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4-25 00:35:58)
三胖你好 见字如面,我是你的王叔叔,对,鸭绿江对面的。最近的形势让我失眠,不知你睡得着吗?作为长辈我想说你几句。 你一个八零后能掌控三军,运营一个国家,早已是其它人的榜样,木秀于林的丰姿招人恨,知道不?同龄人是羡慕嫉妒恨。大家都盼着你摔倒了,纷纷掏手机给你拍照,发朋友圈,标题是别得瑟。 老一辈人看你不顺眼,是因为你得来全不费工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12 12:34:28)
今天上班的事,不说不痛快。 昨晚一条生产线宕了,原因是一组加热器坏了,查仓库没有备件,工人们就等到今天早晨没干正经活,老板急了,问哪里生产的加热器,告诉他是美国达拉斯,他立即下令给我,去画一张图来,本地加工一个,我是痛快人,尤其是在老板面前,拿起纸、笔和尺子就去画了一张图。立体感草图,标注十分清晰。可有一个拼写的笔误,我没注意,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10 13:56:28)
男人的无聊女人不懂,女人的大脑活动男人更不懂。 上班的地方有一扇大窗户对着停车场,大清早,都需要找个地方把那一杯咖啡灌下去,我们几个无聊的男人经常站在窗前看几个女的泊车,看着她们一遍又一遍地进进出出那不是窄小的停车位,又伸脑袋又回头的试图把车规规矩矩地停在不左不右的位置并且是直的。谁都不讲话,谁都知道这是一个歧视性的话题。可谁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9 18:29:39)
同城短篇小说 他三年前毕业于美东著名的工科院校,在芝加哥工作。 她来美留学,今年夏天即将毕业,周末在老广东酒家打工。 寂寂长夜,他常流连在文学城的各个论坛,多数跟贴点赞,偶尔发表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她百忙之中抽空到文学城倾诉自己的苦辣酸甜。他们相识了,只不过从未谋面。 周五早晨,他为了完成一个新的项目已忙了两天一夜,见到部门经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7 17:58:00)
早在我登陆北美以前,文学城就已经上线几年了,后来工作中认识了一个讲一点普通话的香港人,经他推荐才找到文学城的大门。
出国前本是枝头红杏,墙里墙外的有型有实。移民后,犹如下岗失业,从头再来。那时的我每每遇到挫折都要在晚上洗澡时或唱或念这首刘欢的歌,声音不敢高,怕影响到老婆孩子,清水混合着情绪缓缓地流淌,然后又是一个干干净净的自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标题,我都佩服我自己,其实就是一个老笑话。而且还是繁体中文。你们看,我去找一找钢盔。 天堂門壞了,上帝招標重修。印度人說:3千塊弄好,材料費1千,人工費1千,我自己賺1千;德國人說:要6千,材料費2千,人工2千,自己賺2千;最後中國人淡定地說:這個要9千元,3千給你,3千我的,剩下3千給那個印度人幹。上帝拍案:中標!
後來地獄的門也壞了,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几天暖和了一阵子,班上的黑人兄弟就把花的种子播在后院,这两天又要降温,他是信上帝的人,就一直祈祷,吃饭时都神叨叨地祈求别冷得太厉害。 他问我为什么没有撒花种?我说我是中国人,前园种花,后院种菜。而且前园的花都是多年生的花草,像什么芍药,牡丹,兰花,郁金香,鸢尾,木锦,等等,每年买一点儿小的大理或瓜叶菊再点缀一下就可以了,后院就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杞人忧天 小学时,曾苦苦练习大字和珠算,那时我的爹是镇上的会计,经常考验我打算盘的速度,后来,爹从班上带回家一个计算器,我和我爹验证了半个晚上,这个东西计算的好准而且还快,我爹说以后没人用算盘子。叹口气,手拨算珠劈叻叭啦响,不是忧虑,是对科技进步的无奈。 果真如此,算盘被淘汰出局了,可会计依然是会计,会计师的帳薄从一本本硬背文件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26 19:28:31)
站在冬天的阴影里,
我盘算着春天的阳光,
每一缕都编织着你的笑容,
无忧无虑地生长。反复阅读你的文字,
把思念流淌成河流般的铺张,
涓涓似水,却又浩浩汤汤,
怎能让我走出你的心乡。当年的一次回眸,
已经让白云凝结为雨,
涟涟泪流
任凭风成为帆的主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24 18:39:25)
燕山红一燕山红是一头尾巴梢有黑红两色杂毛的青年狼,原本出生在迁安矿附近的山坳里,被几个老矿工养大,在矿山关闭的时侯,几个人开车把它送到这桃林口水库附近的山里,与其说是放生,不如说是放归自然,因为在这里的夜晚经常会听到狼叫,几个人把他赶到树林中,嘱咐它找自己的伴,然后上车扬尘而去。燕山红从小没有挨过饿,长得体型颇大,虽然有时生吃鸡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