,"你的女朋友吃的多不多?"老刘自己都想乐,这要不是想和儿子谈心,大家早就忘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福建小妹又是繁忙的一天要结束了,店里还有一个大妈的大波浪没定型,小潘在细心地拉抻、吹风、梳理。福建小妹麻利地扫地,整理工具。二兰子回到收款台后,记帐,写写算算。福建小妹扫地扫到了收款台前,她低声问二兰子,"兰子姐,我想问你一下,今天下午你和那个白妞说什么狗啊?为什么那么高兴?"二兰子笑了,"小妹儿,我们没有说狗,是在说人呐。"福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