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个人资料
博文
蚂蚁和大象多日不见,又想恢复关系,相约一起吃晚饭,见面亲热地搂脖自拍,然后各自发朋友圈。 蚂蚁的朋友回:哟,休假了,沙滩一般般,湖水挺清澈。 蚂蚁回:好好看一看,那是我前男友大象,大象的眼。 大象的朋友回:你丫的,还没走出分手的阴影?连脸都不洗,眼睛边上是**……。 大象回:我们复合了,那是我的前女友。 蚂蚁扫了一眼大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曾有朋友引用木心的诗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当时我只是略略一笑,说她是痴情单纯,她的心里是静若止水,没有人投下扰动的石子。 木心的诗,充满了美好的意像,是美丽的肥皂泡,在阳光下轻盈的飞,闪熠着七彩的光芒。毕竟是诗,不是真正的生活,严谨一点说,不是普遍的社会存在,只是万千生活表像里美好的一瞬。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30 09:48:47)
阴天下雨 刮风下雪 甚至是暗夜 我总担心你 晴天骄阳 微风拂面 或者霞光满天 我总是想着你 这样的日子 你 让我牵肠挂肚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读书的时候,人穷志短,唯一的一双皮鞋鞋底磨损严重,趁着周末去校外修鞋,因为要考试了,拿了一本工程数学之《复变函数》,坐在修鞋摊旁等。 "嘿,你干哈呀?扎这儿,扎这儿,保准这次羸!"几个人围着一个扎圈的乱吵吵,心里想,这帮人真有闲钱上这当。 鞋修好了,交钱准备走人,可无巧不成书,在扎圈的人堆里有一个同班同学,蹲在那儿研究概率呢,我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别人陪读的事情,俺想起我陪我那宝贝儿子的故事。 儿子六岁多,我们一家登陆加拿大,送儿子上学,ABCD不认识,我当时就纳闷了,我是花了钱送儿子专门学过英语的,半年时间应该不短,不认ABCD,我的火只能冲自己发,后来打电话才知道,在中国时,英语老师知道我的孩子不是为升学学英语,而且不久就离开中国,她告诉我儿子只要上课不捣乱,随便玩。 我白天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年年岁岁的万圣节又要到了,虽然说我是不信教的华人,但我坚持每年准备三大袋糖果,候在家门口听着那稚嫩的声音,"垂钩儿垂",然后,开门,给每个小鬼一大把糖果,而且故意露出我那眯缝眼的中国脸。 多伦多出现过糖果里包危险物的事,现在的万圣节气氛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由原来的三大袋糖都不够到现在的一袋半剩余,可见族群有变,人心有变。 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0-20 18:19:05)
简单就好
好朋友路过,敲门问一件工作上的事,讲了一遍,他就懂了故障原因和处理方法。正好时间是晚饭的时候,留下来吃晚饭,朋友说,简单就好,于是三下五除二,手擀炸酱面上桌,饭毕,朋友开车消失在暮色里。 我一个人站在车库前,望着空荡荡的街道,简单就好,多么无可挑剔的完美。 我们的生活中其实多数的简单是千年传承的完美,不只是生物类有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0-20 14:15:28)

小确幸 早就过了见了美女会砰然心动的年龄,虽然偶尔有赏心悦目的风景,但心如止水,涟漪不再。 可我还会被生活中的一点一滴感动着,莫名的幸福感像不经意间抚过脸颊的风,来了,又去了。 两天前,下班晚了,走出工厂时,豁然见满天的乌云,阴风阵阵,不由自主地拉起茄克外套的拉链,快步走进自己的车里,开车回家。 离家近了,路边的风景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02 13:41:48)
玛徳是出租车司机,干这一行有七八年了,收入不错,每周休一天,还可以陪陪老婆孩子,补一补电视连续剧,日子过得安逸而又平静。 这一天,时过正午,玛徳正空车经过金融街,突然路边有一着笔挺西装的中年人招手,他既刻靠边停车,西装迅速地钻到车里,马上指着前面的一辆黑色轿车说,"跟着它!"口气坚定,一脸严肃,玛德立刻意识到此人不一般,立即察看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7 13:40:22)
时光倒回到公元二千零一年,我第一次在加拿大的国庆日加班,拿到工资后,兴奋得不得了,晚上跟老婆说,"我星期天加班,星期一又加班,两天拿得钱几乎是一周的工资,四天半的工资,加拿大的劳工制度太好了。"老婆问我,"他们真是付加倍的加班费?"我说,"是的,不赖帐。" 原来我在国内做工程时,加班费只是一个代名词,十年的兢兢业业,常常是每天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